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六十七章 再见晴儿

清晨的朝阳,像牛车的轱辘那么大,像熔化的铁水一样艳红,带着喷薄四射的光芒,坐在东方的岭脊上,用手撩开了轻纱似的薄雾。

黎明,像一把利剑,劈开了默默的夜幕,迎来了初升的阳光。

轻轻推开房门,聂皓一身白衣跨过门槛,白衣红发,衣和发都飘飘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飘拂,衬着悬在半空中的身影,直似神明降世。他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眼睛里闪动着一千种琉璃的光芒。脸颊刚毅,充分显示出他那不与年龄相仿的神态。

“晴儿姐,很快,我们就又见面了。”想罢,聂皓的唇角自然而然的勾起,那种能让他由衷而发的情感,不是聂家其他子弟所能拥有的。

朝着心头所念的方向一路直行,远处那座令聂家子弟畏若幽冥的囚楼渐渐的浮现在他的眼前,随着接近,呼吸间的心跳也不由的急促起来。

聂皓呆呆的站立于此,周围的聂家精英护卫视若无睹的执行自己的任务,然而,看似凌厉的眼眸却带着一丝赞许与崇拜。

仅仅一夜,聂皓之名早已传遍聂家,特别是他与雷敬对战的场面,更是随着那些侥幸活下来的子弟绘声绘色的描述下来。

现如今,他在聂家的名望直追聂落天。

护卫队队长见到聂皓后,微微一点头,仿佛事前有过交代一般,大手一挥,紧守在囚楼的两名护卫将一把奇异形状的钥匙拼接起来,插入囚楼大门正中央的锁眼内。

“咔嚓!”

锁被打开的声音清晰传来,旋即,囚楼大门缓缓升起。

首先映入眼帘的竟是一双七寸金莲,随着大门不断地升起,一道俏丽的身影笔直而立,墨绿的连衣裙在微风中摇摆,紧接着,柳腰、长发,直到一张精致的脸蛋儿映入聂皓的眼帘时,他那淡然的神情才终于被打破。

或许是许久未见光芒,面对突如其来的阳光,佳人不由的用袖手挡在自己的额前,当逐渐习惯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对面,远远的站着一位清瘦的身影。

“姐。”

略带哽咽的声音从聂皓的喉咙里发出,双眸蕴含着氤氲之色,激动的心情完全无法压制住,或许只有此人,才能让聂皓完全的放下心头的包袱。

“阿皓,别练啦,快过来吃水果。”女子捧着一盆刚刚洗过的水果,笑盈盈的对聂皓说道。

“这群家伙有欺负你了,真讨厌,改日我去跟掌事说说,一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女子一边给聂皓缠绕着绷带,一边愤懑的说道。

“阿皓,这是我刚刚兑换的云泉草,你赶快服下,或许对你有作用呢。”女子手捧着一个锦盒,锦盒半开,露出半截草药,献宝似得举到聂皓的面前。

“……”

往事的一幕幕,在聂皓的脑海中匆匆划过。

“阿皓?”尽管聂晴儿许久没有见到聂皓,可后者的声音对她来说是那么的熟悉。

旋即,一阵疾风扑来,衣裙摇曳,秀发飞舞,紧接着,聂晴儿感觉自己陷入了某人的怀抱,微微一愣后,樱唇不由的勾起,洋溢而出的笑意中却藏着淡淡的心酸。

“姐,你瘦了。”。

“你也是,不过,终于长大了,这几个月吃了不少苦吧。”聂晴儿细声道,秀水一样的眸子酝酿着雨雾,用手轻轻的将聂皓有些杂乱的发丝掠过耳后,宛如邻家大姐姐一样的给予人温暖,让聂皓的脸上洋溢着有些幼稚般的憨厚。

聂晴儿话看似平淡,却直接深入聂皓的内心。

这一个月,他与妖兽斗、与人斗、与己斗,在一条血路中拼出今天的成绩。

一个月的时间,从淬体五重境突破到凝魂三重境,这些成就,跟任何一个人说,其实只用了短短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谁都会惊吓的一个大跟头!

但为了提升实力,他又付出了什么?人们只看到了他少年英杰,天子妖孽的一面,谁又曾见过,为了提升实力,孤身一人深入险境,与妖兽豁命拼杀的场景!

每时每刻都在修炼!

那是一种淡淡的辛酸,但更多地,却是一种面对天地的傲然!

为守护至亲之人的傲然!

天狼的傲然!

“嗯,我已经长大了,以后就由我来照顾你。”聂皓眼神坚定的说道,柔和的朝阳洒在二人的身上,犹如给他们披上了一层发亮的细纱衣,衬显得二人身上腾起道道光环。

这一幕,犹如被定格一般,永恒不变!

