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七章 熟悉的味道

救了一个年轻姑娘,治好了一名中年妇女。江枫掐指一算,总算是觉得自己身上的业报已经消得差不多了。

他没忘记自己还是韩初雪的贴身保镖,所以从医院出来以后,他直接坐了一个出租车赶到西湖水云居。

抵达水云居门口,车费恰好五十。江枫苦兮兮的从兜里摸出最后一张五十块递给出租车师父,然后看着出租车绝尘而去。

堪舆之人,五弊三缺必占其一。这钱缺真是惨呐。江枫摇了摇头,直接往韩初雪所居住的3栋B单元走去。

到了8808号,江枫按了下门铃。这次韩初雪开门的速度还是挺快的,江枫第二次门铃还没来得及按门就已经被韩初雪给打开了。

韩初雪让到一旁,明显带着浓烈的不情愿道:“进来吧,那双拖鞋是你的。”她指了指门口一双明显刚买的拖鞋。

江枫把自己的布鞋脱掉,换上那双拖鞋后在屋里走了两步。他笑着说道:“挺合适的,谢谢。”

韩初雪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自顾自地说道:“我爸让你从明天开始,跟着我一起去杭大读书。最近杭大管理有些严,进出需要学生证,我爸已经安排人去给你办了。

你暂时就住在我这儿,但是必须事先说好。没有我的允许你绝对不能进我的房间,更加不能用任何我的日用品。

我们之间的衣物要分开洗,你晾衣服用生活阳台,我晾衣服用主阳台,也必须分开。另外一会儿你得跟我一起出去,你的发型和衣服,全部都得换。”

“哦。”江枫点了点头,算是把韩初雪说的这些都答应了下来。他四下找了找,忍不住问道:“狗蛋儿和我的鸡呢?”

韩初雪没好气地指了一下客气旁边的一间卧房,“在你房里,平时没事儿不准让你的狗和你的鸡到处乱跑。”

“我尽量吧。”说完,江枫便径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没一会儿,江枫牵着狗蛋儿从房里出来,手里还拿着两个鸡蛋对韩初雪道:“我的鸡下了两个蛋,你吃饭了没有?家里有没有面条,我煮鸡蛋面给你吃不吃。”

“厨房里有面条,我一会儿出去随便吃点儿,你自己吃吧。”

韩初雪有些无力地回答。对于韩震让江枫这个陌生人跟她住在一块儿,韩初雪心中还是有着浓郁的抵触情绪。不过自小到大她都明白父亲一个人照顾自己不容易,所以也不会违逆父亲的意愿,只能强忍下来。不过对于江枫,她的确是难以生出什么好感来。

江枫再次“哦”了一声,然后拿着两个鸡蛋,牵着狗蛋儿就进了厨房。

没一会儿,韩初雪就听见厨房传来了“砰砰砰……”刀切砧板的声音。然后厨房很快就变得热闹了,有打蛋液的声音,有炸油的声音。

从声响上听,韩初雪基本能确定江枫是个会厨艺的人。她摸了摸肚子,不由得有些后悔自己刚才拒绝吃江枫煮的面条的决定。

没一会儿,香味儿从厨房里飘了出来。韩初雪先是轻轻耸动了一下鼻尖,然后再用力吸了一下,她咽了一口口水,很想对着厨房喊一句:“给我也煮一点。”但最后韩初雪还是忍了下来。

很快,江枫端着一个“大铁碗”从厨房里走出来。韩初雪一眼就认出,那个“大铁碗”实际就是自己电饭锅里的那个盛饭缸。

眼见那慢慢一电饭锅的面条,韩初雪忍不住问道:“这么多面,你能吃完吗?”

“放心,保管连汤都不会剩下。哦,对了。厨房里面还剩了一点儿面条,你要是想吃可以自己去盛。”

韩初雪有些怀疑地看了江枫一眼,心中不太相信江枫真给自己留了面条。她站起身来走到厨房去看了一眼,只见灶台上当真放着一碗面条,那面条上面还盖着两个煎的十分漂亮的荷包蛋。

韩初雪知道,江枫那鸡总共就下了两个鸡蛋,没想到他却全都留给了自己。突然间,韩初雪感觉江枫似乎也没那么讨厌了。

她端起面条,没好意思到客厅吃,就在厨房的桌子上开始慢慢吃了起来。面条入口的第一口,韩初雪当时就愣住了。她心中喃喃道:“这味道……好熟悉……”

蓦然间,韩初雪感觉自己好像是回到了小的时候。那时的自己特别喜欢跟着妈妈在厨房里转,最喜好吃的就是她给自己做的各种菜肴。可惜后来妈妈因病去世,自己就再也没有吃过妈妈做的饭菜了。

