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四十章 两败俱伤

聂皓的右腿后撤一步,身子向前弓出,化作一把绝世神弓。左手搭在右肩,右手上的光芒顿时大声,凝聚成一颗头颅般大小的拳头,里面蕴含的破坏力和拳意更是达到了他此刻的顶点,蕴含的威力甚至令凝魂境武者也心悸不已。

一声呐喝,右手猛地向风刃挥出,“轰”破空的声音陡然响起,拳势如同一颗发射完毕的炮弹,向风刃轰去。

拳劲猛烈,带着一股无法匹敌之势,爆射的同时,将地面摩擦出一道宽一丈之多的沟壑,有的地方更是如同被烈火烧烤一般,地面干涸黝黑,尘土飞扬,掀起阵阵的狂风。

破山空凝结而成的拳劲轰击在迎面而袭的风刃上,无轰鸣、无炸响,那道将剑芒瞬间击破的风刃,在破山空的威力下,顿时土崩瓦解,化作点点星光能量,溶于天地。

拳势夹杂着荒古的拳意,趋势不减,妖狼眼见来势威猛的拳势,双腿欲弹跳离开,奈何拳势夹杂的荒古的拳意却死死的压制着它,令它产生不了任何的反抗之力。尤其是自己向前冲去的惯性,让它惊恐的迎向拳势。

在妖狼诧异、不解、惊恐下,破山空重重的轰在妖狼的头颅上,强烈的冲击力和破坏力,将高达半丈的它一举轰飞。

“嘭。”

在撞倒数根壮树后,妖狼无力的跌落在地,头顶的几处毛发更是被烧得精光,散发着点点的焦味。猩红的狼血缓缓地从头顶流落,配合着狰狞的狼容,令人感觉它越加凶残嗜血。

阴森的狼眸恶狠狠的盯着聂皓,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高傲的身躯会被一只蝼蚁伤到,肆意戏谑对方的它,一时大意,被玩虐的对象所击垮,这是它不能忍受的。

妖兽,有属于它自己的高傲!

妖狼的四肢在原地挣扎几下,几欲站起,大成的破山空连山原都可以轰开,尽管聂皓的实力达不到远古大能的境界,可所施展的破山空依旧不能小觑。

妖狼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骨骼多处被拳势震断,几次尝试后,都无果的再次瘫倒在地。不断悲愤地喷着粗气,猩红的狼舌吞吐,同时警惕的打量着施展完破山空的聂皓,心里也好奇,为何那个人类将自己打得没有还手之力后,没有继而将自己击杀。

妖狼哪知,不仅它自己是强弩之末,就是聂皓在施展完破山空,体内的内劲十不存九的情况下,再加上之前被妖狼不断的戏耍折磨,也到了筋疲力竭的地步,见妖狼没有再战之力,体内的匮乏感顿时涌向心间,支撑的双腿仿佛失去了知觉一般,定格在原地,挪一步都是难如登天,随着心神压力的释放,一屁股跌坐在原地。

对战的双方可谓是半斤八两、两败俱伤!

一人一狼双方警惕的端详着双方,没有再战之力的他们现在比拼的是双方的恢复力,无论哪一方先恢复体力,都能迫不及待的将另一方彻底撕裂。

然而,妖兽的体能远胜于人类,要说比拼恢复力,同阶的人类和妖兽根本无法相比,只有不断的吞食高等级的灵药灵丹才有一丝可能,要是一个实力达到凝魂境的高手和妖狼比拼恢复力,在不服用药物的情况下,必输无疑,更何况聂浩是一个还没有踏入凝魂境的“小菜鸟”。

大千世界,无法预料的事太多,假如是一个普通的淬体九重境武者,那不如等死来的轻快,可偏偏出了聂皓这个不能以常理所断定的人。

三幽碧灵果为他另筑的肉驱,幼年时代拼命打下的基础,更身负上古遗迹流传下来的功法,注定了他的与众不同。

天地间的灵气随着聂皓双手结印的速度加快,运行夺魂心典,源源不绝的汇聚到他的天灵盖,然后灌体而入,注入丹田处。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地间的灵气仿佛被一只巨手夺了过来,汇聚在聂皓周围的灵气愈加浑厚。

妖狼也默默的闭合墨绿如玉的眼眸,猩舌舔舐着发红滴血的伤口,等待天地灵气恢复自己的实力。以狼族睚眦必报的性格,它决定,只要一有再战之力,就会毫不犹豫的扑向那个将自己击伤的人类,将他的头颅一口咬下,将他的身体撕成碎片!

寂静的森林,充斥着无声的压抑,仅能听到细弱的微风缓缓流动,还有那一人一狼脉搏跳跳动的声音。

天地间的灵气不断的被它们吞噬修复身体,恰巧此时,聂皓盘膝而坐运行功法之时,一道细小微弱的咔嚓声清晰可闻的从丹田处传来,那不是丹田破碎的低谷,反而是突破屏障的福音!听到这个声音,聂皓那自始而终古波不惊的心境被打破,身体忍不住的微微颤动。

一番苦战下,他终于触碰到凝魂境的本源!

激动,充斥着他的心头!

凝魂境不在是高不可攀的山峦!

他,做到了!

聂皓激动的心情逐渐被理性平复,现在还不是激动的时候,旁边还有一头妖狼虎视眈眈!随着丹田处一丝裂纹的诞生,聂皓察觉到,丹田的裂纹朝着四面八方所裂开,控制着体内的内劲宛如洪流般朝着裂缝冲击,只要将丹田的屏障彻底击破,那么才可以真正的成为一名凝魂武者!

就在聂皓夹杂着兴奋心情冲击凝魂竟的时候,距离三丈外的妖狼却颤颤巍巍的撑着四肢,缓缓的从地面上站立而起,破山空给它造成的伤害太大,仅仅站立就已经耗费了它刚才吸收的能量。

然而,它不得不做,凭借着天赋本能的直觉,眼前那个同样无再战之力的人类不知不觉中给它的威胁越加明显,犹如被阴森的毒蛇盯住一般,让它惶惶不安。

见妖狼站立而起后,聂皓兴奋的心跌在谷底,现在的他,忙着冲级凝魂境,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

双眸盯着妖狼的方向,一旦它有进攻的迹象,聂皓只能拼着放弃突破而抵抗,毕竟,相比晋级,小命才更加重要一些。

眼见妖狼艰难的站立,却始终无法迈出第一步,聂皓跌落的心情再次如阳春三月般温暖,感情这家伙在故弄玄虚,还好自己没有一时紧张过度而放弃突破的机会。心里是这么想的,聂皓冲击屏障的的力度却越来越强,控制着内劲不要命的冲击着。

时间,才是他现在最需要的!

就在聂皓深呼一口气,暗叹侥幸的时候,再生变故!

妖狼虽没有踏出一步,却阴狠的望了聂皓一眼,仅仅一瞥,却让聂皓仿佛跌入寒池,浑身一阵颤栗,心神恍惚不安。

只见妖狼四肢撑地,仰天长望。

“嗷~!”

一声狼族独特的吼叫从三丈外传来,在他的耳畔响彻。

“不好!”

聂皓的内心咯噔一颤,睁目望着远处的妖狼,一股不安的惶恐气息弥漫在他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