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六章 做好事不留名

一个梳着大背头,身高不足一米六五,但体重至少在一百八以上的圆滚胖子从医院大厅里走出来,见到蓝小云便大声嚷嚷着。

胖子走出大门以后站到蓝小云面前,他瞥了江枫一眼,然后直接把江枫给无视掉了。蓝小云似乎对这胖子有些恐惧,她下意识地旁江枫身边靠了靠,低垂着头叫了声:“王大夫。”

王大夫嘿嘿笑了一声,低声对蓝小云道:“小云啊,马主任对你的心意你又不是不懂。你也是大姑娘了,迟早都是要便宜别人的。与其便宜了别人,还不如遂了马主任一个心愿,这样你妈她的住院费、医药费也就一次性解决了嘛。”

“我……我会想办法的。”蓝小云双根食指卷着校服外套的衣角,用微不可闻的声音低声说道。

“想办法?”王大夫冷哼一声,“你一个穷学生,去哪里想办法?你别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你爸爸就是个烂赌鬼。现在还在外面欠着一屁股债呢。我跟你说啊,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要是今天之内你还给不出了交待来的话。你妈她的药,我可就得先停了。”

“这里是一万九,先把小云之前欠的医药费了了。至于后续的费用,等我先去看看小云她妈的身体状况,如果需要继续住院,我会负责的。”

江枫直接将自己吃完饭后剩下的一万九千块钱全部交给了王大夫,然后他直接牵起蓝小云的手,对她说道:“走吧,带我去看看,我也会点儿医术,兴许能帮上忙。”

“我……我不能要你的钱……”蓝小云声音柔弱地说道。

江枫笑着瞥了王大夫一眼,对着蓝小云道:“要我的钱,总比要那什么马猪狗的钱要好,对不对?”

说完,江枫拉着蓝小云便走进了医院。

王大夫这才反应过来,他拿着那一大叠钱跑进医院里面,将钱塞回到江枫手中,语气不善:“你要给钱就给去收费处,给我干嘛。但是别怪我没提醒你,明天医院要给蓝小云她妈做个血液抽样化验,外加一个全神经系统检测,仅仅这两项加起来就得两万多块,你要是准备帮忙,就提前把钱给准备好。”

“我妈不是做过血液抽样化验的吗?”蓝小云被王大夫一番吓的脸都白了。

王大夫冷哼了一声道:“上次化验的是上次的情况,这次化验的是这次的情况,这能一样吗?到底你是大夫还是我是大夫,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蓝小云被王大夫一番话说的一句话也应不上,她只能闭上嘴,下意识地看向江枫。哪知道江枫却直接对着王大夫吐出了两个字:“白痴。”

他对蓝小云道:“先带我去看看你妈,我答应你,一定负责到底。”

“吹牛不需要上税,尽情吹好了。还以为农村人比城里人老实,没想到现在的农村人也这么喜好吹牛,也不找块镜子照照自己的样子,那瓜皮头真是别致的让人看了就想笑。小云呐,我劝你自己还是考虑清楚,别信错了人啊……”王大夫在一旁冷嘲热讽道。

江枫伸手拍了拍王大夫的肩膀,笑着说道:“你这一身肥膘,有没有想过清理一下肠胃?”

“嗯?”王大夫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突然感觉自己的裆部有些湿,他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竟然小便失禁了。

江枫拉着蓝小云急退两步,好像是在躲避什么。而紧接着,王大夫就“卟……”的一声,放了一个又臭又响的屁。

他那屁声立刻引来了医院大厅所有人的注意,当所有人都看向他时,突然就听见“呱啦啦……”的声音,王大夫惊慌失措地捂着自己的屁股,口中大声叫道:“让开,厕所,我要去厕所!”

江枫淡淡地笑了笑,突然听见了“呵呵呵”的声音,他扭头一看,这才发现蓝小云也笑出了声。江枫看着蓝小云,忍不住在心中感叹了一句,“果然爱笑的姑娘,运气都不会太差。”。

江枫道:“走吧小云,带我去看看你妈。”

“嗯。”蓝小云点了点头,下意识地牵着江枫的手,往医院电梯口走去。直到进入电梯,江枫低头看了看二人的手,蓝小云这才惊叫了一声,红着脸把手放开。

电梯到了七楼,神经内科。蓝小云带着江枫走到了一间病房门口,江枫透过病房的玻璃往里看,发现这竟然是间独立的加护病房。看来刚才那王胖子口中的“马主任”为了得到蓝小云,可没有少下功夫。

