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二十九章 针锋相对

(PS:各位看书的大大们,请你们在看书之余点一下‘加入书架’,帮忙收藏一下,也好给执笔添些动力!)

心神逐渐恢复平静的聂皓缓缓地松开了掐住聂庆松脖颈的右掌,而身后的聂家子弟却大气都不敢粗喘一声,倘若昨日会对聂皓实力暴增的传言而嗤之以鼻,此时此刻,他们已经将聂皓列为不可招惹的对象。

没看到就连淬体八重境的聂庆松都毫无招架之力,都差点死在聂皓手里吗,谁还敢招惹这个煞星啊!

“咳咳……”

被松开脖颈的聂庆松脸色涨红的咳嗽着,贪婪的呼吸着,平复着心头的惊恐,就连看向聂皓的胆量都没有,脖颈上明显的保留着被掐住的淤痕。

“这只是警告,再有下次,就不会这么轻松了!”聂皓双眸一瞪,沉声道。

这一刻,再也没有人敢小觑这个年纪不大,却杀气纵横的少年。

龙有逆鳞,触者即死!

心头被埋下阴影的聂庆松被这一瞪,顿时变得不知所措,竟然一屁股跌倒在地,惊恐的望向聂浩。

“不……不会……不会再有下次。”磕磕巴巴的声音从聂庆松的口中传出,脸上强行露出讨好谄媚的笑容,不过那张笑脸,在众人看来是那么苦涩。

“哼,好自为之。”

一道冷哼过后,聂浩便欲举步离去。

短暂的观察,他发现聂家子弟挥舞的招式犹如行云流水,大多都是花架子,一旦真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难以变通。

特别是这些少爷小姐都没有经历过鲜血的洗礼,他们的招式根本没有任何的杀气,这让聂浩有些兴致缺缺。

“哼,好威风,好煞气啊。”

就在聂皓即将离开练武堂的时候,一声带有威严却暗含讽刺的声音从练武堂的内部传来,紧接着,一道魁梧却又显煞气的身影从内部缓缓地走出,每踏一步,蕴含的规律随着众人的心跳有条不紊的悸动,仿佛众人的心跳在一瞬间被其掌控。

“外公。”

瘫软在地的聂庆松见到这道身影后,脸上一喜,如同找到主心骨一样,立刻从地上爬起,向着那道身影跑去。

“三长老。”

一众修炼的聂家子弟见到来者后纷纷叩首,神色恭敬。望向聂皓的眼神中有些幸灾乐祸,前一刻他们被他的实力、狠辣所震慑,现在有了三长老当靠山,他们又有何惧,更何况,三长老对聂庆松宠爱有加,这下聂浩不死也要拔层皮!

“当心,这是家族三长老,辈分较深,实力已经达到凝魂境多年,除了爷爷和大长老能镇住他,其他的人他可不放在眼里,一会儿他可能为聂庆松出气,能忍则忍……”见三长老从堂内走出,就知晓事情不好的聂婉儿急忙走到聂皓的身侧,低声喃喃道。

“忍?”

聂皓眉毛一挑,他可不想再忍,忍了六年的他,傲气早已被磨灭,可留下的全却是铮铮傲骨!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纵然你实力强横,我亦不惧!

三长老宠溺的摸了摸聂庆松的脑袋,一脸的和蔼可亲,平易近人的气息就像一个慈祥的老人。当眼神不经意的瞟向聂庆松的时候,脖颈上那狰狞的瘀痕令他那慈祥的笑容呆呆的挂在脸上。

片刻后,铁青的脸取代了那和蔼的笑容,脸上狰狞的瞪着聂皓。

单单从聂庆松脖颈上的痕迹,就知晓当时情形的严重。

这小子,下手竟然如此狠辣!

三长老的身躯猛然的爆发出一股浑厚的气息,滔天怒火宛稳如泰山的朝着聂皓压迫而至。

不动则以,一动惊天!

常年寂静的火山瞬间喷发,聂家的灵气急速的朝着三长老那魁梧的身躯汇集,形成层层的巨浪,周围修炼的聂家子弟纷纷退去,这不是他们自己想走,而是以三长老为中心形成的巨浪将他们硬生生推开!

无形的涟漪逐渐扩散,仿佛下一刻就要以惊天巨浪面临人世!

聂家三长老黄不通,乃是聂家唯一的外姓长老,独女黄珊珊二十年前嫁于聂天雄的二子——聂无惧,然而三年后聂无惧战死沙场,思君成疾的黄珊珊亦不久离世,留下年仅三岁的聂庆松,故此,痛失女儿女婿的黄不通将全部的爱意转化到聂庆松的身上,这也就造成了后者目无众人,傲视一切的心态。

如今,宠爱有加的外孙差点被掐死,这让他如何不怒!

“三长老,你贵为聂家长老,怎能对一个小辈出手,你就不怕贻笑大方,留人口舌吗?”一侧的聂婉儿硬生生的扛着那道气浪,上前一步,恭声说道,语气间不卑不亢,宛如在说一件事实。

尽管聂婉儿在聂家有小魔女之称,然而她本性善良,焉能眼睁睁的看聂浩陷入困境,抱着零星的希望,希望三长老能顾及颜面,不会为难小辈。

听到聂婉儿的话,三长老神情神情一顿,明显也在考虑颜面问题。见三长老沉思,聂婉儿神色一松,暗自叹了一口气,他能考虑其中的利害关系,那就算成功了。

三长老却陷入左右为难的地步,出手吧,有损自己的颜面,落下以大欺小的口舌,这毕竟是小辈间的争斗,你插什么手啊;可不出手,怎么替聂庆松出气,尤其是聂庆松脖颈的痕迹,犹如刀绞,恨不得立刻出手宰了这个兔崽子!

沉吟片刻后,三长老猛地抬起头,狂暴的气息骤然压迫聂皓,聂婉儿大惊失色,难道三长老真的不顾及一切要出手吗?

“小子,跪下给老夫磕三个响头,这次是就此揭过,如若不然,老夫就擒下你,再好好收拾你。”三长老闷声道,在他看来,如此做法已经足够仁慈宽厚。

黄不通甚至暗自腹诽:看来老夫最近心境有所提高啊,要是以前,早把他揍得连他妈都不认识!

聂婉儿紧张的神色不由松了一口气,没有直接动手是最好不过,更何况三长老贵为家族长老,给他磕头也不算丢人。脸色欣喜,不由扯了扯聂皓的衣袖,劝其答应。

就在众人看好戏等着聂皓磕头的时候,后者抬头挺胸,眼神轻蔑的望着那高高在上的三长老,嘴角一侧上扬,语气傲然:“你配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