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九十一章 伤脑筋的古辰风

清风摇曳,凉爽的秋风抚摸着聂皓俊俏的脸颊,偶尔被风吹起的沙尘在靠近聂皓身体的时候,陡然被一道无形的薄壁阻隔,就连微风也一瞬间消散掉。四周的灵气疯狂的朝着聂皓的胸口汇聚,潜入他的丹田,被命魂自动的转化成魂力滋补受损的身躯。

也亏青云山发生了某种变故,让这里的妖兽遭受到莫名的压制,迫使它们整天的呆在自己的老窝,不敢逾越半分,这才让聂皓在恢复伤势的时候,没有遭受任何的妖兽侵袭。

良久,眼皮上那如蒲扇般的睫毛不经意的抖了一下,右手的食指微微一颤,紧接着,眼帘掀起,眼睛缓缓睁开。

霎时间,全身犹如针扎一般的隐隐作痛。

“感觉滋味怎么样?”苍老的声音,忽然的从聂皓胸前挂的九玄玉内传出。

“还好,至少不会像上次那样连那股能量都承受不住。”聂皓简单的答了一句,现在他还不敢多说话,就连呼吸都会带来疼痛,何况是说话!

“哈哈……看来你的精神劲不错,还能回应老夫,上次借助老夫的力量才能施展第二式,如今靠你自己,想必你现在比上次好不到哪去。”古辰风略有幸灾乐祸之意的笑道。

“古老,还真让你猜对了,我现在浑身上下都是伤,都快疼死我了,要是随身带着疗伤的灵丹就好了。”聂皓淡淡地说着,声音却越来越小,双目深邃,如同在思考着什么。

“对了,我怎么把它给忘记了!”聂皓的眼前划过一道精芒,仿佛想到了什么,顿时兴奋的叫了一声,忘记了刚才强忍着的疼痛感。

结果,顿时疼得呲牙咧嘴。

囚牛灵戒可是有疗伤的功效,上次和雷敬交手完就是靠它快速恢复的,这段时间在聂家没受到任何的伤势,也就把它抛到脑后,当作纳灵戒使唤了。

现在伤的可谓惨烈形容,也是它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魂力耗尽,肉体受损,可神识却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心神控制着神识悄然的潜入到右手指上的囚牛戒灵戒,激发戒指内特有的效果。

在神识一点点被吞噬的时候,古朴无华,漆黑无异的戒指隐隐的绽放出柔和的白光,朦朦胧胧,让人情不自禁的产生一种眷恋,亲切之意。

白光随着神识的消耗逐渐的增大,原本火花般大小的白光居然逐渐的被撑了起来,甚至连光色也开始凝为实质。白光扩散,将聂皓的身体渐渐的包裹起来,宛如一个透明的巨碗,牢牢地将他扣住。

白光从聂皓的体表向他的体内侵蚀,无形的亮光化作点点的白点,从毛细孔内渗进他的体内,光点所过之处,没有带有任何异样的感觉,反而让聂皓疼痛感减轻了许多,就连损伤的躯体也在白光的滋润下,开始复苏。

整个人就像是被浸泡在温泉中,浑身上下都洋溢着舒服的滋味,让聂皓忍不住的轻声哼了哼。

虽然囚牛灵戒有治疗的作用,可也需要不断的消耗神识,有了古老做后盾,聂皓无忧的将神识一股脑的全部输进囚牛灵戒,不一会儿,聂皓的神识就被它给吞了个干干净净,如实质的白光也被淡化,继而消失。

“呼~真是舒服,可惜神识不够,不然一定要一鼓作气的恢复过来。”聂皓轻叹口气,有些遗憾地说道。身上的疼痛感已经减轻了许多,剩下的疼痛对他来说已是不值一提,脸上挂着轻松的表情,右手撑着地面,将身子直起。

“一鼓作气的恢复过来?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连这种话都敢说出口。若非囚牛灵戒的特殊治疗功效,没有一个月静养,你根本恢复不过来。可现在只需要不断地吸纳灵气,补充魂力,不出两日你就能痊愈,你,你居然还不知足……”

“嘿嘿,我这不就说说嘛,我又不是那不知好歹的人,瞧您紧张的,要淡定……”

聂皓还没有说完,就发现古辰风何时切断了和他心神交流的感应,反倒弄得他自言自语,有些神经兮兮。

“都多大的人,还这么急脾气。”聂皓轻声嘟囔着。还好古辰风切断了和他的心神感应,不然听到聂皓刚才说的话,定然会气急败坏的将他暴打一顿。

轻微的舒展了下筋骨,酸楚的四肢顿时发出脆耳的声音,身体受创的程度严重,哪怕将神识全部搭上,也才勉强的活动一下,即便有囚牛灵戒的特殊功效,想要彻底的恢复,还需要调理一番。

就地盘膝,双手合十,掌心发出淡淡的魂力波动,隐晦的灰蒙蒙的魂力在掌心游荡,远远的望去,灰色的魂力在掌心如同两簇鬼火跳动,体内的元婴开始拼命的转化天地汇聚而入的灵气。

尽管切断和聂皓交流的感应,可他的一切行为都如实的回馈在古辰风的脑中。看着前者在竭力的恢复,他的眼瞳微缩,眼神陷入一阵沉思中。

“大荒擎天掌奥义玄妙,伤人伤己,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随意的动用这一招,更何况这套武学一旦被传出,恐怕这小子今后定然不会安生。可是破山空随着他实力的增强,成了鸡肋般的存在,臭小子的命魂是自己,到现在也弄不明白他的命魂到底有何作用,真是伤脑筋。”

望着闭目盘膝的聂皓,古辰风一阵无语,怎么说八百年前自己也是叱咤风云的高手,若不是被围困导致陨落大风国,恐怕现在的修为能更进一步,自己身怀的功法武学更是可以填充一栋藏经楼,现在却为了这小子学什么而发愁,当真是天下奇闻。

也不怪古辰风如此费解,命魂成人,古往今来数万年,何曾见过这类古怪的命魂,别说见,就算是听都没听说过。即使那些稀奇古怪的命魂,好歹也能知道它们的特殊所在,可聂皓的命魂,当真是无从下手。

但最令古辰风糊涂的是,从聂皓近几场战斗来看,后者虽然用剑,弹指间有剑气的锋芒锐利,却又有一股横扫一切的霸气,虽然这股霸气还未成型,但又怎么能逃脱古辰风这贼辣的眼神。

用剑者,居然带着刀的味道!

古怪至极!

“伤脑筋,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古辰风狠狠地骂道,脑袋里却纠结着考虑聂皓武道未来的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