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四十九章 骑我宝马温柔点儿

江枫出了希尔顿酒店以后,抱着狗蛋儿就准备往康纳德医院跑,因为玄光镜在康纳德医院,江枫得拿到玄光镜以后才能联系上自己的两位师父。

可是刚出走希尔顿酒店没两步,一个又瘦又矮,长着一对眯眯老鼠眼,穿着廉价西服,踏着低仿耐克球鞋的年轻男人突然一下拦住江枫嘿嘿笑着,笑容充满了说不尽的猥琐。

他左右眉毛一高一低的挑动着,问江枫:“这位兄弟,行色匆匆可是遇到了麻烦事?要不要我给你算一卦?”

幸亏这男人说话间从兜里摸出了一个专门用来卜卦的龟壳,否则不知情的人一定会以为这男人问江枫的是“先生,五块钱打一炮,要不要试试?”

江枫现在哪里有心情跟这种江湖骗子纠缠,张口就吼道:“滚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小同志,这就是你的不对鸟,你说我好心想要帮你,又没说收你的钱。你咋出口就恶语相向捏?须知道,多结善得善果……”

后面的话年轻男人再也说不过来,因为江枫已经举起了拳头。他那拳头虽然没有砂锅那么大,但配合着江枫刚刚杀人后的满身煞气,也的却是有够骇人的。年轻男人赶紧站在一旁,嘿嘿说道:“请,您请……”

江枫也没多说什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后立刻疾走了两步。但是很快,他脚步便停了下来。因为后方的年轻男人冲着他的背影说了一番话:“你怀里那貔貅把妖魂珠给了你,现在它的妖元力肯定在不断流失。以它的修为,顶多还有十分钟的时间就肯定不行了,如果十分钟以后你想不到别的办法,那干脆尝试着来求求我吧。”

能够一眼就识别出狗蛋儿是有貔貅血统的妖兽,同时能一眼看出狗蛋儿的妖魂珠在自己体内,这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普通人能够办到的。

看走眼了……江枫心中暗道一声,然后赶紧转身回来对着年轻男人客气地说道:“对不起,小子有眼不识泰山,麻烦前辈帮忙医治一下它。”

年轻男人虽然长相猥琐,但看上去年纪也就和江枫相仿。江枫开口就称他为“前辈”,也算是给足他面子了。年轻男人笑着点了点头,似乎颇为满意江枫这突然三百六十度大转变的态度。

他右手一凝剑指,连连在狗蛋儿的身体上点了几下。他这一点完,江枫立刻感觉到狗蛋儿体内的妖元力流失速度缓慢了许多。

年轻男人伸手一指,说道:“我先帮它拖延两个小时的时间,现在我们就开着我那宝马去找家宾馆开个房间,然后我再慢慢帮它医治。”

江枫一看年轻男人口中所谓的“宝马”,心中很想对他说一句,“咱不装逼行吗?那不就是一辆破烂生锈的摩托车吗?还宝马……”

江枫心里着急,当即就对年轻男人说道:“把钥匙给我,我来骑。”

“你骑?小子,你行不行啊。我家‘宝马’可是母的,一般男人骑它,它会不开心的。”

感情那摩托车的名字就叫“宝马”,关键不就是骑个摩托车吗?为什么这家伙偏偏就能把这么简单的事说得这么猥琐?

不过虽然是一脸的怀疑,但年轻男人还是从兜里取出了自己的钥匙递给江枫。江枫把怀中的狗蛋儿递到年轻男人怀里抱着,然后跑到马路对面骑上那破烂的摩托车。一个潇洒的摆尾,然后换挡、加油门。所有动作一气呵成,证明江枫的摩托车技术的确不赖。

骑车到了年轻男人身旁,年轻男人嘴里还不停地嘟囔着:“说了,我家‘宝马’是母的,你骑它的时候温柔点儿,怜惜它一点儿。”

江枫没心思理会年轻男人的话,直接猛轰油门,车子如同离玄之箭之下冲了出去。在车上,年轻男人终于告诉了江枫他的姓名。

鲁褚薛,鲁迅的鲁,褚遂良的褚,薛仁贵的薛。咋一听这名字似乎挺不错的,但江枫却从里面听出了无尽的猥琐意味儿……鲁褚薛——撸出血?

砰!摩托车眼看着到平安宾馆门口时,突然一下自动熄火。车子的惯性把江枫和鲁褚薛一起甩了出去。江枫膝盖被摔伤了,鲁褚薛更惨,膝盖和手全都被摔伤了。他从地上一爬起来,立刻悲声叫道:“天呐,我的‘宝马’呀,它在我心里就好像我媳妇儿一样啊。好你个江枫,你骑了我媳妇儿,你还把它‘毁尸灭迹’。”

江枫脑门三条黑线直冒,他走过去拉着鲁褚薛就忘宾馆的房间走。一边走一边说道:“我陪你一辆新的,你要多贵就能有多贵。”

“放屁,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跟我一样都是犯的钱缺。你哪里有钱给我买新的?”鲁褚薛忿忿不平地说道。

“我是犯的钱缺没错,但是我可以散财给你嘛。钱缺是指自己身上没钱,但这不代表我不可以把钱给你啊。”江枫说道。

鲁褚薛一听,觉得江枫说的挺有道理。他兴奋的一拍手道:“那像你这么说,以后岂不是我可以赚钱给你花,你然后赚钱给我花?”

