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六十八章 自由交易阁

“小蝶,我让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静雅的院落在旭日的朝阳下,恢复了它的生气,一道温和的声音从院落中响起。

“少爷,都准备好了。”站立在院落石子路上的聂蝶,将秀白的嫩手探入怀中,取出她刚刚从聂家帐房内取出的银票,缓缓递给聂皓。

自从聂皓的实力大幅度的提升,境界更是踏入凝魂三重境,在聂家的地位以及声望一发不可收拾,就连待遇都按长老级别的算起。如果说以前是一贫如洗的话,现在的他也算颇有身价。

聂皓笑吟吟的望着小蝶,顺手收下银票的同时,右手不由的探到后者的脑袋上,轻揉了些:“以后不要这么拘谨,不用叫我少爷,听着有些别扭,你我就兄妹相称吧。”

“这怎么可以。”小蝶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似得,特意打扮的两条小辫子左右摇晃。

“怎么不可以,就这么定了。”就在小蝶刚刚说完,里屋传来一道悦耳的声音,紧接着,身穿青色衣衫的聂晴儿盈盈的走了过来,脸上带着红晕的笑容,顿然给人仪态万千的感觉。

“以后啊,你就叫他大哥就是了。”聂晴儿顺势牵起小蝶那无骨般柔和细腻的小手,轻拍了拍后者的脑勺,轻声道。

怯生生的抬头,见聂皓并没有反对与温怒之意,尤其受他那目光如炬般深邃的眼眸的影响,小蝶不由的深陷进去,如同行尸走肉低声细语:“大哥。”

说罢,深吸一口气,暗暗地给自己鼓气,抬起头无惧聂皓的双眸。

“哈哈,看来我不光有了姐姐,以后,还多出了个妹妹。”聂皓闻言,脸上绽放出它独特的笑容,朗朗的笑声回荡在这静雅的院落。

……

清宛城的天乐坊,坐落在清宛城的西南方,附近则是贫苦人生活的难区,这片区域,在清宛城十分的出名,每天都有大量的人群在里面穿梭来往。清宛城内的三大家族各占一角,同时都拥有属于自己的坊市,而天乐坊原本是钟家所把持,由于被城主拿来立威,偌大的家族霎那间消失,这天乐坊也成了无主之物,然而,即便如此,三大家族也不敢私自染指。

没有了家族在头顶的监督与压榨,天乐坊的人的脑袋也逐渐活络过来,许多凭借机遇获得到的宝贝,灵草,都可以拿到这里进行交换或拍卖,不再担心好东西被其他家族所收取。

久而久之,天乐坊变得人气鼎盛,虽说其中奸诈之徒不再少数,却也吸引了大多武者来淘金,无数强者前仆后继的涌了进去。因为天乐坊无人掌管,过于龙蛇混杂的缘故,人多了,自然而然的有着属于它的规则诞生,无论是明眼的还是暗地的,想要在这里淘宝、生存,就要遵循它的道理!

然而,聂皓之所以让小蝶清晨去帐房将赏赐他的银票带回,此行的目的,就是这天乐坊!

想让实力快速的提升,除了自身的资质、韧性,外在的因素同样重要,灵宝、灵药更是令人趋之若鹜,是提升实力的捷径之一。尤其是古老的灵魂体还要凭借药物进行滋养,聂皓必然会竭尽全力的搜取此类的药物。

当聂皓走进那片天乐坊时,沸腾的吵杂声顿时如同洪水般的涌来,吵杂声令得人耳膜都是略微的有些刺痛。

天乐坊范围极为辽阔但即便是如此,在那些宽敞的街道上,依然还是能够见到那般可怕的人流来来往往。

四周阁楼上的招牌金灿灿的刺目,而在天乐坊街道两侧,有着不少平滑整洁的巨大青石,在那些青石上,有着淡淡的虚影笼罩,一些类似摊主般的人影盘坐着,在他们的面前,则是摆放着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吸引着路人流连忘返。

“擒天夺地手,天归门传出来的上等武学,只要九百九十九两,机会难得,不容错过……”

“鬼转轮,三百年前鬼瞑法王的本命灵器,削铁如泥……”

“九转还魂丹,有起死回生之效,天地间仅有一颗,只要十万两,价格公道,不买也来看看啊。”

“……”

“哼,净是些垃圾货色,难登大雅之堂。”九玄玉内的古辰风对四周吆喝的人嗤之以鼻,仅用精神力稍微一感测,就知道这些全是假货。

特别是那个在吆喝“九转还魂丹”的人,手里卖的分明就是最下等丹药——止泻丸,只不过在外面抹上了一层黑菱花的花汁,把它染成黑色。

“假的!都是假的!”古辰风气急败坏的怒骂,原本还期望能够遇到合适的灵药,没想到,武学是假的,灵宝是假的,就连传说的九转还魂丹都是最低等的止泻丸冒充的,这令他大失所望,忍不住的想冒出来暴揍那些卖假货的杂碎。

