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四十三章,父子密谈(第二更)

“坦白说吧,你究竟是怎么跟那帮人联系上的,还有,把你头上那个鬼东西给我扔了,你知不知道那东西是会要了你的命的。”

打够了骂够了,荀黎嵩深吸口气,缓缓稳定下心境,寻了块石头坐了下来,冲着荀淄摆了摆手示意后者坐下来。

荀淄走到距离荀黎嵩不远的地方低头站着,诺诺言道:“爹,你说的是百鬼朝音指?”

“除了这鬼东西还能有什么,好赖不分的蠢货,这东西是那么好用的么!”荀黎嵩没好气的回道。

“可是尊者传授给我们百鬼朝音指的时候说过这武学乃是凡灵巅峰的武学,一旦施展出来足以爆发出来数倍的力量击败比自己等级高出五重以上的对手,这...”说到底荀淄还是有些舍不得这些宝贝,毕竟等级这么高的武学自己好从未拥有过,就这么弃之不用,还是有些不甘心。

“老子说的话你没听见吗!那鬼东西威力是不错,可问题是你有足够的力量去施展吗,这鬼东西消耗的不是灵气,是你的生机,你是在用你的命去换对方的命,对方受了伤可以养好,你的生机消耗了上哪补去!”见到荀淄依旧是这般的执迷不悟,荀黎嵩不禁怒火中烧,大声吼道。

“生机?”

“在这隐逸村里已经有人施展过百鬼朝音指了,你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吗?”

“不是被穆飒带走了吗,这个时候那老家伙应该已经从那废物口中套出不少东西了吧。”荀淄咬牙切齿的说道,心中暗骂要不是狄鹰那废物,自己怎么会这么快就暴露。

“什么都没审出来,因为老狄家的那小子已经死了,他穆飒就连严刑逼供的时间都没有,就是因为那小子施展了一次百鬼朝音指。”荀黎嵩冷然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个以往被自己视为骄傲的儿子,却在这种紧要关头做出这么蠢的事,自己怎么不生气。

荀黎嵩的话让荀淄冷汗直流,一阵惊悚过后,荀淄才发现自己的后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汗水湿透,狄鹰被那老家伙带走才多长时间啊,恐怕连半个时辰都不到,仅仅是因为施展了一次连五品武学都敌不过的百鬼朝音指,就这么神秘死去,若是换成自己恐怕也好不到哪去。

“哼,知道这东西的可怕了?你胆子还真大啊,死自语那帮人勾结,说都不跟我说一声,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爹吗!”

“爹,孩儿错了,你一定要救救我,我不想死啊。”荀淄一下子跪在荀黎嵩面前,涕泗横流,丝毫没有了平日里的威风。

隐逸村的村规荀淄可是了解的一清二楚,勾结外人危害村子,要是穆飒真把事情抖露出来,自己可真就成了隐逸村的罪人了,到时候必然是死罪,自家老爹都别想救下自己,甚至荀淄都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当时大脑一热听了那帮人的蛊惑,万一事情败露,他们拍拍屁股走人,自己上哪说理去。

荀黎嵩袖袍一挥,一股青色能量喷涌而出,将父子二人彻底笼罩起来,完成这一切后,荀黎嵩才收起脸上的怒气,神色严肃的说道:“好了,现在没有别人了,把你所知道的都说与我听,记住,要是有丁点的隐瞒,那可就连我也救不了你了。”

荀淄自然也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便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讲给荀黎嵩听:“半个月前狄鹰带了一个人来见我,说是什么尊者,那个人一身黑袍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所以我不知道他究竟长什么样子,那人许诺,只要我能够取得年比冠军,便送我一本全套的御灵武学功法典籍,而且...”

“而且什么?”

“那人还答应我,事成之后把沐卿许给我。”

“胡闹!”

“孩儿只是一时冲动,现在知道错了。”

“他们究竟有什么计划?若寻到你只是要求你夺得年比冠军的话,恐怕这帮人的目标恐怕是松嵇斋了。”想到这里,荀黎嵩眼睛一亮,这帮人嘴还真叼啊,都打上松嵇斋的主意了,这松嵇斋可是穆飒攒了几十年才弄出来的家当,若是松嵇斋真出了什么事,恐怕穆飒那老家伙真要吐上几斤血。

荀淄点点头,说道:“具体的事他们肯定不会告诉我,不过从我这里得知的情况来看,他们是早有预谋的,甚至就连药王会到隐逸村的事都知道。”

“哦?连这么隐蔽的事都知道,药王会来隐逸村,我也是在他到了隐逸村才知道,看这家伙,那帮人连东青玄宗的人都惦记上了。”荀黎嵩若有所思的眯起眼,现在这局中局越来越有意思了,看似疑点重重,实际上只要有一根线被扯出来,所有的行动便都心明眼亮起来了。

“爹,我们把这些秘密告诉穆飒,是不是能把我的罪过给免了。”荀淄疑惑的问道。

荀淄之所以会跟那些人合作,他们出价高是一方面,自己能推脱掉才是自己答应与他们合作的真实原因,自己去参加年比这原本就是合情合理的事,再加上凭着自己的实力完全可以很轻松的获得年比冠军,到时候进入松嵇斋,便而已继续去追求沐卿了。

之前几年因为把追求沐卿而失手把情敌打成残废,被穆飒勒令取消了三年的参赛资格,今年刚好过了这三年,所以去参加年比合情合理,任谁也挑不出毛病来。

可现在原本自己认为天衣无缝的事,被穆飒知道的一清二楚,荀淄可真就不敢再抱着侥幸的心思了,现在把那帮人卖给穆飒,自己还能将功赎罪,挽回在穆飒心目中的不好形象,说不定还能以此成为挽救村子的救星,日后到了松嵇斋也可以在沐卿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荀黎嵩闻言,冷笑一声:“把那帮人卖给穆飒,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难道要帮着他们对付隐逸村?”荀淄没想到自己的父亲会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来,一向以村子的利益为重的父亲,为何帮助那些外人?

荀黎嵩站起身来,望着天空,缓缓言道,

“和平的日子过得太久啦,这隐逸村的世道也是该变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