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四十三章 命魂聚,魂力生

“咻、咻”

几道极速奔驰的身影在密布的森林里穿梭,眉宇紧蹙,却暗含着一丝不为人知的兴奋。面带警惕的望着周围不断跃来的人影,相互之间仿佛约定般的保持着距离,提防着周围和自己抱有同样目的的人。

“韩老鬼,你不在你的鬼影谷里呆着,出来凑什么热闹。”

“哼,斧头七能出来,我老鬼就出来不得吗?”

“那倒不是,您老年岁大了,还是乖乖呆在鬼影谷颐养天年的好,到了这个年纪还出来蹦跶,当心不得善终哟。”

“哼,你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吧,脸上已经有了一条疤,当心再来一条!”

“……”

寂静的青云山随着聂皓的突破引起轩然大波,天地异象如神威般临世,更是增添了几分奇异的色彩。

无论是实力低微的淬体境武者,还是更高一筹的凝魂境武者,但凡观此异象者,都马不停蹄的朝着这个方向赶来,每个人的心里都被欲望所填满,毫无理智可言,每个人的都抱有侥幸心理。

天地异象,重宝出世!

这是神魂大陆历来的传闻,谁也没有料到,在这青云山,竟会有异宝出世。于是乎,不顾一切的放下手中的事物,饶是身受重伤的武者也不愿放弃这才多宝的机会,冒着身死魂消的下场奔来。

聂落天望着北方那道一闪而过的异象,暗蹙眉宇,眼眸中的精光一闪即逝,旋即,暗暗的叹了口气,背朝北方缓缓的离去,竟然没有参与多宝之争。

坦白的说,他也想去探寻异象的由来,尽管明知此次夺宝的高手不计其数,但也不妨一试,有时候,运气同样重要。但他却不能参与这场争夺,因为他要对家族正在历练的精英子弟负责!

这就是家族,给予你支持的同时,也给你拴上了一道羁绊的锁链!

“天之始,启混沌,化阴阳,转五行,演八卦。道之所存,魂之所在!”

聂皓的气海莫名其妙的涌现出这样的一段话,似少女天籁般银铃的清唱,似老者悠扬深邃般的低吟。丹田内的内劲及灵气,命魂潜入的时刻,发生着本质的变化。

命魂认主,注入丹田。

宛如万古不惊的清水湖面突然被滴入一滴漆黑的墨汁,继而逐渐的扩散,与湖水彻底交融,命魂周围的灵气如同遭受瘟疫的腐蚀,由洁白的乳色向着暗淡的灰色所转化,以元婴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

灵气的变异没有给聂皓的身体造成丝毫的不适,相反,随着灵气的变异,聂皓感受到,灵气与命魂之间的契合度大大增加,完全相融一般。丹田经脉随着变异的灵气的加入,如升华般的舒适。百骸暖洋洋的,仿佛浸入万灵之乳,由内而外散发着新生的迹象。

稍微将心神拉近了一点,聂浩蓦然感觉到元婴身上散着一股柔和的能量,源源不断地注入自己的经脉之中,随着夺魂心典的运功路线循环不止。

从外面看来,盘膝静坐的聂皓身上,散发着灰蒙蒙诡异的雾气,围绕着身躯弥漫。

察觉到聂皓没有出现意外迹象的古辰风疑惑不已,虽然他也想知道聂皓的命魂达到何等逆天的程度,竟引来天威,可现在却不是给他解惑的时候。

聂皓感受到灵魂的变异后,没有表现出任何惊慌,不说这等变化给他带来这般明显的好处,就是在突破之际,古辰风也早早的告诉他晋级凝魂境时要注意的事项。

命魂归位,灵气变异,内劲净化,魂力诞生。

经脉内密布的内劲逐步被灰色雾气同化,仿佛就在一瞬间,全身的内劲顷刻化为乌有,取而代之的是充满爆炸力的魂力,气海的穴窍隐隐发胀,精神力增强数十倍。

充盈着魂力的全身完全不是淬体境可睥睨的,怪不得凝魂之下皆为蝼蚁。

鹰隼般尖锐的眸子猛然张开,晋级之后的聂皓,身上那股弥漫之浓的杀气隐隐归于丹田。

夺魂心典第一重大成!

伸开双腿,一个鲤鱼打挺,跃身而起,轻盈的身躯,爆炸的力量,无时无刻不再提醒着聂皓突破后的喜悦。

“嘶~!”

聂皓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清爽的空气浸入腹中却没有减轻丹田三寸下那钻心的疼痛,这是喷出精血带来的后遗症。

即便是聂皓此刻的力量再次回到巅峰,但喷出精血的意义何其重大,聂皓刚才一跃,更是触动了丹田三寸下的伤势,火辣般钻心的痛楚令聂皓宛如瘦虾似地躬着身子,雨滴大小的汗水从额头滚滚落下,滴答的溅在地面。

好在这股疼痛感来得快,去得也快,痛楚仅在一刹那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还有些后怕的聂皓红晕的脸色下掩饰不住骇人的煞白,那种钻心的剧痛根本无法想象。

深呼一口气,察觉到疼痛感真的消散,聂皓这才庆幸不已,兴奋、燃烧的血液开始变得沸腾!

