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九十二章 你咋就这么抠呢

天地灵气在命魂的牵引下,聚集在聂皓的天灵之处,缓缓地涌进他的百会穴,顺着经脉运转三十六个大周天后,潜入丹田,被命魂生生的转化成本体魂力。

得到魂力的补充,受损的经脉开始被魂力所滋润,因为囚牛灵戒压抑着经脉伤势,这会儿根本毫不费力的就将其恢复,若论自愈能力,天下间,恐怕无人能是身怀《夺魂心典》的聂皓的对手。

灵气浓郁的如同包粽子似得将聂皓的身体包陇,无风自动的在他的周身运转,仿佛整个人陷入云团内,好不惬意。

双眸蓦然睁开,一道隐晦的灰色光芒从他的双眼中一闪即逝,光芒内夹杂着远古洪荒的气息,传递着直达灵魂深处的恐惧。四周的灵气团在这道精芒的爆射下,顷刻间齐齐地退散开,灵气不再奔着他的方向赶来。

旋即,灰色的双眸恢复成了原有的黑瞳,望了望晴朗的天空,绿茵成森的山林,实力恢复而导致心情大好的聂皓,嘴角悠悠的勾起一道邪魅的弧度。

站起身来,手腕一抖,一道隐晦的波纹在体表挡开,身上的尘土顿时被这道波纹给冲散。

感受着丹田充盈的魂力,聂皓的内心有些欣喜,竭力的一战虽会对自己造成伤损,可得到的好处却与之成正比,刚刚突破凝魂四重境的瓶颈,在昨日魂力的暴冲下,又隐隐的有触摸的感觉。

一夜间突破之后,居然再次触摸到了瓶颈!

倘若这消息传了出去,定会引起轩然大波。

想必所有人的心中都会心有灵犀的问道:少年,你想怎样!

“要是多来几次,那自己岂不很快就突破了?”饶是聂皓,在感受到自身变化的时候,也忍不住惊喜的叫道,眼珠放着奇异的光彩。

瞧着欣喜若狂的聂皓,古辰风自然知晓他心里的想法,这种事摊到谁身上,恐怕都会冒出这等的想法,人之本性罢了。

在聂皓还未从那股喜悦的状态退出的时候,古辰风的话如同倾泻而下的凉水,浇在前者火热的心田:“再多来几次,那你的身子就彻底废了,囚牛灵戒也医不好。”

尽管知道古辰风说的是实话,聂皓依旧撇了撇嘴,不满的嘟囔:“古老,你就不能说的委婉点,老是打击人家的积极性。”

“哼!”回应聂皓的却是古辰风的一句冷哼。

“……”

……

“丫的,真是个穷鬼,死的倒是痛快了,连个纳灵戒都不给我留。”聂皓踢了踢倒在地上早已发凉的尸体,看到图洪那干巴巴,光溜溜的身体,极度不满的叫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这老小子干掉,怎么说也留点辛苦费吧,就这样两腿一蹬的撒手人寰,太不人道了。”

“……”

古辰风闻言,满脸的黑线。

“人家田博龙当时死的时候还知道留给小爷一个囚牛灵戒,就连上等的兵器也是成捆的送,哪像你,单单留下一对锤子,居然还变了形!你咋就这么抠呢!”

聂皓眼睛在图洪的尸体上扫视着,嘴里却失望的说道。

不过聂皓心里也没真的打算拿图洪与田博龙相比。田博龙从小就被宗门收留,身为长老传人,家底丰厚无可厚非。至于图洪,充其量就是一佣兵,连头头都不是。两者论地位,当真是天地之差。

幸好图洪死的早,倘若还剩下一口气,定会羞愤的咬舌自尽,不再听这家伙疯言疯语。

“你当老子真是穷鬼啊!老子这些年存下来的钱怎么说也达到小富的标准,不过,你见过谁去青云山捕猎还带银票的!你当老子带队去春游啊!纳灵戒!我纳你祖宗,把老子卖了也买不起那玩意儿啊!”若图洪泉下有灵,一定会吵嚷着还阳,和聂皓理论一番。

“……”

古辰风无言,只是脸上的黑线更加浓郁。

“丫丫的,既然没钱,那就别指望小爷帮你们埋葬。”

“这小子该不会钻钱眼里去了吧。”古辰风见聂皓现在的状态,忍不住的想道。

聂小爷一脸的郁闷沮丧,辛苦一番,居然没有报酬,亏本了啊!

转身离去,双脚迈了四步,顿然立足,舒张的眉宇微微一缩,平淡的眼神立刻变得深邃而锐利,肉体紧绷,随时准备出手。

就在刚才,丹田的元婴居然颤颤的抖动了一下,这让聂皓不得不紧张起来,修炼夺魂心典的他自然对空气中流动的能量有着绝对的优势,察觉到命魂的异样,体内瞬间动用功法来捕捉这股能量的来处。

“在右后方。”

一动用夺魂,就察觉到这股能量的方向。聂皓皱着眉头,按理说自己已经表现出异样,暗处的人应该也有所表示才是。

聂皓蓦然转身,朝着能量波动的方向挥出自己的一拳,拳劲充盈,不过却暗留了一道巧劲,拳声呼啸,擦出爆裂的破空声,眨眼间就轰到那片地面上。

这一拳仅仅是聂皓的试探,拳劲击在地面,激起弥漫的尘烟,飞溅的沙砾,却不见任何的人影跳出。

“叮咚咚~~”

随着尘烟的溅起,一颗手腕般大小的晶石从那片地面弹出,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金属般声音,漆黑的晶石在阳光的折射下,隐隐的有红色的光辉划过,如血一般耀眼,晶石散发着令人心畏的气息,而这股气息让聂皓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妖晶!赤目暗影豹的妖晶!”

聂皓还在疑惑,九玄玉内的古辰风则已不顾风度的惊叫起来,双眸睁圆,语气兴奋,休养,淡定,统统被抛诸脑后。

随着古辰风的话落,聂皓眼眸一亮,怪不得觉得这股气息是如此的熟悉,原来是那头妖兽的妖晶。想必是自己和图洪交手的时候,遗落在这里,还好命魂捕捉到它散发的能量波动,不然这颗妖晶还指不定便宜谁呢!

数日前,自己和那头赤目暗影豹两败俱伤,被图洪那家伙得了便宜,没想到,最后这妖晶还是落到自己的手里。

天意如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