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二十八章 练武堂风波

聂皓对她的印象并不太坏,以为他被唾弃、侮辱的时候,聂婉儿总会或多或少的帮他解围。

在整个聂家,聂婉儿有着“小魔女”的称号,她整人的手段层出不穷,这也导致,整个聂家的年轻子弟对她又爱又怕。

随着聂婉儿的动作,聂家子弟的目光也都朝着聂皓的方向汇聚,不过见来者是后者后,不由的暗皱眉头。

虽然有传闻聂皓的实力大增,可他们却没有亲眼见识,尤其是那些知道的人被家主下了封口令后,更觉得这是谣言,或者以讹传讹……

“小皓,你也是来练武堂修炼的吗?”聂婉儿眼神中流露着淡淡的欣喜,右手自然的轻轻扶了下刘海,刹那间的风情,直让众人暗咽口水。

“我只是随便走走。”聂皓目无表情的说道,对这位表姐,聂皓没有恶感。

“这样啊,听闻你实力大涨,还想和你较量一下呢。”聂婉儿闻言后,情绪有些低落,嘟囔着玉唇轻声嘀咕着。不过,话语间却是真诚。

“抱歉。”聂皓说完后,抬腿就要朝门外走去。

“哎……”聂婉儿抬起手臂就要喊道,可聂皓已经越来越远。

“婉儿,他这等废物你何必对他这样好,更何况人家又不领情。”一个手持长刀的青年缓缓地走到聂婉儿的身侧,神情倨傲,望向聂浩的目光充斥着不屑,不过撇向聂婉儿的目光却暗含爱慕之意。

“聂庆松,他不是废物。”聂婉儿对身侧的人很不感冒,尽管心里厌恶,可都是聂家的人,也不好翻脸,却依旧忍不住的为聂皓辩解。

“婉儿,你没必要为他说好话,废物始终是废物,就算长得俊俏了点,废物这一点始终是改不掉的。”聂庆松不屑的说道。

即便是聂皓走出百米外,可经过三幽碧炎果强化的肉体,连带着的各种感官也不由的增强,聂庆松的话一字不漏的进到聂皓的耳中。

“你说谁是废物。”肃杀的气息从聂皓身上蔓延,逐渐在他的周围环绕,气势愈加强悍。

突兀的变故令众人惊错不已,尤其是那股即将灭杀的气势,更是令他们起不了一丝反抗的念想。

聂庆松一时被这股气势所震慑,肃杀的气息直接逼向他,让他有种从天堂跌落至九幽地狱的感觉。

“他果然变得不一样了。”聂婉儿双眸绽放出异样的色彩。

也许是听到了聂婉儿的低声话语,聂庆松略带苍白的脸色变的铁青,用嫉恨的目光盯着聂浩,强自压下心头的恐惧,色厉内荏道:“哼,说的就是你,你娘出身低贱,你也是个废物,你们母子有什么资格呆在聂家。”

一旁的聂婉儿不由的脸色大变,神色不忿的对还要说的聂庆松说道:“你太过分了,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说罢,低声朝他说道:“我要是你,就会立刻闭嘴!”

“你怕他作甚,我就不信他这个废物能把我怎样!”或许是感觉自己在聂晴儿面前失了面子,聂庆松对聂浩恨的牙痒痒,见聂婉儿阻拦,底气变得更足,说出的话也变得肆无忌惮。

“不好。”聂婉儿暗叫一声,同为姐弟的她当然知道楚妍在聂皓心中的地位,侮辱她比侮辱聂皓本人后果更严重!

特别在聂浩的身上闻到了一股死亡的味道后,便猜测到聂庆松的下场会如何。

“是吗?我倒要看看我能不能把你怎样。”宛如九幽地狱的夜叉,聂皓的嘴角划出一道充斥血腥味的弧度,众人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七月天此刻竟然变得比寒冬更加令人心寒。

“小皓,你冷……”静字还未从聂婉儿口中说出,聂皓全身的肌肉绷紧,右脚一踏,尘土飞溅,一道残影闪过,奔向聂庆松的方向。

怒,聂皓的丹田被熊熊的火浪所淹没,没人能够侮辱他的娘亲,任何人,都不许!

百米的距离在这一刻无比短暂,在众人惊叫恐惧下,聂皓右手扣向聂庆松羊脂般细腻的脖颈。

仅有淬体八重修为的聂庆松察觉到自己无法捕捉聂浩的身影,闪躲不及的情况下,双臂格挡,内劲迸发,企图阻挡聂皓这一击,心里却开始后悔干嘛要招惹这个煞星。

然而,残酷的现实击穿了聂庆松的幻想。

聂皓由爪变掌,夹杂着内劲的重掌在聂庆松惊恐的目光下劈开他的双臂,后者的双臂如同被铁板击中一般的疼痛,双臂直接度过酸麻的感觉,无法忍耐的疼痛就要让他厥晕过去。

聂皓的双眸透露出择人而噬的杀意,冷汗从聂庆松的鬓额缓缓低落。

聂皓的右掌再次扣向聂庆松的脖颈,双臂失去直觉的聂庆松只能眼睁睁的看到自己被聂皓单臂吊了起来。

“唔唔……”脖颈被卡住的聂庆松双脚无力的乱蹬着,可聂皓的右爪如同铁箍锁住他的脖颈,越来越紧……

气息知觉逐渐变得微弱,仿佛下一刻就要断气一般。

聂庆松怎么也没有料到聂皓竟然这么狠,如同野兽孤狼,一言不合就要置人于死地。而他的修为居然真的如传言一般,面对面的情况下,自己居然走不过一个照面,早知如此,自己何必傻乎乎的去找不自在,这些丢脸丢大发了。

“皓儿,快放开他,他快断气了,都是聂家子弟,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快放开他,难道你真的要杀死他么?”一侧的聂婉儿也没有预料到聂皓实力这么强,如果换成自己,恐怕也没有阻止聂皓的本事。而聂皓和聂庆松的争斗仅发生在一瞬间,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聂庆松就被聂皓一招击败,现在更是面临死亡的危险。

反应过来的聂婉儿即便是讨厌聂庆松,也只能劝说聂皓松手,倘若真的杀了聂庆松,哪怕是聂皓的天赋再好也要被聂家制裁!

聂庆松和胡执事是不一样的,聂庆松毕竟是聂家直系子弟,如今还年轻,今后突破凝魂境的几率还是很大的;而胡执事却是聂家从外界吸纳,为聂家服务的人员,而且停留在淬体七重已经二十多年,两人的地位岂可同日而语!

被杀戮充斥脑海的聂浩听到聂婉儿的话后,眼神中划过一丝挣扎,扣住聂庆松的手臂逐渐的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