聂皓闻言不禁莞尔,几个月与古辰风相处下来,也隐约的把握住他的脾气、性情。这家伙,实实在在的一个老顽童,脾气易暴,却又是小孩子心性,丝毫没有高手应有的稳重。

这天乐坊本来就是假多真少,许多武者不过是想凭运气,妄图得利。倘若是真的有灵宝、灵药,恐怕早就被拿到拍卖行去拍卖,岂会沦落到摆摊位的地步。

走到一处,聂皓不禁察觉周围人流渐渐的少了许多,两侧不再是车水马龙的景象。此时周围来往的人群仿佛都在朝一个地方行去,聂皓也不由的加快脚步,跟着人流的方向赶去。

走到天乐坊的尽头,一座恢弘霸气的楼阁如庞然大物般耸立在街道中央,牢牢的占据着方圆数里的地皮。

“自由交易阁。”

望着楼阁匾额上用黄金炼的墨汁书写的五个大字,聂皓感觉一股无形的能量扑面而来,忍不住的倒退三步。

强行定住身形,只感觉到胸口发闷,体内经脉的气血变得有些紊乱,好在不是什么要害,略微调息就可以恢复,可单凭几个大字就令修为达到凝魂三重境的聂皓生出一种不可匹敌的敬意,那书写大字的人,他的修为该有多强!

“好霸气。”

聂皓目光灼灼的望着眼前的楼阁,匾额上的字隐约蕴含霸道之彩,犹如荒蛮凶兽,这分明是用来震慑宵小之作。

“万食楼?!”

聂皓发现,门口守卫竟然穿着万食楼的护卫服,修为更是双双达到淬体九重境,倘若放在寻常家族,淬体九重境的武者都可以胜任大总管之职,可在万食楼只能沦为看门的地步。

可想而知,这万食楼的底蕴何其深厚。

在两侧护卫冷峻的目光下,聂皓朝着门槛踏了进来,便感觉一股旺盛的人气直扑而来。

进去后,一眼望去,发现内部是一个半圆形的低台,占地宽广,乍看起来极为宽敞。低台的四周是用淡蓝色的石料铺就,打磨的极为光滑,如镜子般可映出人的身影。

这里人的数量显然不少,三三两两各自聚集在不同的摊位前,或高声谈论,或低声窃语。场面看起来热闹异常。

在低台区域的中心之处,立着一张檀木长桌,长桌上干净异常,只是桌面上摆放的数十件精致的玉牌。长桌的正中央处,端坐着一位老者,鹤发童颜,面色红润,呼吸之间周围的灵气有规律的波动而起。

老者的眼眸深处清澈无比,倘若对视,就会发现其目光锐利逼人,丝毫没有浑浊之感。此刻那老者正端着一盏茶,轻品细茗,锐利如鹰鹫的双眼来回在场中巡视。

聂皓发现一点,但凡是想要在这里摆摊位的武者,都需要向前去缴纳费用。右手尾指在囚牛灵戒上来回摩擦,暗想:自己现在的资金有限,不如将从田博龙那里夺来的东西贩卖出去,倘若能够交换到自己有用的东西,那就最好不过了。

聂皓想罢,快步走到老者的对面,朝老者恭敬一拜。

“纳银百两。”

老人眼皮一抬,锐利的眸子打量了聂皓一眼,后者顿时感觉自己仿佛被看透一般,后背不由得渗出细汗,旋即,前者淡淡说了一句。

聂皓心在滴血一般的从怀里掏出一张百两的银票,朝着端坐在檀木桌另一头的老者递了过去。

“日你先人!一个摊位就值百两,真黑!”聂皓内心暗骂,他从聂家拿出来的钱两一共才三百两,什么都没有买到就花掉三分之一,如何不令他恼怒。

老者将银票收了起来,紧接着,从檀木桌上的众多玉牌抽出一个,随手扔到聂皓的手中,低声道:“按上面的号码去寻自己的摊位,夕阳落幕前,将玉牌抵还回来。”

聂皓轻轻的端详着手中的玉牌,玉牌上面刻着“一百七十三号”这几个小字。乳白色的玉牌一入手心,便感受到一股凉意丝丝的渗透到自己的体内,暗暗运功,发觉这丝凉意竟然能够温润经脉。

显然这玉佩就是一件宝贝,聂皓都想买几块回去送给晴儿姐和小蝶,温润身心,祛暑防寒,对她们有大量的益处。

“自由交易阁内禁止打斗抢夺,凭着双方意愿交卖,不过,买到假货,我万食楼概不负责。”

就在聂皓刚抬脚欲离去,就闻见身后的老者传来的声音,身体不由一怔,转过身来,再次恭敬的朝老者一拜,旋即,转身寻找自己的摊位。

“凝魂三重境,气息浑厚,双目如炬,不卑不亢,这就是聂家的那个“废物”?有趣,当真有趣。”聂皓走后,茗茶的老者放下手中的茶杯,眼眸精光一闪,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