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四十二章 命魂现,天地变

“小子,你赶快想办法啊,实在不行,就先撤吧,大丈夫能屈能伸,何况咱现在是转移阵地,不算临阵脱逃,以后实力提升了,再回来杀他娘的!”古辰风顾不得自身灵魂的损伤,将自己的灵魂凝聚在焦灼的阳光下,忍受着阳光蚀骨般的侵蚀,大声朝着那聂皓喊道。

聂皓仿佛没有听到一样,对古辰风的话无动于衷,心里却无奈的回应:你以为我不想跑么,我倒想开溜,可现在老子动不了啊!

凝聚命魂,灵气团宛若一座恢宏的宝殿,镇压着聂皓,令其不得乱动分毫。

天际的灵气团依旧我行我素,不顾聂皓心口的怒骂,凝聚、破碎。

“轰隆~!”

遥远的天际陡然间响起闷雷滚滚的声响,如同千军万马奔腾的那般壮烈,又如同三千将士同时鸣鼓的豪气。

“咔嚓~!”

不等雷声消散,一道闪电突然在聂皓和古辰风耳畔炸起,金灿霞光的闪电就像是在一刹那现身,根本没有给聂皓任何准备的时间。就在自己全心全力冲击武者屏障的时候,这种突然产生的异变值得任何人产生一种骂娘的冲动!

不等聂皓平复心情,出现了令他惊喜、激动的一幕!

天际的灵气团仿佛遭到指引,在疾风的旋转搅拌下,化作一道漩涡出现在聂皓头顶上方,继而犹如宝器出世般,一股令人心悸的能量波动从旋窝的深处传来,电闪雷鸣,天地在这一刻震怒了,发出了它心头的怒火!

“我滴娘咧!”古辰风痛骂一声,继而化为一团虚烟潜入九玄玉,天地一瞬间的变化导致灵气团狂暴,这让他的灵魂极其受损,不得不躲进九玄玉内。

轰隆的闷雷传遍四方,金灿的闪电犹如树干粗细,夹杂着一丝暗红色彩,闪电宛如银蛇般缠绕在灵气团,随着灵气团的变化,逐步的和灵气团相融,将天地间最为纯净的灵气灌入进去。

伴随的灵气的加强,聂皓能够察觉到此时此刻正在凝聚的命魂和前面凝聚破碎的命魂完全不同,不仅仅单凭出现的天地异象。

隐约间,一道莫名的声音潜进他的心田,仿佛在告诉他即将成功。

旋转成漩涡的灵气团渐渐凝聚出一道暗淡的人影,伴随着对四周灵气的不断汲取,人影逐渐清晰起来,一个大约只有拳头般大小的小人儿清晰的悬在聂浩的上方,他的五官,竟然与聂浩如出一辙!

“元婴?!”

望着灵气团凝聚的小人儿,聂浩止不住的吃惊叫道。前世神话小说里,那些腾云驾雾的修理者不都是将其称为元婴吗?

可老子现在不是在地球!老子现在在凝聚命魂,命魂啊!怎么好端端的把元婴给弄出来?聂浩百思不得其解。

凝聚出的元婴洁白如玉,摆着盘膝坐地的姿势,浑身泛着一种圆润的光彩,一脸的宝相庄严!

“老子的命魂不会是这玩意吧?”聂浩目光有些呆滞的喃喃道。

随着元婴的出世,聂皓坐下的地面上勾勒出一个六芒星般巨大而又复杂的图案,图案很大,各种复杂的图案和纹饰隐隐的构成了一个繁复的仪式纹样。

原本静寂的夜空中开始起风,四周的草叶随风翻腾了起来,阴风袭袭,令人产生毛骨悚然的感觉。

一股无形的力量从四面汹涌而来,汇集到地上的那个六芒星图案之上。

似乎与这种力量相互呼应一般,地上的图案中,复杂的条文和符号环环相扣的发出暗黑红色光芒,呼应着天际间逐步出世的命魂,在夜空中显得极为耀眼。

古辰风呆呆地望着这一幕,右手搭在灵魂凝成的胡须上,仿佛被定格在这一瞬间。

“命魂诞生,天地异象;逆天而行,天怒神威。”古辰风的嘴角不停地抽搐着,同时喃喃自语,天地产生的异象显然触动了他的神经。

“可这是哪门子的命魂啊?!”

命魂不断地破碎重聚,这已经超出古辰风的认知范畴,现在这小子的命魂居然是自己,还引动天地异象,你姥姥的,谁能告诉老夫这算什么事儿啊!

“嗷~!”

三丈外的妖狼被这一场景吓得不轻,风起云涌,雷电交加,如同天神发怒,即将毁灭世间。妖兽对天地之威的敏感最强,聂皓突破产生的异变景象令四周赶来的众多妖狼匍匐在地,哀号不止。

“轰!”

聂皓坐下六芒星暴涌出一道暗红的光柱,气势恢宏,直插云霄,连接在上空不断搅动的灵气团中,继而牢牢的锁住刚出世的元婴。

就像是桀骜不驯的野马突然遭到马鞍的束缚,暴动突起!

