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保镖

第五章 英雄救美

快餐店里死人了,整个快餐店乱成了一锅粥。无脑尖叫的有,抱头乱窜的有。呆若木鸡的李紫薇怔怔地看着眼前两具尸体,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这两个人是被自己手里这枪的子弹杀的,想到这里她感觉胃里一阵翻滚,然后终于忍不住弯腰吐了起来。

无线通讯器里面不断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紫薇、紫薇,报告一下里面的情况。紫薇你还在吗?报告一下里面的情况。紫薇你是不是出事了?紫薇……”

“报……哇……报告。”李紫薇一边吐着一边虚弱地说道:“两名歹徒……两名歹徒已经被我击毙。”

她此话一出,通讯器里面顿时一阵沉默。过了好半天才响起一阵欢呼声,然后那个男人的声音传来,声音中夹杂着激动:“紫薇恭喜你,你立大功了。”

李紫薇胃里的东西已经吐干净了,但还是忍不住想吐。一旁的刑警大队大队长不断地安慰着李紫薇,李紫薇心情稍稍平复了一些。走出快餐店时李紫薇一直在想是谁帮自己开的枪,突然她想到了那个令人讨厌的土包子。

李紫薇赶紧走回快餐店里寻找,可是找遍整个快餐店也没有找到江枫的身影。李紫薇找到快餐店老板表示想要调监控,可惜快餐店老板告诉她刚才监控那台电脑的主机不知道被谁给趁乱偷走了,监控录像现在完全找不到了。

李紫薇皱皱眉,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她使劲回忆了一下江枫的长相,想要将他牢牢记在心里,以便下次一旦遇上便能一眼认出来。但是最后,李紫薇无奈的发现,她能记住的只是那一个技巧非凡的吻而已。

“亏了、亏了亏了……”江枫从快餐店里出来,嘴里一直念着的就是这句“亏了”。一来饭都还没吃饱,二来还被人强吻了一通,三来造下杀业。身上的业报更重了。若不赶紧做几件好事,恐怕接下来可能会有不好的事发生。

不过对于江枫来说,眼下最重要的事还是先填饱肚子。他特地选了一家离刚才那快餐店比较远,同时也比较偏僻的地方吃饭,以免被先前强吻自己的那个流氓女警察找到自己。

在饭店老板的目瞪口呆之下,江枫在吃完用大汤碗盛的第二十三碗饭,以及三十多道菜以后,终于是心满意足地拍了拍依旧平坦的肚子。

结完帐从饭店里出来,江枫开始想着如何解决今日业报太重的事。他右手一翻,一张符纸出现在手中,江枫把符纸往空中一扔,符纸飘飘荡荡地落到地上。

看了看符头所指的方向,江枫右手一挥,符纸无火自燃。

顺着符头所指的放心一路走下去,江枫最终拐进了一道偏僻的胡同里面。随着胡同七弯八拐,江枫有些不太想继续走了。他抬头看向天空,有些不悦地冲着天空说道:“老板,你玩儿我是吧。”

“轰隆!”明明晴空万里,却突然平地响了一声惊雷。

江枫赶紧把双手一举,缩着脖子道:“好好好,老板别生气,我继续走。我继续走还不成吗?”

大约又走了七八分钟,沿途的路已经越来越冷清。终于江枫听见了有人对话的声音。

“求求你们,放了我吧,我不认识你们。”

哟呵,还是个年轻小姑娘的声音,江枫心中暗道一声。

“小妹妹,你放心,你这么漂亮我们可舍不得伤害你。只不过你那赌鬼老爸找我们借了十万块,现在连个鬼影都找不到。你作为他的女儿,总得替他把这笔债给扛下来吧?放心,我们也不多要,只要你跟我们去金路街接客,反正三百块一个,接够十万块钱的就放了你。”

“不要,不要……我爸跟我妈早就离婚了,你不应该来找我。我妈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我还赶着去给她送饭了,求求你们发发慈悲,放了我吧。”

“小妹妹,你好歹也是名牌大学里的大学生,说出这样的话就太不对了。这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父债子还更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所以你爸这笔债,你是扛也得扛,不扛也得扛。

今天哥哥们也不耽搁你去给你妈送饭,只要你乖乖让我们给你做个‘上岗培训’就立刻放你走。兄弟们,先排好队,一个一个的来。拿两个人去按住她,衣服我自己脱。”

江枫站在胡同口的拐角处把那年轻姑娘和那群流氓之间的对话听完,大致已经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他从拐角处走出来,原本还想保持一点儿高人的神秘风范。

结果那六个流氓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那年轻姑娘的身上,一点儿没有注意到江枫。江枫打量了一眼那姑娘,梳着一个马尾辫,穿着一身质地不错的校服。

