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五十章 李冰薇有难

在水云居的时候,十来名警察受到了重火力武器袭击。一件原本普通的行贿受贿案,瞬间就升级成了枪击案、袭警案。杭城一下就变得热闹起来,整个城市的出入口全都别安排了路卡严加查询,城内大部分的警力都已经运作起来。

平日里靠着几个关系,所以一直没有遭逢打击的黑社会势力,在这一刻纷纷遭到横扫。杭城能够排得上号的黑道老大全都被请进了公安局。原本已经升任副市长的孔明顺,亲自跟这一批黑帮老大谈话,言谈间已经带着胁迫性质。如果这些个黑帮老大不透露一点儿今天水云居枪击事件的有关消息,他们以后也不用再在杭城混了。

在杭城道上,真正有资格说让你别在杭城混的人,除去孔明顺以外再不做第二人想。即使他已经不再是公安局局长,但他依旧还担任着政法委书记一职。杭城警察系统,仍旧是由他做主。

面对着孔明顺这样的态度,这一伙大佬也是倍感压力。其实他们很明白,一个城市里面不可能没有暗势力存在。只要他们做的事尚在警察的容忍范围内,那他们就还能继续混下去。但如果有一天警察真的要收拾他们,那他们绝无生存下来的可能。

当然,要说杭城消息最为灵通的人。这些黑道大佬恐怕都不如一个人,那就是贺雷霆。只不过一时之间,孔明顺竟然找不到贺雷霆的踪迹。相信孔明顺怎么也想不到,贺雷霆现在其实正在陪江枫和鲁褚薛一起逛摩托车城。

进入这摩托车城以后,鲁褚薛几乎是流着口水在逛。江枫则陪着贺雷霆在聊他弟弟和韩震的事。

贺雷霆一提及此事,明显有些忧心忡忡,他道:“陷害我兄弟和韩震的人,其实不用猜也能想到肯定和萧然脱不了干系。但是如果萧然动用了萧家的关系,那恐怕我弟弟和韩震想要全身而退不太简单啊。”

“萧然动不了他的关系了,因为他已经……”江枫右手在脖子处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贺雷霆浓眉一挑,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不过很快他就镇定下来,一脸赞赏的对江枫竖起大拇指:“江兄弟好魄力,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我们只需要找出王强,逼他说出他是如何诬陷我弟弟和韩震的,那一切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

“要找到他不难,你给我他的生辰八字,我自然有办法找到他。”江枫道。

贺雷霆点点头,“这个不难,我立刻找人把王强的生辰八字弄来。”

刑警队里,刚刚回归的李冰薇正在调看西湖水云居里的监控。王强一伙人从虽然有故意饶过监控,但终究还是被李冰薇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她一路利用杭城街道上的监控,抽丝剥茧的找到王强他们逃离时,所乘坐的那辆商务别克的位置。

最后,她发现那辆商务别克已经出了杭城,应该是在北城外的城郊才对。有了这个猜测,李冰薇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一探究竟的机会。她立刻前去找一队的大队长吴杰,谁知道这个时候吴杰恰好接到了上头打来的电话,让他立刻带着所有警力到警察局总部集合。

吴杰为难地看了李冰薇一眼,“冰薇啊,上头要集合警力,恐怕是已经发现了这个案子的某些线索。要不,你这件事先放一放?”

“放一放?”李冰薇凤目微微一瞪,明显脸上带着不悦,“我能放,这嫌疑人能放吗?既然上头要集合警力,那我一个人去。”

说完,李冰薇直接出了吴杰的办公室。

摩托车城内,鲁褚薛总算是挑中了一款黑色雅马哈R6。贺雷霆爽快的帮他付款提了车,鲁褚薛兴奋的手舞足蹈。他一脸迷恋的摸着这款刚入手的爱车,喃喃自语道:“刚刚没了一个黄脸婆,转手就赚了个白富美。看来之前那‘媳妇儿’没白让江枫那小子骑啊。”

虽然江枫知道鲁褚薛口中的“媳妇儿”是指他之前那破烂摩托车,但总归这话他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

没过一会儿,贺雷霆的手机“叮铃”一声,短信到来的声音响起。贺雷霆拿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立刻把手机递给江枫,“王强的生辰八字找到了,现在怎么办?”

江枫点点头,扭头为鲁褚薛:“老鲁,你身上有没有带罗盘?”