命魂被束缚在光柱内,嗡嗡作响,颤鸣的声音不断从天际传来,企图要突破这一道枷锁。

这一暴动,聂皓顿时感到体内的血气上涌,一时控制不住,顺着喉咙涌出,嘴角处变得猩红,断断续续的从嘴角溢出,额头上的冷汗增密了许多。

光柱内的命魂渐渐散发着一种暗黑色雾气,就像是蚀骨的毒汁,不断的腐蚀着光柱内的能量。

光柱内的能量遭到腐蚀后,能量极其不稳地,时而黯淡,时而恢复。元婴却如同看到希望一般,散发的雾气更浓,并且颤鸣的声响更加剧烈,奈何这一切却激起了聂皓的血气。

你娘嘞,老子凝聚命魂不成把你凝出来了,这已经够怨了,现在倒好,你吖的还要逃,我偏不许!

聂皓咬着腮帮,忍着体内蚀骨的疼痛,不顾嘴角不断溢出的鲜血,双眸的血丝充斥着眼白,仿佛整双眼睛都变得猩红。双臂上的衣袍猛的被能量撕碎,碎片飞散空中,双臂的青筋在表皮暴躁的跳动,好不骇人!

双手结印的速度更加迅速,“扑哧”一口夹杂着生命力的精血从聂皓口中喷出,喷洒在脚下的地面,溶于六芒星阵。

随着这一口精血的喷出,聂皓面无血色,脸色苍白无力,就连睁开眼帘的力气也缓缓地流逝。

伴随着精血的融化,六芒星阵就像是吃了伟哥的壮汉,变得龙精虎猛,大有再战三百回合的趋势。光柱上的能量随着精血的增加猛地变得稳定下来,反而不断的从天地间汲取灵气溶于光柱内,企图压制命魂的暴动。

聂皓的体力已经达到极限,神经恍惚,双手只能凭着本能结印。

元婴遭到强烈的压制,不甘的颤鸣一声,随即平静的呆在光柱内,不再散发那诡异的黑雾,放弃了那无用的挣扎。

古辰风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忐忑不安的心终于平静下来。

虽有传闻,极其强大的命魂诞生之时,那一瞬间会产生自主的意识,不受束缚,趁着武者晋级不备,逃离武者的控制。失去命魂的武者,这辈子实力全失不说,还会变得神经痴呆,沦为废人一个。

尽管如此,古辰风也没有预料到聂皓命魂竟然如此强悍,收服的过程真是扣人心弦。好在聂皓意志非同寻常,喷出一口本命精血,强行压制住命魂的动荡,彻底占据上风,现在就等命魂主动归位,那么一切就大功告成!

不过强行喷出本命精血的代价也是重大的,只有凝魂境武者才可以凝成本命精血,淬体境哪怕是想喷,也喷不出来。

聂皓处于晋级的时刻,强行喷出精血,不仅损害经脉,更加造成生命力的损伤。举个例子:一个普通人原本能活百岁,可生命力遭到重创,那么他能活到八十就不错了,生命力是无法寻觅的,那是种飘渺的存在。

聂皓虽然是武者,但也受到这种影响。

望着平静下来的命魂,古辰风想要开怀大笑,尽管他不清楚这个命魂会给聂浩带来什么优势,但他坚信,这种引发天地之威的命魂强悍之极,聂皓将其收服,那么他的成长空间谁也无法预料。更何况聂皓本身那种坚毅的意志力,配合着命魂,就是如虎添翼。

古辰风甚至已经想象到自己重铸肉身的情景……

命魂平静之时,天地之势,雷电之威逐渐的减弱,渐渐地消散在天际,天际上的暗红色的红云也褪去,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脸色苍白的聂皓陡然间睁开双眸,一道精光绽出,嘴角处勾起一道邪魅的弧度。

上方的灵气团如同遭受到召唤,光柱如同是桥梁,灵气团轰然散开,化作最精纯的灵气顺着光柱涌进聂皓的天灵盖,醍醐灌顶般的滋养着受损的经脉。滋养的同时,更多的能量涌进丹田,丹田处的内劲早已无踪,灵气占据丹田,丹田内顿时朦胧起来,仿佛仙境。

搅拌的灵气团一滴不剩的被聂皓吸收,他的脸色开始变得红润光泽,干枯的四肢也充盈着力量,涅火重生!

就在最后一丝灵气被聂皓吸收的同时,孤独的命魂仿佛被一条无形的牢绳拴住,顺着光柱,扯向聂皓的方向。

只见流光一闪,命魂瞬间潜进到聂皓的丹田,霸道的占据中央有利地形,四周弥漫着灵气。灵气感受到命魂的到来,如同虔诚的基督教徒遇到了上帝,万分恭敬,无形间受到命魂的牵扯,有规律的弥漫在命魂周围。

灵气团的吸收,命魂的臣服,身体的恢复,聂皓坐下的六芒星阵图也开始缓缓地失去光泽,最后彻底的消失。

“啊!!”

已是凝魂境武者的聂浩兴奋地仰天大吼,一滴落寞的眼泪却划过他的脸颊。

然而,就在他仰天长吼之时,灵魂状态的古辰风,望着处于兴奋状态的聂皓,他笑了:小子,不要高兴的太早,现在,才是磨炼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