凝魂境,他已经达到了凝魂的境界!

兴奋之余,聂皓眼角扫向三丈外那头装死的妖狼。

狼眸紧闭,四肢匍匐,完全没有气息,仿佛就像是因伤势过重导致死亡一般。

聂皓的嘴角不由得抽搐,冷视着那头妖狼。大概是察觉到前者那暗夹杀意的眸子,妖狼忍不住的战栗,消失的气息渐渐变得紊乱。

“什么时候狼也会这么装傻了。”聂皓的心理暗骂一声。要不是他对周围气息的敏感程度异于常人,恐怕就要被它骗了过去。

狼,真的很狡猾,古人诚不欺我啊。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前一阵聂皓被妖狼追的四处乱窜,最后迫不得已迎战,当真是狼为刀俎,我为鱼肉。谁料到此刻完全反了过来,这头妖狼倒成了聂皓板下的鱼肉。

殊不知,妖狼的心里也极不舒坦,前一刻被自己完虐的人类,竟然小宇宙爆发了,临战晋级。特别这家伙突破造成的天地异象实在太过震撼,爆发的天地之势竟将听闻本狼皇召唤而来的小弟全部震晕。

这不是玩狼么!

四周的草丛里,近百头风狼匍匐在地,口吐白沫,狼嘴微张,哈喇子流了一地……在聂浩突破的时候,这些家伙距离的太近,完全抵抗不住天地威压,如今,都变成了这副德行。

至于那头妖狼,因为它血脉高贵,天赋异禀,这才硬扛了过去,眼下默默地紧闭自己的双眸,完全视作断气的模样。

“啪!”

聂皓踏出一步,轻微的声响在妖狼看来无疑是一道炸雷在耳畔响起,脚步落地,身躯便微微一颤。

聂皓的嘴角挂着微笑,倘若不是这头妖狼,自己也不会在这种情况下突破屏障,说起来,还要感谢这头傻狼。

脚步越加频繁,妖狼再也无法装死来掩饰自己,双眸猛地睁开,头颅骄傲的扬起,流露出严重的不甘,聂皓从它的眼神深处捕捉到一丝的恐惧,毕竟谁也不想被杀死,面临死亡的恐惧才能最触动本能的心灵,妖狼也不例外。

“铮!”

聂皓随手抽出插进地面的青锋剑,光滑的剑面已经布满了道道的划痕,两侧的剑刃就像被老鼠啃了一样残缺不堪,可就是这样的一把剑,在妖狼看来却如同一把绝世利剑,随时收割自己的性命。

“嘭!”

尝试站立的妖狼再次无力的瘫倒在地面上,面对缓缓而来的聂皓,它已经绝望,拉耸着眼皮,放弃了抵抗。

聂皓终于接近了它,现在的他随手一剑便可以将这头毫无反抗之力的妖狼杀死。

然而,脚步未停,侧过它的身躯,聂皓离去,放弃了给予这家伙的必杀一击。

必死的妖狼见聂皓就这样放过自己离去,拉耸着头颅,转向聂浩离开的方向,望着那道在阳光斜射下拉耸着的身影,眼眸中流露出复杂的神色,久久不能收回,仿佛要将这道影子映入脑海。

“小子,你就这么轻易放过它了?要这知道,达到妖兽境界,它们体内的妖丹可是珍贵无比的,这么放弃,岂不可惜。”见聂浩居然放过妖狼的性命,古辰风满是疑惑,不由开口问道。

“算了,此行的目的就是以突破为主,如今达到这一步,取不取妖丹已无大碍。”聂浩回应,眼神玩味:“您老不觉得这家伙有点与众不同吗?”

“与众不同?”

“想来您应该也察觉到那些暂时晕厥的风狼,面对如此天地之势,连它们都晕过去,更何况那头妖狼离我更近,万万没想到的是,它居然完全没有收到影响一般,岂不怪哉?”

“你是说……”古辰风已大致明白些什么。

“这家伙,显然不简单。血脉高贵,号令群狼,一旦我杀了它,难免会引出什么乱子。为了区区一枚妖丹,不值得。”

“嗯,说的不错。”

“更何况万一这家伙临死前惊醒了那些风狼,想来此时我已经被它们撕成碎片了。”聂皓耸了耸肩,玩笑道。

“对了,你何时察觉到这些风狼的?”古辰风脸色狐疑,风狼的隐蔽性在妖兽中是出了名的,以聂皓的境界根本无法感应到它们的存在。

“……”

其实在凝聚命魂的时候,聂皓的神识莫名被放大千万倍,别说周围的风狼,就是大批的修炼者向这里赶来的情形同样知晓。然而突破完成后,放大的神识却猛地被缩回到凝魂境该有的地步,令聂皓十分的不解。

得到解释后,古辰风发现,自从跟着聂皓,出现在后者身上的种种事迹都出乎他的认知,甚至是大陆认知的范畴。这次凝魂的过程更是匪夷所思,这让一直对武道追寻探索的古辰风来说,这是多大的诱惑。

甚至他已经开始庆幸能跟在聂浩的身边,见证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