之所以说是校服,乃是因为衣服的左胸处有一个标志,标志下写着“杭城大学”的字样。

姑娘模样长得很漂亮,关键是身上那股单纯脱俗,我见犹怜的柔弱气质,十分能激发男人的占有欲和保护欲。特别是现在她那拿着保温饭盒挡在胸前,一副无助流泪的模样,真是让人一看心都会跟着化了。

“咳咳。”江枫咳嗽了一声,以引起那六个流氓的注意。“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尔等……”

江枫一番话还没说完,刚刚反应过来的那六个流氓里面就有一个人叫嚣着:“操,哪里来的土包子,跟老子面前来说电视台词,老子看你是不想活了!”

那流氓两步冲上来,对着江枫的脸就挥了一拳。江枫一把捏住他的手,将其肘部反关节一错就听见咔嚓一声,这人的肘关节就错了位。

江枫十分不悦地煽了他一记耳光,怒道:“你妈没教过你打断人家说话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吗?你有没有家教?你懂不懂什么叫教养!”

说话间,江枫一连煽了这人十几记耳光。将他放开时,那人倒在地上哇哇吐了几口鲜血,牙齿至少脱落了七八颗。

剩下的五人见江枫出手如此的干净利落,顿时明白自己碰上了硬茬子。五人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齐声吼了句“一起上!”然后对着江枫冲了过来。

江枫身材看上去虽然有些瘦弱,但动作力道却并不弱。只见他闪电般提出一脚,正前方那人立刻被他踢的倒飞出去摔在地上。然后便是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起,也不知道这些人的骨头错位、断裂了多少。

轻松将六人打趴在地上,江枫计划是要用“夺魂秘术”洗掉六个人的记忆,让他们再也不可能去找那姑娘的麻烦。但是当江枫右手剑指一凝,法诀还在准备时,他又吐了一口鲜血。

江枫弯着身子把一口血吐在地上,口中咒骂了一句:“操,这业报还真是不轻啊。”

刚才还靠在墙壁那里发呆的姑娘见江枫吐血,立刻扔掉了手中的饭盒跑到江枫身旁扶着江枫,“你没事吧?”

江枫看了这姑娘一眼,感受着手臂处传来的柔软和弹性,江枫偷偷咽了一口口水,然后摇头道:“没事,反正从小到大吐血都吐习惯了。”

他将自己的手臂从姑娘的手中抽出来,最终还是强行念完了“夺魂秘术”的法诀。只见江枫用右手剑指在六个人的眉心处点了点,六名小混混立刻昏睡了过去。等到六人醒来,便会成为什么记忆都没有的白痴。

对于自己这样做,江枫并不觉得残忍。试想一下,如果今天他没有受消业符的指引走到这里,身旁这个直到现在都还在发抖的姑娘会有什么下场?

江枫对六人施展完夺魂秘术以后,顺带走过去捡起了那姑娘的饭盒。他笑着对那姑娘说道:“这胡同七弯八拐的,我觉得自己好像迷路了,你能不能带我出去?”

那姑娘怔怔地看着江枫,足足看了近五秒钟这才重重地点了点头。在点头的那一瞬间,不知为何她又哭了。

“你叫什么名字?”

“蓝小云,蓝天上的一朵小云那个蓝小云。”

“你呢?”

“江枫。江枫渔火对愁眠的江枫。”

“你的名字真好听。”

“我大大师父取的,我大师父一直都想让我叫江狗子,他也就能取这样的名字……”

蓝小云一路上都扶着江枫的胳膊,江枫其实并没有受太重的伤,但蓝小云紧紧的抱着,那对已经发育成熟的大白兔压在上面,江枫也就只能任她去了。反正自己又不是故意要占她便宜的。

走出那条胡同以后,江枫打车送蓝小云到了杭城人民医院。

在医院门口,江枫停下脚步道:“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再见。”

“等一等。”蓝小云从随身带着的小包里取出一个诺基亚的那种蓝屏手机,“能不能把你的手机号留给我,有机会我想请你吃饭算是报答你。”

江枫拍了拍自己衣服和裤子的兜,摇头道:“我没用手机,不过你既然在杭城大学读书,那我们应该还会有机会见面的。”

“难道你也在杭大读书吗?”蓝小云脸上露出惊喜之色,“我是杭城大学法学系大一的,你是……”

“蓝小云,你妈她的住院费已经欠了六千多块了,再加上之前欠的医药费,一共一万八千多块。虽然马主任替你做着保,但你要是再不交钱,恐怕我们得给你妈停药,并且赶她出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