“可以可以,都可以。全部都你说了算,快点儿帮我救狗蛋儿!”江枫拖着鲁褚薛就进了平安宾馆。

幸亏宾馆的档次不高,所以价格也低廉。江枫和鲁褚薛贡献了身上所有的现金,总算是凑齐了开房间的费用。

二人一进房里,鲁褚薛立刻开始给狗蛋儿进行治疗。他似乎对医治狗蛋儿早有准备,把狗蛋儿一放床上就从衣服兜里取出两叠符纸。符纸贴满狗蛋儿的身体,鲁褚薛脚踏七星步,双手不断凝结法印。

突然,他沉喝一声:“凝!”狗蛋儿身上的符纸立刻无火自燃。符纸变化为道道绿色光芒,一条条地没入到狗蛋儿的身体里。奄奄一息的狗蛋儿总算是睁开了眼睛,躺在床上不停的对着江枫伸吐着舌头。

江枫心中一喜,赶紧走到狗蛋儿身旁摸了摸它的身体。确认狗蛋儿体内的妖元力没有再继续外泄以后,江枫心中总算是松了口气。他看向鲁褚薛,十分真诚地说了一句:“谢谢。”

鲁褚薛满头大汗,好像是累的快要虚脱了。他摆着手道:“你也不用谢我,其实我我哪里有本事救你这貔貅啊。是我那老不死的师父,给了我这么一大叠符纸,叫我务必在这个时间里来找你,帮你救你的貔貅。

并且我家那老不死师父说了,他这个办法只是治标,不能治本。想要完全把你这貔貅治好啊,就得重新给它找一颗妖魂珠。他让我告诉你,紫薇藏龙墓里就有一颗麒麟妖魂珠。要是弄到手注入你这貔貅体内,不仅会让它恢复完好,同时实力还会更上一层楼。”

“紫薇藏龙墓他也知道?你师父究竟是谁?为什么他要帮我?”江枫一连问出这三个问题,心中顿觉这鲁褚薛的师父十分不简单。

鲁褚薛道:“前两个问题呢,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不过最后一个问题我倒是可以回答你,你白天不是在周大福的门口给一个老乞丐递给两根金条吗?那个老东西,就是我师父。想当初啊,他一见到我就对我说,‘年轻人,我看你骨骼惊奇,要是拜我为师,以后一定是乞丐中的霸主’。

老子一听,乖乖……就我这模样还能当霸主?于是立刻磕头拜师。谁知道啊,这老东西根本就是在坑我,这乞丐中的霸主,不他娘还是乞丐吗?”

江枫听完鲁褚薛的话,顿时忍不住觉得好笑。鲁褚薛摆了摆手,“好了,不跟你扯了。现在你的貔貅至少有七天的时间可以保证没事。你抓紧点儿收集紫薇藏龙墓的线索吧,早点儿下墓去给你的貔貅把妖魂珠弄到手。我这一身臭汗,就先去洗个澡,洗完以后再跟你说。”

鲁褚薛站起身来往洗手间走,走了两步他又倒回来走到床头柜上拿了一个避孕套,并且还是最大型号的。

江枫一脸不解地看着鲁褚薛,鲁褚薛把套套撕开套在手上,自言自语道:“修道之人,这双手可宝贵的很,受伤了绝对不能沾水。”

江枫松了口气,还以为他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呢。

江枫心里还有些担心韩震和贺雷霆他们的情况,于是等鲁褚薛洗完澡出来就提议先离开宾馆。鲁褚薛点了点头,“好,不过事先说清楚。一来你得赔我‘媳妇儿’,二来你得请我吃顿饭,为了帮你救这貔貅,我可费了不少力。”

江枫点了点头,“没问题,我虽然没钱,但我有个有钱的老丈人和媳妇儿,你跟我一起走吧。”

鲁褚薛一听,险些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他喃喃自语道:“看来这犯钱缺不要紧,最重要的还是得长得好啊。像你这副小白脸形象,走哪儿也不怕饿死。”

下楼到前台退房间,前台的收银员例行通知查房。

当对讲机里面传出“房间里用了一个大型号避孕套”以后,江枫脑门的黑线立刻又冒了出来。收银员一脸嫌恶地看了江枫和鲁褚薛一眼,然后目光在二人膝盖处的伤口上停留了一会儿。

关键是鲁褚薛这个家伙,在这个时候还看着手上的伤,对江枫说道:“你看嘛,都怪你。叫你别骑别骑,你非要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