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三十九章 困兽之斗

青锋剑带着一道青光,铮的一声划破空气,眼瞅着就要捅进妖狼的腰间。

妖狼被突如其来的一刺打的有些慌乱,一直不被它放在眼里的玩物此刻竟然要反击了,应对起来居然有种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妖狼的两条前肢猛地后蹬,带动着身子一跃后仰,错过泛着青光的青锋剑。青锋剑并没有捅入狼腰,凛冽的剑气蹭着狼身划过它的皮毛,光滑有质感的皮毛印出点点血滴,几根狼毛吹散在风中。

“吼!”

一改戏虐味道的嗷叫,愤怒的怒吼声响彻天际,它被激怒了!

身为皇者的它居然被人类击伤,不可饶恕!

这一刻彻底的发狂!

原本半丈高的兽躯突破拔地而起,四支腿撑着大地,皮毛下那宛如手指大小的青筋暴现涌出皮表,身上的皮毛根根直立,尤其是脖颈处的毛发,变得有些金黄,一对墨绿的狼眸变得阴狠残暴,有向赤红转化的趋势。

聂皓一击不中,立刻收势准备下一击。

一人一狼,正式的交锋相对!

被愤怒充斥的妖狼无法保持平静,在准备完毕的那一刻,化作一道青色流光,狼爪锋利,带着划破空气的破空声,轰在聂皓原地的方向,后者却早已不知踪影。

蓦地,妖狼头顶的阳光被什么东西遮住,继而化作一阵残风,带着风卷残云之势,持着青锋剑劈来。强化肉体后的妖狼不闪不避,面对那一剑,嘲讽般的将右爪迎了上去,无形的血腥味弥漫在空中。

“咔呲!”

似是金属摩擦产生的声音从青锋剑上传来,钬光闪烁,至于聂皓,被那蕴含猛烈力道的一爪轰退,借着周围的树干化去那剧烈的冲击力。

一击而出,妖狼占据优势后,再次向着聂皓冲去,张开充斥腥红血色的大口,锋利的狼牙就要将后者的脖子洞穿。

脚下交错,聂浩身子后仰,错过狼口。就在他松一口气的时候,却诡异的察觉到妖狼眼眸中的那一丝的狡黠,暗叫一声:“不好。”

紧接着,狼尾如铁鞭扫中聂皓的后背,那一刻,聂皓仿佛感觉自己的腰就要被撕裂一样,一股巨力直接将他从半空中跌落在地面上,印出一个人形印记,背后火辣辣的疼痛如刮骨似得痛彻心扉,久久不能褪去。

艰难的将那股疼痛感压下,妖狼一击得手,瞅准时机再次袭来,聂皓凭着唯一的依靠——青锋剑苦苦支撑。

手中的青锋剑横劈竖砍,用最简单的招式发挥出最有效的攻击。

奈何妖狼的速度实在快得离谱,简陋的招式对妖狼造不成伤害。反而聂皓自己却逐渐陷入到绝境,频频的被对方在身上划过一道道伤口。

妖狼像猫捉老鼠一样的戏弄着聂皓,既让他还有一战之力,又在他的身上划出一道道的伤口,聂皓完全陷入了困兽之斗的情形中……

“嘶!”

衣袍下包裹的身体已经变得鲜血淋漓,血液顺着胳膊缓缓地流到握剑的右手,顺着青锋剑身‘滴答’的滴落在干涸的地面。

妖狼时不时的如猫逗耗子般的玩虐着聂皓,特别是血液散发的味道,更是刺激着它潜在的兽性,变得越加兴奋,出爪的频率越加频繁。它并不着急杀死聂皓,后者在他眼里不过是粘板上的鱼肉,到嘴的鸭子,根本折腾不出任何风浪。

披头散发的聂皓双眸持着坚定的目光,强迫着自己丹田处得经脉,不停的向身体内输送内劲,将身体保持在随时出手的时机状态。

时光伴随着妖狼的进攻悄然流逝。

在那太阳沉下去的水天交界的地方,却还残留着一抹淡淡的红晕。

俯瞰青云山的黄昏,宛如天河里坠落了一弯金色的月亮,太阳把它最后的光辉照射在林子里一棵棵树枝上,一颗明亮的大星,在蔚蓝的苍穹上闪烁着光芒。

聂皓透过松林的缝隙,望见那夕阳坠落下去,收敛了它的光彩,然后抛下云朵,独自溜到了地平线上。握住青锋剑的右手不由得紧了紧,不能再拖下去了,夜晚的降临会对自己更加不利。

夜晚,那是妖兽的天堂。

抛开防守的姿态,青锋剑遥指妖狼,青锋剑宛如通灵一样的察觉到主人的心思,不由得微颤作响,似哀怨,似彷徨,更多的却是那一往直前的坚定!

“吼!”

也许是感受到蝼蚁的挑衅,妖狼张开口怒吼一声,旋即,一道青色风刃如利刀从妖狼嘴中喷出,带着凛冽的风速朝着聂皓的双腿袭去,企图让他再无反手的余地。同时,躯体化作流光,紧随风刃向着聂皓冲去。

聂皓横剑于身前,眼神如鹰隼般尖锐,紧紧地盯在绽放着华丽光彩的剑尖,体内的内劲轰然涌出,转嫁在青锋剑上,逐渐在剑尖处汇聚,凝成一道刺目的光芒,剑尖的光芒随着内劲的暴涌后,更加华丽夺目。

握住剑柄,内心平静坦然,将青锋剑遥遥的一挥,剑尖上附着内劲的剑芒横扫而出,对轰在风刃上。

奈何聂皓还未踏入凝魂境,没有将内劲转化成魂力。剑芒轰在风刃上后,仅仅僵持了几秒后,就被妖狼随意吐出的风刃一举轰散,可就这短暂的几秒却给聂皓带来了反击的时机。

聂皓果断弃剑直插对面,空出的双手开始结印,双眸缓缓闭合,仿佛一切都化为乌有,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宁静祥和。

不屈、果断、坚定……

勇往直前的意志不断地在他的内心响起。

随着结印速度的加快,双手印中的陡然的绽放出金灿灿的光亮,在这幽明的黄昏中显得格外刺眼夺目。金色光芒来势不减,如同流水般般顺着聂皓滴血的双臂涌向他身体表面,渐渐地笼罩在他的身外,如同战神一般的耸立在妖狼的对面。

伴随着结印,聂皓丹田处的内劲洪流般源源不断的流向双臂,丹田处储存的内劲瞬间被抽光,变得一干二净。体内的骨骼“咯吱”作响,青筋更是变得粗壮涌现在双臂表面,丹田处变异的内劲夹杂着炽热的火力,将聂皓的皮肤映照的有些泛红。

“破山空!”

紧闭的双眸蓦然睁开,那一刻,宛如一道战神的利芒扫向妖狼,一声呐喊响彻在青云山,声音咆哮愤怒,流露着远古洪荒霸道的气息。

霎那间,惊得鸟作兽散,匍匐战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