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武道

第五章 遭遇猛虎

(PS:新人发展不易,连个人气都没有,执笔盯着那一排数据欲哭无泪,还望大家慷慨解囊,点一下页面的加入书架,给几张推荐票,大家的鼓励与希望就是在下前进的动力与支持!同时感谢两位兄弟的打赏!兄弟,有心了!)

杀意!

对杀机的敏感度印在灵魂里的他,第一次在这个世界里感受到如此的杀意!

聂皓亦趋亦步,挪向一棵参天大树,后背紧紧的贴住,手里端着一根树枝尖被打磨尖锐长毛的标枪,顾不得擦拭着额头的冷汗,如临大敌似得望着纷乱的草丛,杂乱的声音愈加刺耳。

“唰——”

风吹草动间,一只三米长的斑斓巨虎从草堆中跃出,强而有力的四肢充满了力量与野性,炫目的虎纹笼盖全身,一对虎目嗜血的瞪着聂皓,让后者感到一阵心寒。

斑斓巨虎!

仅仅一眼,聂浩就辨认出此兽之名。

什么炎热夏日,什么骄阳似火,统统见鬼去吧!

虽然这头巨虎还没有晋级成一阶妖兽,可是除了踏入凝魂境的武者,淬体境修为的武者根本无法对付这头巨虎,更何况聂浩连淬体六重境都那么踏足。

如同是被锁进冰窖一般,聂浩感觉周围的温度骤然降到极致,阵阵寒风围而不散。

斑斓巨虎的右前爪不断的挠着地面,形成的道道划痕挑战着聂皓的心理底线,一米长的虎尾擦着地面左右摇摆,随时有暴起的可能。

“吼——”

一声虎啸响彻山林,群鸟犹如惊弓之鸟,纷纷飞到空中,让聂皓好生羡慕,要是自己会飞,还会怕得眼前这只畜生!

更让聂皓心寒的是,斑斓巨虎那一声虎啸,让他看到了巨虎口中的虎牙。

这是什么样的虎牙?!

巨大、锋利、狰狞!还有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美感!

这一刻,聂皓竟然有骂天的冲动,怒斥天道不公!

老子这是招谁惹谁了,我这是得罪了哪路神仙,要这么整我。

重生投胎,先天周天之体,六年卡在淬体五重境的瓶颈不得突破,如今更是遭遇这生死之局,老天,你这是要玩死我么!

种种遭遇让这个一世魂,两世人的汉子升起了哭诉的欲望,委曲,压抑,在这一刻爆发了!

好在去世军队里那‘不抛弃、不放弃’的信念刻入灵魂深处,情绪稍加不稳的他立刻调整过来。

干是干不过了,为今之计,唯有脚底抹油,溜之大吉,想办法逃走才是硬道理!

好死不如赖活着,更何况家里还有一位至亲之人等着自己呢!

活着,活着才有希望!

活着,才有机会将那些每日侮辱自己的人践踏在脚下!

求生的意志不断充斥着聂皓的脑海,打颤的双腿如同有了万般巨力,肌肉紧绷,握枪的手臂更紧了,全身的力量再次回归!

聂皓双腿委曲,右手的长矛直指虎腹,双眸在压力下充斥着血腥,仿佛发疯的野兽一般,一旦巨虎行凶,那等待的是疯狂的反击!

空气中充斥着火药味,一时间竟谁也不敢先出手。

急躁的巨虎明明知道眼前的人类根本不是自己的一合之力,可冥冥中一种直觉告诉自己,那个不是自己一合之力的人是那么的危险,仿佛即将应对的是一头穷途末路的狼。

“吼——”

又一声怒吼,虎啸山林,巨虎感到随着时间的推迟,面前的这个人类对自己的威胁就更添一份,不能再等了!

虎啸毕,巨虎暴起,四肢猛然的跃起,形成一道烟尘,如风似火的向聂皓扑去,虎爪在空中扫出一道残影,直取后者的额头而去,爪风刮起聂皓披散的头发,大有被一击毙命的可能。

眼见巨虎攻来,聂皓沉声静气,克制住内心的畏惧,一刹那,虎爪距他的额头仅有一寸时,聂皓左脚踏地撑力,右腿蹬地,一个旋转翻身,堪堪的躲过猛虎的一击。

只是与猛虎交错而过的聂皓并未看到它那戏谑的眼神,完全是计谋得逞的奸贼的嘴脸。

一股寒风在聂皓的耳边吹起,陡然感到后背发凉,一击不中的猛虎见虎爪落空,一米长的虎尾如刀般的刮来,残影连连。肉眼的视觉根本追不上这般惊人的速度。

“砰——”

聂浩躲闪不及,虎尾巨力的抽在他的后背,顿时皮开肉绽,血涌翻腾,后背一阵火辣辣的感觉,一道宽厚的血痕出现在聂皓的后背,外加冷风的吹拂,犹如伤口撒盐,疼得他呲牙咧嘴,惨不忍睹。

仅靠淬体五重境,根本无法正面对抗巨虎,唯有淬体境巅峰尚有周旋的实力!倘若突破到凝魂境,即便是凝魂一重境的武者,干掉它犹如探囊取物般轻松,这便是实力的差距!

淬体六重境,连跑路的机会都是渺茫的!

生死,就在这一刻!

聂皓的后背浮起一道乌青的血痕,巨虎的一尾,犹如钢鞭般抽的他惨痛不已。

一颗颗雨珠大小的冷汗,密密麻麻的浮现在聂皓的额头,有紧张、有疼痛,刚毅的脸颊面无血色,冷汗顺着下颚“滴答、滴答”的落在地面的尘土上。

“该死,再这么继续下去恐怕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聂浩不甘的咬着牙龈,他是那么的渴望力量。在绝对的实力下,任何阴谋都是无用的,对面硕大的巨虎根本不是小小的他所能撼动!

不给聂皓任何的思考时间,猛虎虎躯一震,散发着笑傲山林的狂野气息,腥红的虎舌竟然拟人般舔了舔嘴唇,仿佛预料到即将发生的嗜血场景。

一刹那,聂皓仿佛看见自己被猛虎撕咬的场面。

猛虎虎爪轻轻一踏,尘土飞扬,身躯疾窜而至,聂浩只能模糊的看见一个巨大的黑影,双手凭借着本能,将手中的长矛突刺向之,长矛尖端与虎腹越来越近,希望在即,聂皓把握好时机,运用了全身的力量,肌肉带动着劲力,青筋如同蚯蚓般大小的浮现在体表,力量之大,足以超出淬体五重境的效果。

“呲——”

钢刀摩擦的声音在这一瞬间响起。

原来,面对聂浩尽全力的一刺,斑斓巨虎凭借着野兽先天对危机的感应,本能的让腹部躲过这一击。腹部是它的弱处,倘若受伤,后果不堪设想。直觉告诉自己,这一击是躲避不了,猛然一侧身,右前爪侧于虎腹前,长矛恰巧而至!

聂皓的心态亦有大悲到大喜,再次转为大悲,击中对方没有让他欣喜起来,奋力的一击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象的效果,被刺入腹部的长矛被猛虎的右前爪挡住,虎皮犹如铜铁坚硬,钢尖蹭着虎肢的毛发,仅划出一道细不可见的血痕,晶莹的虎血一点点的渗出。

“吼——”

尽管没有刺到要害,可受到伤害的猛虎依旧悲愤的虎吼一声,远比刚才更加愤怒!

耻辱,赤裸裸的耻辱!

伟大的虎族竟然伤在这种卑微的人类手中,这简直是不可饶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