……

“没想到这才离开一个月不到,这里就已经变了摸样。”聂晴儿望着眼前被精心装饰打理的院落感慨万千,回想着以前平凡简陋的房屋,七零八落的杂物堆积的院落,尽管还是原来的位置,却已发生了千差万别的变化。

一路走来,聂家还是聂家,聂家人依旧是聂家人,然而,不同的是,那些一贯鼻高于眼的聂家子弟,在望向聂皓的时候,眼神中流露出发自内心的崇拜,以及一丝难以察觉的敬畏。这让聂晴儿心头不禁泛起疑惑。

看来这一个月自己错过了许多有趣的事啊。

聂晴儿能凭借一丫鬟的身份混到一名小总管的级别,也并非庸人,一颗玲珑心懂得巧言观色。联想到自己刚开始被关在囚室的时候,那种孤独无依、食不果腹的生活,非寻常女子所能忍受,尤其是半夜时分,甬道内阴风的呼啸声,犯人的哀号声,更是令她日渐消瘦。

然而,这种生活持续的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被看管的人带到了另一间囚室内,尽管同样是囚室,可里面的环境却是云泥之别,所受的待遇甚至比家族的嫡系子弟还有高。

现在看来,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因眼前这个略显青涩的少年所改变。

“少爷。”就在聂晴儿陷入沉思的时候,身后一道清脆悦耳却又有些熟悉的声音在其背后响起。

缓缓地转过头,一个女孩怯生生的站在院落门边,简朴的短衫穿在身上,看起来非常的娇小玲珑,如果站在她旁边,简直就象是个瓷娃娃一样,胸前隐隐隆起的鸽乳颇有规模,娇小清新的模样恐怕能大大的勾起一些不怀好意之人的欲望。

身为半个聂家人的小蝶自然清楚自己伺候的少爷,已经是聂家子弟所崇拜的存在,今日甚至更有许多聂家嫡子子弟亲切的与自己打招呼,这在以往,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

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想到知道聂皓为人亲和,不拘小节,就是性子颇为冷淡,可眼前性子颇为冷淡的少爷旁边,竟然站在一位婷婷玉立的女子。

从后面望去,高挑的身材,细柳般的腰肢,墨黑般直泻而下的三千发丝,此女定然是一位美人儿。这才令小蝶在好奇之下,意图假借和聂皓打招呼的名义一窥女子的真容。

“呀,晴儿姐姐。”当见到女子真容的小蝶,忍不住的惊呼出声,稚嫩的小脸上定住那不可思议的表情,旋即,身形犹如扑怀的乳鸽,七寸金莲一路急奔,扑进聂晴儿的怀里,梨花带雨的抽泣。

“晴儿姐姐,你终于回来了,小蝶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她们都说你再也回不来了。”亮晶晶的泪珠在她是眼睛里滚动,然后,大大的、圆圆的、一颗颗闪闪发亮的泪珠顺着她的脸颊滚落而下。

“小蝶不哭,晴儿姐这不是回来了嘛,再哭就不漂亮咯。”聂晴儿温柔的抚摸着比她低半个头的聂小蝶,轻声的安慰着,脸上的那一抹温柔连聂皓也不由的被触动。

伴随着聂晴儿的轻声安慰,小蝶的抽泣着声也缓缓的收敛,略带幸福的将小脑袋贴在前者的怀里。

这时的两人,仿佛遗漏了旁边的人。

“咳咳。”时间过了许久,尴尬的聂皓只好将握拳的右手放在嘴边,故作咳嗽的表示自己的存在,轻微的咳嗽声将失神的两女惊了回来。

“啊,少爷,奴婢该死。”回神的小蝶这才想到,少爷还站在自己的身侧,立即脱开聂晴儿的怀抱,不安的朝聂皓行礼,眼眸深处尽是不安。

刚才的行为在聂家如此等级森严的家族来说,实属大忌!

“小蝶,没事的,以后有我在,他可不敢欺负你。”还未等聂皓开口,一旁的聂晴儿就连忙搀起小蝶说道,同时,一对秀眸还刮了聂皓一眼,霎那间,千百种风情仿佛瞬间绽放,美的不可方物。

聂皓闻言不由摸鼻,貌似,我还没欺负她吧?

不过说话之人是自己向来尊敬的大姐,饶是聂皓悻悻然,亦是没有开口反驳。

望着这一副温馨的画面,聂皓的心头不禁的上涌许些失落,他不再是那个人人唾弃的废物,如今的一切正朝着自己幻想的生活所迈进,然而,却少了一位最重要的人。

“父亲,不管你在哪里,总有一天,我会风光无限的将你接回来!”呆呆的望着蔚蓝的天空,聂无畏慈祥的笑脸仿佛在白云朵朵间绽放,慈爱的声音如同昨日般在他的耳畔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