绝品保镖

第五十九章 无敌演技李大少

江枫说他准备干杭大应用心理学的一位明星教授,这其中蕴含的意思韩初雪都能听懂,更别说楚柔云了。但两个女人听了这话以后,所做出的反应却各不相同。

韩初雪偷偷在江枫的腰间捏了一把,以表达自己的不满和不开心。至于楚柔云,她只是微微一愣神,然后便笑了笑。

“要想成为杭大应用心理学的一名明星教授,那你可还得继续努力学习呢。这样吧,今天等我的课程完毕以后,你到我的办公室来,我给你安排个论文,你写来我看看,以便我能知道你对应用心理学的认识有多深,方便我对你进行针对性的辅导。”

楚柔云的确厉害,她这样一回答,直接就把江枫那“准备干杭大应用心理学的一位明星教授”的“干”字变了意思。江枫口中的那个“干”字是个动词,楚柔云则把这个“干”字的含义变成了,“准备成为”。

同时楚柔云还还给了江枫一记重击,准备让他写论文。要知道,大学的论文可不好写,仅仅查资料这一项就足够让你欲仙欲死了,更别提还要写出来。

不过江枫又岂是会如此善罢甘休的人,他马上点头,笑着说道:“好啊好啊,那就要麻烦楚教授费心费力对我做针对性辅导了。”

他说这话时特地在“针对”这个词后面停顿了一下,然后又咬重了“性”这个字。顿时把楚柔云闹了个红脸,楚柔云立刻发动车子,淡淡丢出一句话。“时间快差不多了,我每一堂课都会点名。没有到的,我会让他抄完整套《弗洛伊德文集》。”

看着楚柔云驱车离开,这一下就算是韩初雪都忍不住感叹了一声:“你们社会科学院也太严了,一整套《弗洛伊德文集》恐怕有好几十万字吧。”

韩初雪有些担忧地看向江枫,谁知道江枫根本没有接她的话茬,而是十分认真地对韩初雪问道:“初雪,要不你再把眼睛闭上,我们继续把刚刚没有做完的事做完好不好?”

“不好。”韩初雪回答的十分干脆利落,然后启动车子就往前面走。没开多久,江枫就看见了前方一栋欧式花园别墅的大门口处,穿着一身淡紫色连衣裙的蓝小云正站在那里。看见韩初雪开车过来,蓝小云立刻对着韩初雪挥手。

很快她又发现了副驾驶位坐着江枫,蓝小云眼中立刻闪过一抹明显的惊喜,脸上的笑容一下绽放开来。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亲眼目睹了一朵白莲花盛开一样,看上去美极了。

韩初雪把车一停,然后立刻降下车窗对蓝小云道:“快点上车吧小云,时间差不多了。”

“谢谢你初雪姐。”蓝小云点了点头后坐到后排座位上去,韩初雪正准备启动车子时,江枫突然说道:“别急,我有些事想要问问小云,我也坐后排去。”

说着,江枫打开车门就下车了。当他准备去开后排车厢的车门时,突然车门“砰”的一声全部上锁。韩初雪从车里面传出声音,“我时间来不及了,就不等你慢慢换座位了,你去坐公交车吧。”

嘟嘟……韩初雪按了两下喇叭,然后车子一下加速飚了出去。江枫呆若木鸡,站在原地目送着韩初雪开车离开,心中顿时又回响起了刚才楚柔云那句话:“我每一堂课都会点名。没有到的,我会让他抄完整套《弗洛伊德文集》。”

江枫赶紧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韩震,韩震刚刚接电话,江枫立刻叫道:“我要在十五分钟内赶到杭大,有没有什么办法?”

“行,你站在原地别动。我立刻让人接你回家,我保证你在十分钟以内赶到杭大。”韩震在电话里面回答。

杭大作为华夏有名的大学,自然少不了有许多富二代、官二代在这所学校里入读。这些权贵子弟,上学自然是自己开车,并且其中并不乏豪车。类似于法拉利、兰博基尼这些顶级名车,在学校的停车场里也不乏多见。

为了方便学生们停车,学校专门开辟了一个十分宽敞的露天停车场。分为自行车、摩托车、汽车三个区域。自行车和摩托车的停放区车位便宜,汽车的停车位则需要专门申请,一个月的车位费十分不便宜。

一辆雷克萨斯es300h突然如猛兽一般按着喇叭狂冲过来,然后一个甩尾横着停进了一片空着的自行车停放区。刚刚锁好车的李集贤被吓了一跳,整个人连连后退,车子连带着人一起摔在了地上。

李集贤从地上爬起来,怒气冲冲地看向那辆雷克萨斯。车子驾驶位的车门和副驾驶位的车门一下打开,一男一女从车子里出来,女的很快走到男的身旁,任由男的一把将她搂在怀中。男的微微扬起下巴,一脸戏谑地看着李集贤。

“哎呀呀,这一位不是李嘉诚流落在大陆的私生子吗?怎么会只骑一辆自行车来杭大,还骑的是辆凤凰盘的破自行车?”