而现在这个面条的味道,却让韩初雪感觉和当初妈妈的味道一模一样。韩初雪眼眶一红,忍不住低声叫了一句:“妈……”

一小口一小口,韩初雪细细品味着面条的味道,真是觉得这辈子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面条。到了最后,她连面汤都喝的干干净净。

吃完以后,韩初雪觉得自己应该向江枫道个谢。走到客厅后却才发现,江枫竟然拿着筷子在给狗蛋儿喂面条吃。并且江枫嘴里还说道:“来来来,最后一口了。吃完记得把汤给喝了。”

韩初雪忍不住又惊又怒,她跑到江枫面前问道:“你……你煮的面条不是给你自己吃的?”

“当然不是,我在外面已经吃过饭了。我不是跟你说过我先下车去吃饭吗,年纪轻轻的怎么这么没记性。”

“你把做给狗吃的东西给我吃?”韩初雪气得脸都红了。

江枫眉头轻皱,有些不悦:“我跟你说过了,狗蛋儿不是狗是貔貅。它本来不是这个样子,是当年为了救我才会变成这副模样的。狗蛋儿吃东西很挑剔,除了一些天材地宝以外,它只吃我亲手做的东西。

除了我大大师父和大师父以外,你是第三个吃过我做的东西的人。你如果不愿意吃,以后别吃就是了。我从遇到狗蛋儿开始,一直都是我吃什么它就吃什么的。”

说完,江枫抱着狗蛋儿就进了房。在进入房间的那一刻,江枫添了一句:“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在我做的东西里面吃出什么熟悉的味道来,因为我是用心在做吃的。所以按理说你应该能从那里感受到,曾经别人用心做给你吃的东西的味道。认真做吃的给你,你还嫌这嫌那,真是不识好歹。”

砰!房门关闭。

韩初雪看着那房门,一时间也不知道是应该生气还是应该愧疚。她站在客厅犹豫了好久,最后总算是鼓起勇气走到江枫的房门外敲了敲房门,说道:“我不是约好和你一起上街去买衣服,换发型的吗。我们走吧……”

“没心情,不想去。”江枫的声音传出来。

韩初雪双手拳头一捏,忍不住有要暴走的冲动。不过最后她还是忍了下来,因为她实在没勇气让江枫以现如今这幅形象,跟她一起走进杭大。

韩初雪深呼吸了两口气,强迫自己温柔地说道:“好啦,刚刚是我不对,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砰!房门一下打开,江枫牵着狗蛋儿道:“我没生气,生气的是狗蛋儿。你跟它道歉吧,它原谅你我就跟你出去。”

“你让我跟一条……”韩初雪没敢把话说完,她看了看江枫那又开始变得不善的脸色,最后只能跺了跺脚,压抑着怒气玩下身子,伸手摸了摸狗蛋儿的头道:“狗蛋,对不起哦,刚才我错啦。”

狗蛋儿一听,立刻身子立刻立起来,两只前脚不断地拍手,然后似乎很兴奋的在地上滚来滚去。

韩初雪见狗蛋儿这副模样,忍不住问江枫:“它……它这算是接受我的道歉了,对吧?”

江枫看着狗蛋儿那样子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然后一脚把它踢到房间里面道:“没出息的东西,见到美女就变得一点原则都没有了。”

“古人常常说嘛,物似主人型。”韩初雪总算逮到一个机会,暗讽了江枫一句。

岂知江枫对韩初雪这话似乎还颇为认同,竟点了点头,自言自语:“还真有那么一点儿道理。”

不过最后江枫上下打量了一下韩初雪,竟一脸嫌弃添了一句:“虽然狗蛋儿性格跟我有些像,但这审美的能力上却区别太大了。”

女人最不能忍受的是什么?就是别人质疑她的美貌。

韩初雪一听江枫那话,自然是勃然大怒,她直接摆出一个“S”型,说道:“江枫,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本小姐哪一点儿不美了!告诉你,本小姐可是咱们杭大考古学公认的系花!”

“你们考古学是不是只有你一个是女的?”江枫一脸认真地问。

“哪……哪里……”韩初雪后面的话说不出来了,因为考古学是个冷门专业,她们系总共也就只有三十几个人。这其中女孩子连她在内,的确是只有五个。

当然,韩初雪自己不知道,她其实也是杭大学生私下评出来的十大校花之一。杭大的门户网站主页上,特地贴有她的照片,一向都是点击率最高的。

“好啦,我不跟你说了,再耽搁一会儿天都黑了,先上街吧。”

这一次江枫倒是没有拒绝,直接点头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