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四十八章 妖魂夺舍

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江枫和萧然交手不过三五下,他立刻明白自己绝对不是萧然的对手。萧然出手的一招一式套路严谨,力道凝而不散,完全是内家拳修炼到了一定程度的特征。江枫没有想到,萧然竟然会厉害如斯,自己完全低估了他。

砰!萧然抓住江枫胸前一个空档,一记凤眼拳准确无比地打中江枫的膻中穴。江枫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萧然两步一踏,一脚把他踢得倒飞出去。

江枫身体撞到墙壁上以后,感觉浑身都快散架了。他坐在地毯上半天没能站起来,萧然一步步走向江枫,每走一步杀意便旺盛一分。

“夺魂!”江枫突然把头一抬,双目直对萧然的目光。萧然立刻感觉大脑如遭重击,眼前一黑。但随即萧然把头一甩,整个人竟然清醒了过来。

这一下可怕江枫给惊呆了,他的《夺魂秘法》自从学成以来那是百试百灵,从来没有失败过。为什么这一次萧然会清醒过来?

“魂守秘术?”江枫突然反应过来。以萧然的出身,自然也能接触到不少术士。那些术士里面,难免会有人愿意卖他萧家一个人情,替萧然早早种下“魂守秘术”。

此秘术一经施展,可避免鬼魅乱其神智,邪术伤其魂魄。《夺魂秘法》说到底,其实也是邪术的一种。只不过江枫的两位师父历来无门无派,行事但随本心。在他们看来,术法本无正邪之分。用之正则为正,用之邪则为邪。

“想不到原来你也是个修行之人,看来那天破解鬼遮眼符,斗法伤了袁算子的就你咯。也好,新仇旧恨今天一并算清,去阎王爷面前报告时,别忘了告诉他是我萧然杀你的。”

萧然一把将江枫的脖子掐住,五指力道不断加重。江枫顿时无法呼吸,脸涨的通红。他看着萧然,脸上没有紧张和恐惧,却是一脸的不情愿,只听见他艰难的对萧然说道:“不要逼我……”

萧然丝毫不理会江枫说的什么,五指力道越来越大。若非是因为江枫用内息鼓起脖子,恐怕一般人遇到这样的指力,喉骨早就被萧然给捏碎了。

江枫的脸色越来越差,整个人就好像马上要被萧然掐着脖子给捏死一般。萧然脸色越发狰狞,江枫的脸色由红转紫,他喃喃说道:“是……是你逼我的……”

咻呼……突然间,一声凄厉的啸声响起。这啸声听上去就跟受了伤的野兽一模一样,原本掐着江枫脖子的萧然突然间被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冲撞开。以江枫为圆心,茶几、椅子、柜架,全都被气浪掀飞出去。

萧然运气不错,身体被掀飞以后落到了床上,虽然巨大的冲击力还是让他吐了口鲜血出来,但总归没有落到什么尖锐物体上,从而雪上加霜。萧然赶紧从床上坐起来,惊骇无比地看向江枫。

此时此刻的江枫,双目竟然变成了碧绿色。他十只手指生出尖锐的利爪,身后竟然还有九条尾巴向上飞扬着。江枫那对眼睛看向萧然,突然张口嘶嚎了一声。这一声嚎叫顿时让房内所有的水杯,花瓶一一破裂。

如此声波,萧然自然也抵挡不住,张口就吐了一口鲜血出来。他惊恐地看着江枫叫道:“不……不要过来,你不是人,你不是人……”

江枫哪里可能会听萧然的话,他整个人一跃,身体竟然反向爬在了天花板上。萧然一个鲤鱼打挺想要逃跑,江枫突然从天花板上扑下来,双手利爪不断挥舞着。

“啊……啊……”萧然的惨叫声不断响起,然后慢慢就没了声响。死得不能再死的萧然倒在地上,一道只有修行之人才能看见的绿色光芒从萧然头顶飘出。

曾经有美国的科学家做过实验,人死以后,体重会轻二十一克。这二十一克,就是人类灵魂的重量。江枫曾经推算过萧然的命格,他的命格属于无忧天命。这种命格生于人世会衣食无忧,而死后,他的魂魄也有特殊的效用。

而这个特殊的效用就是,对修炼有成的妖魂特别补!当萧然头顶那绿色光芒飘出时,江枫立刻猛地吸了一口。巨大的风浪几乎在江枫的鼻孔下面形成涡形旋风,那道绿色光芒本能的想要逃跑,但是却根本逃不了。最终,它还是被江枫吸进了体内。

江枫张开嘴,满足地伸出舌头舔了舔。他那四颗恐怖的獠牙,灵巧而又极长的舌头,都标志着现在的江枫已经不是之前的江枫,甚至可以说,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一个人。

江枫闭着眼睛,一脸享受地仰着头,自言自语着:“真是美味啊。禁锢了我这么久,现在我出来了,我看你还能拿我怎么办。”

嚎……房间内的大床突然被掀飞。窗外的阳光照射进来,墙上映射出一个巨大的影子。

身形如同虎豹,脑袋好似神龙,通身布满了金玉一般的鳞片。头部一对长长的兽角向后仰着。这样的形象,但凡是对古代神兽有过一定了解的人,必定能一眼认出来,这不正是貔貅吗?

