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四十二章,沐猴而冠的荀淄(第一更)

“你想要什么交代?”

药王回过头,戏谑的看着一脸委屈模样的荀淄,就如同实在看一个引人发笑的白痴一般,难道这小子疯了不成,莫不成还真以为他这点微末修为可以瞒天过海?想到这里药王嘴角冷笑更甚,不是杀不了你,只不过现在还不想把你这无用之人给宰掉罢了。

“药王阁下,纵容你手下弟子公然动手,事后还相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难不成你们东青玄宗的人就是这么蛮横不成,晚辈自知人微言轻,但也知道我隐逸村绝容人随意欺凌。”

荀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讲话讲完,好像他就是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周围人都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给他主持公道的人一样。

“小子,有些事做得说不得,有些话说得做不得,话出口之前,最好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本事承担后果。祸从口出的道理,可要记得!”荀淄蹬鼻子上脸的举动让药王很是不爽,你一个聚灵实力的晚辈竟然敢拉上隐逸村这张虎皮公然威胁自己来了,你当你是谁啊,天王老子啊?别说是你个聚灵的后辈,就算你爹在这也不敢这么跟我说话,那帮家伙给你撑腰,你还胆肥起来了。

“若药王阁下不给晚辈一个说法,晚辈无所谓,但是家父怕是容不得晚辈受此大辱,若是这事闹到村长那里,相信对谁都不好。”荀淄现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就不信你敢不顾一切大打出手,这件事原本就是你们理亏,自己讨点说法有错么?

药王神色微怒,多少年了,还没有人敢这么威胁自己,荀淄的话已经快要触及药王的心理底线了:“你在威胁老夫?”

“晚辈不敢。”荀淄冷笑,威胁你了又怎样,还敢动手不成。

药王算是看出了这王八蛋的险恶用心,最后叹了口气,开口问道:“那你想如何?”

“晚辈只想讨个公道,别无他求。”荀淄依旧是一副受害者的模样,

“老夫让韩晨给你道个歉,此事就此一了,如何?”

“那自是极好。”荀淄也想到药王就这么认输了,可是这说法人家给你了,就不能不接着。

药王转身对韩晨说道:“韩晨,给隐逸村的晚辈道个歉吧,打了人家,道歉自然是应该的。”

“是,药王师叔。”韩晨点了点头,应允下来,这一次的祸是自己闯下的,为了自己,药王在这里落了面子,韩晨也是十分的内疚,双手一拱,冲着荀淄开口说道,“荀淄兄弟...”

然而,韩晨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药王挥手打断。

荀淄冷笑一声,冷言冷语道:“药王阁下,莫不是要食言而肥?这可不好。”

“既然韩晨打了你,那么道歉也不是不行,可是刚才的一拳,是老夫替你挡下来的,这,你是否也该还了?”

药王戏谑的笑声虽然平淡,但是却让荀淄浑身上下不寒而栗,忍不住一阵颤抖,韩晨可是眼瞅要进阶固元的人了,这全力一拳打过来,还不是稳稳的把自己给打的粉碎性骨折啊。

“还等什么,韩晨,打完之后记得要道歉。”

韩晨听到药王的话,点了点头,冲着荀淄森然一笑,紧握着的拳头咯吱咯吱的响了起来,而后拳上一抹灵光涌现,一拳轰向荀淄。

“爹,救我!”

咚~

一层光幕浮现在荀淄面前,挡下了韩晨这一击,光幕上一股强悍的劲道飞奔而出,直接向韩晨袭来。

哗啦~

一只淡蓝色灵气巨手从韩晨身后飞过,与那光幕上的劲道猛然一碰,瞬间将那股劲气震碎,而后大手一展,将韩晨的身体抓住,退了回来。

“早就听说药王实力超群,整个东南地界都罕逢敌手,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佩服佩服。”自荀淄身后,缓缓走出来一人,朝着药王拱拱手。

“呵呵,能与隐逸村的高手交手,老夫也算是荣幸之至了。”药王同样朝着那人拱拱手,回道。

“荀某管教犬子无方,冒犯药王,还望药王海涵。”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那人的姿态已经放的很低,要知道对于这些高手来说,面子有时候比性命更为重要,人家给你一尺,不说还人家一丈,没仇没怨的情况下,这个面子是一定要给的,更何况,这姓荀的在隐逸村的话语权很大,贸然翻脸的话,己方的布局怕是要出了很大的漏洞呢。

“哪里的话,一点小误会,说开了便没事了。”

“那荀某便告辞了。”

---

“爹,这事就这么算了?你好歹也是隐逸村第二大高手,你儿子就这么让人欺负了,你也不管...”

啪~

还未等荀淄讲话说完,荀黎嵩便转身一巴掌扇在荀淄脸上,鲜红的手印噙着淡淡血渍,荀淄一侧的脸庞瞬间肿了起来,荀淄坐在地上,用手捂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何一贯宠爱自己的父亲会舍得打自己,这辈子,荀黎嵩可是还从未打过自己呢。

“糊涂!幼稚!废物!”荀黎嵩恨铁不成钢的瞪着荀淄,半响过后,三声叱喝骤然响起。

“爹,你...”荀淄擦拭掉嘴角的血迹,两眼之中满是不可思议,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的父亲会说出这些话,原本以为,顶多训斥自己两句不尊重长辈,现在看来,自己的事情,自家老子一清二楚呢。

“你觉得你做的事情天衣无缝毫无破绽,你觉得可以瞒天过海骗过所有人的眼睛,可事实呢?你的一举一动早就被穆飒看在眼里,在你自鸣得意的时候,人家的刀已经架在你的脖子上了,你的生死只在人家的一念之间,这个时候你还想着去破坏隐逸村与药王师徒的关系,你知不知道,如果刚才不是我的出现,你早就已经死了,你知不知道,因为你跟那帮人暗中联系,就连我都被穆飒派人监视了,你知不知道,啊!”

说道最后,荀黎嵩气的又是一脚踹在荀淄身上。

“沐猴而冠,说的就是你!你这么做会害得全家上下死无葬身之地的,你知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