男的说着,伸手捏在了女人的左胸上。女人嘤鸣一声,紧紧地用双手环住了男人的腰。这一幕看得李集贤双目都险些喷出火来,因为这女人在十天以前还是他的女朋友。

“赵明伟,像钱芳这种贱人你从我手里夺过去了,我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好值得炫耀的。说实话,我早就玩儿腻了,原本还想付点分手费了事,没想到你却舔着脸来当接盘侠,还省了我一桩事。说起这个,我觉得我应该对你说声谢谢。不过其实你也敢跟我说声谢谢,毕竟我一手调教了钱芳不少姿势,现在你也跟着受益嘛。”

“李集贤,闭上你的臭嘴。我什么时候和你有过哪些事了,你再乱说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钱芳一听李集贤的话顿时急了,张口便骂。

李集贤一脸心痛地摇了摇头,“钱芳,正所谓一夜夫妻百日恩,你我好歹是多少个日日夜夜的夫妻了,你竟然如此绝情?难道你真的希望我说出你左胸上有颗痣这种事,来证明我们曾经有多么恩爱吗?”

赵明伟一听,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他瞪着眼睛看向钱芳,怒道:“你不是说和他没什么吗?为什么他会知道你左胸上有颗痣?”

“我……我不知道,兴许是他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看到的。”钱芳有些慌张地解释。

赵明伟怒瞪向李集贤,嘴里骂骂咧咧:“你个穷鬼,我看你他妈是欠教训……”说着,身材足足比李集贤高出大半个脑袋的赵明伟朝着李集贤走过去,看样子明显是准备对李集贤动手了。

就在此时,突然剧烈的风从赵明伟和李集贤的头顶刮下来。李集贤那一头自然卷立刻变成了燕京的标志性建筑物——鸟巢。

钱芳抬头望天空一看,只见一架直升飞机停在了他们上空。她忍不住感叹了一句:“不会是有人坐直升飞机到学校来读书吧,这也太拉风了吧。”

飞机的机舱门打开,一副绳梯从飞机里面放下来,就垂在离赵明伟他们不远的地方。

江枫从绳梯上下来,跳到地面后他对着直升飞机挥了挥手,然后摸出手机看了下时间。离开课的时间还早,江枫总算是松了口气。

他四下看了看,这只是他第二次进入杭大,根本不知道该怎么从这个停车场走到社会科学院。江枫看了一眼李集贤和赵明伟他们,刚举起手说了句:“嗨……”

李集贤突然眼珠一转,指着江枫就问道:“你是管家老王家的儿子吧?”李集贤几步走上来,一把握住江枫的手,江枫还没反应过来,李集贤已经板着脸说了句:“不是早就告诉过老王吗?我不想回去,就想过普通人的生活。”

江枫一开始还以为李集贤有病,但感受到他手部突然加大的两下力量,又看了一眼赵明伟和钱芳。江枫顿时福灵心至,一下明白了李集贤的用意。江枫赶紧点了点头,说道:“少爷,其实我也不愿意来的。但是老爷他现在身体不好,随时有可能就那么去了。家里的生意已经分割成三份,其中有一份就是您的,您必须要考虑回去接手了,否则真的发生变故,恐怕猝不及防。”

江枫此话一出,李集贤脸上的青春痘似乎都变得晶莹剔透开始反光了,赵明伟则是皱起了眉头,一脸的惊疑。倒是钱芳小嘴微微张着,看向李集贤的目光顿时变得有些复杂。

李集贤叹息一声,摇头道:“为什么你们一定要逼我,钱真的有那么重要吗?不就是两三百亿吗?在我看来还不如两三百块来的实际。”

靠!这演技可以去好莱坞发展了吧。不行,我不能让他比下去。江枫立刻抓着李集贤的肩膀道:“少爷,你要明白,这不是钱的问题,那些生意还是老爷的心血啊。”

“这……”李集贤一脸为难,然后摇头叹息,“好吧,我们换个地方谈这些事。不过我先说清楚,无论我继承多少遗产,我都会捐一半出去。到时候,他可别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