蓝小云把病房门打开,刚刚准备进去却被江枫拉了回来。蓝小云不解地看了江枫一眼,江枫微微笑着说道:“我的医术是祖传的,家里的规矩是治病时不能让外人在场观看。要不你先在门外等我一下,我进去一下马上回来。”

蓝小云眨巴眨巴了眼睛,最后点了点头。江枫把拿在手中的一万九千块钱塞到蓝小云手中,说了句:“先去收费处把欠的钱给了,一会儿回来说不定你就能见到一个健康的妈。”

说完,江枫直接进入了病房把门关回来,并且还把房门给反锁住了。

蓝小云站在病房门看着病房的房门,心中疑惑万千。她想不通为什么江枫与她刚刚认识不足三个小时,却会如此帮自己。她更加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一靠近他就会有一种浓郁的安全感。

也许,他是上天派来帮我的天使吧。蓝小云心中默默道了一句,俏脸忍不住又红了。她看了看手中的钱,立刻往电梯口走去。

江枫走近病房以后,直接到了蓝母的病床旁边坐下。他先看了看双目紧闭的蓝母,然后撑开她的眼皮观察了一下。

在江枫的手接触到蓝母眼皮的那一瞬间,江枫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低呼一声:“好重的煞气。”

他从衣服兜里取出一个银针放在病床的床头柜上,然后又取了几张符纸出来。看了看手中的几张符纸,江枫大摇其头:“刚才为了耍帅,在韩震身上用了一张百邪辟易符,现在手里就剩下三张回春符和一张神行符了,看来又得起坛画符咯。”

说完,江枫双手结起法印,放在病床上的一张回春符突然悬浮起来。在半空之中,回春符突然无火自燃,变成一团草绿色的光球。

江枫右手凝成剑指,伸手一指那团草绿色的光球就到了他指尖。光球在江枫指尖挑动着,江枫剑指一下点在蓝母的眉心,光球立刻消没进去。

“咦?”江枫有些奇怪地叫了一声。

此刻他的脑海里面,十分突兀地接收到了一些残余的画面。画面里,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在烧炭自杀。

江枫手中剑指连忙变幻,然后五指成爪抓在蓝母的头顶。一团黑色光球被江枫从蓝母头顶抓出来,江枫看着手中的黑色光球,自言自语了一句:“居然会是‘怨念’。”

所谓怨念,从科学的依据说,就是人死以后有一段脑电波因为太强所以存留下来,在空气中形成一股游离力量。而从术法上讲,怨念就是人死之前尚且有心愿未了,所以一道魂念一直残存人世。

修习术法之人,碰上这种怨念了一般不会直接打散,而是会选择将其化解或者超度,以积攒功德获得福报。

江枫从身上抽出一张黄纸,把那黑色光球包裹在里面折叠好放在衣服口袋里面,然后这才去查看蓝母的状态。

蓝母所住的地方,肯定阴暗潮湿难见天日,所以体内阴煞之气极重。再加上又被怨念附体过,所以阳气损耗有些严重。

江枫暗道一声:“亏大本了。”然后把右手食指捏破,挤出了一滴血滴在蓝母的嘴里。

那血可不是他平常吐的血,而是道元精血。失去一滴,恐怕至少得修炼一个星期才能补回来。

蓝母一吸收那滴道元精血,整个人的脸色立刻变得红润起来。很快,她眼皮动了动,明显是快要醒过来了。

江枫欣慰地笑了笑,起身走出了病房。他刚刚走进电梯,蓝小云恰好从另外一部电梯里出来。

当蓝小云走进病房时,蓝母正坐在病床上茫然地四处看着。

见到蓝小云,蓝母叫道:“小云,我这是在哪儿啊?我怎么感觉好像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

看到蓝母这副神志清醒的模样,蓝小云愣了足足三秒钟,然后顿时崩溃地扑过去,放声大哭着:“妈……你终于醒了,你终于醒了……”

ps:这一章上传以后,老虎的这本书新书就两万字了。我知道,这个字数还能稚嫩,根本不值得一看。但是希望大家能够支持老虎一下,有帐号的就给予一个收藏,没账号的给予一个点击。您的每一点支持,都能让本书更加健康的存活下去。当然,如果您能给我留下一条书评,那更是再好不过了,我会打心眼儿里感谢你,期待着你长命百岁万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