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神怒

第四十一章,暴怒的韩晨(第二更)

隐逸村东南西北四个村子,每个村子都会有那么一两个杰出人物,每一届的年比就像是四个村子之间的彼此竞争,这些青年俊杰便是如同顶梁柱一般,撑起场面。

韩奈章,独自撑起北村自从沐卿进入松嵇斋之后青黄不接的现状的重担,在韩奈章与狄炎二人的共同努力下,渐渐开始挽救北村的颓势,在前两界年比的时候,稳稳的东村给压了下去。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荀淄逐渐淡出人们视线之后的事情。

荀淄的突然出现,让这场比赛的流向开始变得扑朔迷离,谁也不知道荀淄在几年前究竟是何缘由淡出人们视线,但是他这一次来参加年比,

一招。

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龙争虎斗,也没有人们心目中的难分难解。

荀淄仅仅只用了一招便将将北村年轻一辈的杰出人才韩奈章击败,干脆利落,没有丝毫的反抗,韩奈章便已然落败。

躺在擂台之外的韩奈章浑身是血,昏迷不醒,气息微弱。

“荀淄,奈章与你无仇无怨,不过是寻常比武,你有必要下这么重的手吗?”锦菁美眸通红,不断的泛着泪水,瞪着擂台上的荀淄,质问道。

“他自己废物,与我何干?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还想着来挑战我,只能是自取其辱罢了。”站在擂台上的荀淄满脸不屑的冷言道。

“你...”

被荀淄的话气的俏脸通红的锦菁正欲上擂台上讨个公道,雪白的皓腕便被人紧紧抓住,巨大的力道让锦菁无法挣开那人,回过头看向那人,正是澹懿。

澹懿微微摇头,说道:“锦菁,不要冲动,你冒然冲上去不仅解决不了问题,被他抓住把柄不放的话,同样是会被取消参赛资格的。”

“那就这么任由他欺负,却不敢反抗,遇事这么胆小,你还是不是个男人!”锦菁盛怒之下把火撒到了澹懿身上。

荀淄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不错不错,还是南村的澹懿识趣,没本事,就不要乱出头,否则就像那个北村的废物一样,自取其辱而已。”

“这韩奈章与荀淄近日无怨往日无仇的,荀淄下手怎么这么黑啊?”

“你不知道吧,北村的那匹黑马跟荀淄结下了梁子,荀淄发话了,见到北村的人,都要打断两条腿,韩奈章不服,这不,呲呲,这被揍得昏迷不醒。”

“这黑马怎么惹上他了,以前的荀淄可没这么小心眼啊。”

“这年头的事,谁说的准。”

突然,从人群中挤进来一道白影,这人大步跑到韩奈章倒地的地方:“奈章怎么样了,伤的重么?”

“异乡人,这里是年比擂台区,你应该在席位区等待结果...”澹懿正打算全来人出去,不聊却被那人生生打断。

韩晨手指搭在韩奈章的手腕上,灵魂在韩奈章体内扫视一番后,转头看向擂台上的人,面露狰狞之色,声音冰冷:“小兔崽子,一场比武,你竟然下这么重的手!”

荀淄瞥了韩晨一眼,说道:“拳脚无眼,我只是轻轻一拳,他自己实力太差,接不下,这如何怨到我头上来。”

“呵呵,是啊,好一个轻轻一拳,你这轻轻一拳废了奈章全身的经脉,你他妈还要脸吗?”韩晨紧握的拳头咯吱咯吱直响,可以看得出来,此时的韩晨已经快要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了。

难怪韩晨怒气冲天,经脉一断,韩奈章这辈子算是彻底废了,即便治好了,从此也只能像个普通人一样生活,在这个人命贱如蝼蚁的世道,变成一个废人,要比杀了他还要难受,家族中的人将韩晨踢出东北地界的那一刻开始,便已经与韩晨划清了界限,所以说韩奈章是韩晨在这世界上最后一位亲人了,韩奈章被废,这让韩晨如何能平静下来!

“那又如何。”荀淄满不在乎的回应道,有他老子罩着,这隐逸村还没有谁敢公然对自己动手,就算你是村子请来的人,又能如何?

“血债血偿!”

韩晨身形一闪,一拳飞速朝着荀淄轰了过去。

嘭~

这一拳没有打中荀淄,事实上,韩晨的攻击,荀淄根本躲不开,二者实力相差太大,即便荀淄意识到了韩晨攻击自己,身体也无法做出反应。实际上,韩晨这一拳在距离荀淄鼻尖三寸的地方停了下来,一层淡淡的光幕将韩晨与荀淄彻底隔绝开来。

“韩晨,隐逸村有隐逸村的规矩,我们是外人,能够进来观看比武,已经是人家够给面子了,你怎可公然动手呢!”药王的斥责声从韩晨的身后传了出来。

韩晨转过身朝着药王行了一礼,低头回道:“对不起,药王师叔,晚辈一时盛怒,有些过激了。”

药王点了点头,手臂一挥,那层光幕缓缓消散:“这娃子受伤也不是太重,救得回来。”

“韩晨多谢师叔。”韩晨听闻此话,神色激动,冲着药王鞠了一躬。

但是,荀淄显然并不打算就这把这件事就此了结,东青玄宗的一行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了村,虽然有村长的允许,但是其他人或多或少会对此有所不满,这也是这一行人在村内异常单调的缘故,要论底蕴,隐逸村却是不如东青玄宗,但是却弱不了多少。

韩晨这家伙公然挑衅隐逸村的村规,这让村内的老人怎么看,你穆飒大权独揽,外人都随随便便进了村子还在这指手画脚,甚至公然动起手了,虽说起因是自己出手过重,但是人家不会关心这个,更多人只会关心这件事究竟会如何发展,而绝非起因谁对谁错。

世家大族的人都有一种护犊子的偏好,虽然不知道为何这家伙会这般暴怒,但是追究到底,这件事韩晨本身没什么错,所以药王跟穆飒绝对不会过分惩处韩晨,真重罚了,药王回去怎么交代?

退一步讲,就算这件事不了了之,也会令村中的老人与穆飒产生隔阂,这正是自己要做的,同样也是那位尊者交给自己的任务之一。

“老头,你不会打算这事就这么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