貔貅一跃而起,挡在江枫面前。江枫一对碧绿色的眸子闪过阵阵杀意,他咬着牙,用一股尖锐刺耳的声音说道:“想不到你这个畜牲还活着,上次没能杀得了你,这次我看你还能不能从我手下存活!”

江枫身形一闪,房间内一连出现了好几道他的残影。不过貔貅反应也是极快,后腿一跃,整个身体准确无误地扑向了江枫的实体。

在天花板上,江枫和貔貅过了好几招。但是随即江枫身后九条长长的尾巴一下激射出来,貔貅顿时被其缠绕住。江枫得意地仰头长笑,“刚刚才吞了一条生魂,现在我要是再吞了你这有些神兽血统的畜牲,那我岂不是能夺舍重生?”

江枫一把掐住貔貅的脖子,嘴巴猛地一张,竟好像有一个脸盆那么大。一股巨大的吸力从江枫喉咙深处传出,貔貅突然低嚎一声,一颗火红的珠子从它口中吐出,准确无误地落到江枫的嘴里。

江枫猝不及防,一口将那颗珠子吞进肚子。他大为紧张,九条尾巴赶紧松开貔貅。而貔貅的身体却开始极速缩小,到了最后,它终于又变回了狗蛋儿那脱毛黑狗的丑陋模样。江枫痛苦的在地上滚来滚去,他把手伸进自己喉咙深处,想要把狗蛋儿刚才吐进他嘴里的火红珠子吐出来。

但很快,江枫那对碧绿色的眼珠子一下变回了正常的黑白色。他用力咬了一下舌尖,双手快速结印,“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九字真言咒,封!”

黄金的光芒从江枫腹部冲体而出,他上半身的衣服立刻变成一条条布带。此刻可以看见,江枫的腹部不知道浮现了多少密密麻麻,晦涩难懂的符号。这些符号此刻全都闪烁着黄金色的光芒,并且好像是活物一般在江枫的腹部浮动着。

随着江枫那个“封”字出口,黄金色的光芒一下收敛回他的腹部。之前那些晦涩难懂的符号,全都消失不见。江枫双手的利爪、背后的九尾、嘴里的獠牙全都消失不见。他甩了甩头,恍若大梦初醒。

宽敞的酒店卧房里,阳光自落地窗外射进来显得有些刺眼。整个房间里面,充斥着血腥的味道。江枫垂头一看,整个人立刻惊恐地跌坐在了地上。前一刻还险些取他性命的萧然,这一刻竟然四分五裂,就好像是被绞肉机肢解过一般。

这可怖的景象险些让江枫崩溃呕吐,他全身颤抖着,惊恐不已地看着自己的双手。虽然他对之前的事情完全没有记忆,但他很清楚,这一切都是自己亲手造成的。江枫痛苦的用双手抓着头发,想要哭却找寻不到哭泣的那种情绪。

突然,他眼睛余光看见了躺在地上的狗蛋儿。江枫双目一瞪,赶紧叫道:“狗蛋儿!狗蛋儿!”江枫冲到狗蛋儿旁边,一把将它抱起来。

狗蛋儿虽然奄奄一息,但却并没有就此殒命。江枫伸手一模狗蛋儿的腹部,整个人立刻惊慌起来,“妖魂珠!妖魂珠没了!”

他眼珠一转,立刻猜到发生了什么。江枫赶紧摸向自己的腹部,火热而又浑厚的妖元力充斥着整个丹田。原本已经趋向崩溃的封印,此刻变得稳固无比。

江枫再也忍不住,两行热泪夺眶而出。

“狗蛋儿!狗蛋儿……”江枫紧紧地把狗蛋儿抱在怀里,他知道没有了妖魂珠的它,体内妖元力会一天天流失。等到它妖元力完全流失完毕,它变回魂飞魄散。

江枫抱起狗蛋儿,语无伦次地说道:“不怕……狗蛋儿不怕,找师父,我立刻带你去找师父他们。他们一定有办法救你的,一定有……”

江枫抱着狗蛋儿就出了酒店房间,房间里,除了一片狼藉以外,剩下的便只有萧然那四分五裂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