“这种讨生活的玩意儿怎么可能不随身携带。”鲁褚薛伸手在后腰处一摸,直接从后腰的一个皮囊里取出一块罗盘递给江枫。

江枫手一碰到罗盘,立刻感觉到这貌不起眼的东西,内里蕴含着浓郁的灵气。他忍不住笑了笑摇头,“你还说自己犯的是钱缺,就这个罗盘,恐怕就已经价值连城了吧。”

“这种玩意儿你以为我能用得起?是我家那老不死师父的。他说了,要是这玩意儿被我弄丢了,他就阉了我,送我去泰国做人妖。”

“果然有极品的师父才能教出极品的徒弟。”江枫翻了翻白眼,然后开始用推算王强现在的位置。在推算时,江枫右手凝成剑指,不断在罗盘表面比划着。

罗盘中间的小针不断转动,最后直到江枫低喝了一声,“显!”小针这才指向北城方向没有再继续转动。

鲁褚薛一看江枫这一手,立刻竖起大拇指对江枫说道:“行啊江小子,这一手天干寻踪术,我练了五年都没能练会,你居然玩儿的如此熟练。”

江枫把手中的罗盘塞给鲁褚薛,伸手夺过他手中的摩托车钥匙,“天干寻踪术我九岁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你拿着罗盘给我指路,我骑车……”

“诶诶诶……别,千万别。”鲁褚薛赶紧把手中的罗盘递还给江枫,然后又夺回了摩托车钥匙。“以前那黄脸婆让你骑还无所谓,现在我这白富美你还想骑,那就是白日做梦了。我自己的‘媳妇儿’我自己骑,你指路。”

江枫无语,但也知道鲁褚薛在这些事上肯定是没得商量的。他点了点头,“好,那你速度快一点,我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我身边的哪个朋友可能会有危险。”

“放心吧您嘞,绝对让你感受到特步的感受。特步,飞一般的感觉……”

江枫坐上车后对贺雷霆道:“贺大哥,你先回家等我消息。我已经找准了王强的位置,相信很快就能把他找出来,证明你弟弟的清白。”

贺雷霆伸手到后腰一摸,取出一把银色手枪塞到江枫手中。“万事小心,如果对方人太多,就打电话给我,我立刻带人来支援你。”

“嗯。”江枫点了点头,然后他拍了鲁褚薛一下,鲁褚薛立刻发动车子,驱车前行。

杭城是个有名的旅游城市,为了保持主城区内良好的空气生态环境,所以所有的重工业厂区,全都被规划在了郊区。

但因为前几年金融风暴,不少工厂都受到影响相继倒闭,所以郊区留下了不少废弃工厂。王强和他手下那一班亡命之徒,现在便正在一家废弃的集成电路卡板加工厂内。

王强有些着急,因为他到这里以后一直在给萧然打电话,想要找萧然要下一步的行动指示。但是萧然早已经变成一堆并不完整的尸体,又怎么可能接听他的电话。

李冰薇年纪轻轻便能坐上刑警队组长的位置,绝不是因为她家里的背/景,也不是因为她自身的美貌。凭借的,是她的胆大心细,过人的破案能力。

李冰薇开着车到监控里别克商务车消失的位置,然后立刻把车停下,下车去找寻蛛丝马迹。

这黑灯瞎火的,要想找到什么痕迹自然是困难万分。不过李冰薇在破案时的确心思缜密,她拿着手电筒,最终找到了两排车轮的轧印。

李冰薇打开手机,凭借记忆力找到了监控里的那辆别克商务车相同型号的信息。最后她掉出这车的轮胎,将纹路一进行对比,李冰薇立刻确定,地上这轮胎印痕就是监控中那辆别克商务车留下的。

李冰薇顺着这轮胎痕迹找下去,终于一步步靠近了王强他们所在的集成电路板加工厂内。就在李冰薇发现那工厂的窗户口有亮光发出时,突然她感觉自己的后背被一件硬物顶住。

“别动,我可不想因为我的枪走火,一不注意就杀了一个如此美丽漂亮的警察。走吧,既然都已经来了,那就随我进去坐坐。”

李冰薇被王强一名手下带进工厂内部。正拿着一只烧鸡在啃咬的王强一看到李冰薇,立刻哈哈大笑起来:“老子正在这里闲的蛋疼,没想到就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娘们自己送上门来了。好好好,兄弟们都排好队。大哥我先上过以后,你们一个一个的接着来。”

说着,王强便一步步地靠近李冰薇。

任凭李冰薇平日里再镇定,此刻也不免有些害怕和紧张,她赶紧叫道:“住手,你知不知道你们这样对待一个警察,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后果?”王强哈哈哈地大笑起来,他油腻腻地双手伸向李冰薇傲然挺立的双峰,一脸淫/笑,“后果哥哥再清楚不过了,那就是你会喜欢上哥哥这只大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