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四章 生死之局

清晨,柔和的暖风吹拂着院落的柳条,刺眼的阳光透过云雾铺撒在大地上,如金子般的璀璨耀眼。

一日之计在于晨,聂皓早早的收拾好行李和食物,再次向聂家的后山前去修炼他那日复一日的修行。聂母楚妍也开始了她新的一天的工作。

路过聂家大门,恰巧迎面而来一群风度翩翩,眉宇之间散发着傲气的少年少女,相互之间有说有笑,乐在其中,仿佛发生了什么愉快的事情。领头的是一位约莫二十不到的男子,其余的聂家子弟则无一人与之并行,反而有意识的距其后背半寸,以示恭敬。

领头男子剑眉星目,气宇轩昂,锦衣绣袍,身上不菲的装饰恰到好处,既突出了男子应有的大气,也增添了几分优雅,特别是隐约间散发出惊人气势,让人不敢小觑。

他,便是聂家新一代的领头人,聂落天。

十一岁淬体,十五岁淬体九重境界,如今十九岁的他已经是凝魂境高手!

聂家的少主人!

家族新一代最强者!

清宛四杰之一!

诸多光环如女神亲睐般的笼罩于一人之身,在聂家的地位堪比长老,真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瞧,又是这废物,真不清楚他每天出去修炼个什么劲啊。再怎么修炼,还是淬体五重境,连给我提鞋都不配!”

一行人早出狩猎,回归后眼见聂皓一副穷酸模样,背着个包袱朝大门走去,完全无视这帮天之骄子的存在,如同眼前的是一片浮云。

这让自认尊贵的他们如何受得了,自从聂皓被查出身负周天之体,父亲聂三爷五年前音信全无,娘亲还是一个丫鬟出身的楚氏,如今的聂浩还有什么资格和他们平起平坐,此刻竟然被聂皓无视,原本的好心情仿佛被添了堵,莫名的滋味涌上心头,说不出的烦躁。

好比蝼蚁无视巨龙,野鸡无视凤凰一般,简直就是难以饶恕的罪过。

“就是,这种人不知道还活着干什么?要是我啊,就一头撞死在着门柱上,省得丢我聂家的脸面。”聂落天身后的一青年,眼神嘲讽的瞪着聂皓,正走到大门的门槛处,手摸着门柱,阴阳怪气的说笑道。“就是不知道,这根木柱结不结实?!”

“别介啊,要死死在别处,可别死在聂家,万一坏了聂家的风水,岂不又要出一个废物?!”紧接着,身后一青年接过话,依旧是那般的冷嘲热讽。

“哈哈——”

旁边的少男少女纷纷起哄大笑,心里的堵在这片嘲讽中,烟消云散。

聂落天微蹙眉头,刚欲开口,不过目光瞥见无动于衷的聂皓,内心叹息一声,反而咽下制止的话语,他明白,倘若他开口制止,仅会解决聂浩眼下的羞辱,可事后,这些家族的少爷小姐难免会心存怨恨,伺机报复。

然而一切的讽刺嘲笑,在聂皓看来是那样的无知鄙夷,两世为人的他对某些情感早已看淡。

他们渴望看到聂皓痛苦悲伤的表情,渴望看到他那愤怒不甘的咆哮,奈何期待的场景并未出现,等待他们的,是聂皓的沉默!

有时,沉默是最大的反击。

对于讽刺,聂皓连头也没有抬起,眼前这些人仿佛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恰切的说,是眼前根本就不存在人。

无视!无视到了顶点!

蝼蚁的喧哗侮辱,神诋会在意么?

纵然你千言万语,我亦是冷眼相待!

直到聂皓的背影在这群人的视线中消失,他们才缓缓闭口,察觉到聂落天略显不满的深情,脸上不自觉的露出讪讪的表情,他们突然清晰的认识到自己刚才是那般的无趣。

“你们真的很无聊啊,每次见面非要羞辱人家,再怎么说他也是我聂家的子弟。”

说话的是一位淡浅色衣衫的女子,女子娥眉如画,肌肤胜雪,一身的素裙更是秀出那修长的身形,身材有些青涩,双峰的蓓蕾含苞待放,给人以惊艳的感觉。一双充斥着灵气的凤眸,不忿的的打量着身前的众人。

“婉儿,这等废物,怎么配当聂家的子弟!更何况要不是他的原因,聂三爷岂会五年时间音信全无。倘若三爷还在,又岂会让雷家,庄家如此嚣张。”人群里,一位刚才出言侮辱聂皓的青年,不忿的对女子说道,不过望着后者的眼眸却充斥着骇人的炙热。

“哼,六年前不见你有如今的胆量。”聂婉儿不屑一笑,如同一朵打开的芬芳百合,脸颊上荡漾着可爱的小酒窝,当真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迈着莲步,向闺房走去。

只留下脸色发红的青年,六年前聂浩是家族的宝贝疙瘩,九岁淬体一重境,当真是含在嘴里都怕化的程度,他又岂敢如此大放厥词呢。

“这个丫头的性子一点儿没变。”聂落天嘴角勾笑,暗暗摇头苦笑。

……

聂家后山的一片密林之中,一阵阵激烈的喘息声从里面传出。

“五百七十一、五百七十二……”

聂皓的双臂绷直,双手撑地,双脚并拢,让身体向下压,手臂弯曲九十度角,不断来回做着俯卧撑。赤裸的双臂青筋狰狞的裸露在外,双腿在微微的颤抖,全身早已被汗水浸透,眼神却如猎豹般坚定不屈,咬紧牙关,意图突破极限。

一定要突破到淬体六重境!

“呼~呼~!”

做完一千次的他双臂发麻,四肢乏力,头晕目眩,一头栽倒在地,险些吃了一口衔泥巴,胸膛猛烈起伏。

“休息一下,一会还有踢腿一千次。”靠着余力依靠着树桩,品味着山林湿润的气息,那样的祥和宁静。

“唰唰~”

密林深处的草丛深处,传来一阵阵相错摩擦的杂音。如同感受到死亡危机一般,聂皓猝然间双臂撑地弹跳而起。

宁静瞬间被打破,一股凛冽的阴风吹拂在这七月的炎夏,聂皓赤裸的上身一阵哆嗦,汗毛根根直立,直觉感到死亡的气息在一点点的向自己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