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二十六章 女人的恨

第三更多谢诸位的支持!

————

夏青对于郑先的恨意,其实早在郑先刚刚进入业务六司的时候就埋下了,那个时候的郑先锋芒初绽,就像是一颗耀眼的璀璨新星一般,夏青那个时候进入业务六司不过两年的时间,她和其他的猎神战士不同,是个文职,说白了当时的夏青还是个扫地端茶倒水的身份,什么活苦什么活累,都是她来做。

那个时候的夏青无数次的后悔自己那次在人才市场上应聘的经历,当初那个招聘她进入业务六司的应聘官曾经说过一句话,‘这是个一旦进入其中,就再也无法退出的工作。’可惜当时的夏青根本就没有当回事,急着交房租的她为了一个月三千块的‘高薪’将自己给卖了……

可以想象,一个刚出校门的女生在一群亡命之徒兼且流氓之中每天穿梭来去得有多么无助,就像是一只白嫩的小羊跌进了煤球一般的漆黑狼群之中,口舌花花对于夏青来说是家常便饭,动手动脚的都不在少数,也正是那段时间的经历,才将一个纯真的女孩锻造成了现在这幅崇尚强者愿意依附强者的模样!

不是每个人生下来就愿意放低自己,夏青更不是,而是世界改变了你我,改变了所有人。

夏青是个矛盾体,将自己最美好的纯真丢进了时间的垃圾站,只能从偶然兴起的回忆之中摸索着寻找。

那个时候的夏青一心想要粘住郑先,希望能够在这虎狼之地有个依靠,况且在夏青眼中,沉默寡言的郑先比其他的那些亡命之徒流氓们要可爱的多,起码从未对她有过口花花动手动脚的毛病,并且郑先看起来,确实是一个少女对于结婚对象的憧憬模样,而不是那些纹身满嘴脏话的流氓。说来也可怜,夏青自从进了业务六司之后,身边就再也没有一个正经人了。

只可惜,或许是因为那一身白衣,当时的郑先对她实在是太冷漠了,冷得将一腔热忱的夏青的心都冰的拔凉,好在后来郑先便如流星般陨落,变成了一块鸡肋,夏青才开始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跟着郑先,不然后果恐怕还不如独自一人苦苦支撑。

原本夏青的仇恨尚未兴起便破灭了,最多也就是摆出高傲和不屑的面孔给郑先看看,当然没事给郑先穿穿小鞋什么的,也是正常,这些与其说是在复仇,其实还不如说是在炫耀和鄙视。

但随着最近郑先再次开始绽放光芒,隐藏在夏青心底的那些仇恨犹如雨后的野草般开始生根发芽,郑先表现得越强大,夏青越恨,恨不得这个不将她放在眼中的男子被万箭穿心!

女人的仇恨总是会在莫名其妙的时刻爆发开来,得罪了女人的家伙们最好不要忘记自己曾经做过什么,不然到死恐怕还觉得莫名其妙!

此时林副司长似乎才开始露出认真的表情,一脸充满玩味的笑容,注视着另外一副画面,由夜莺传递回来的,能够纵观整个场面的画面!同时林副司长还不忘扫了一眼郑先的高压喷气战甲传递回来的身体扫描等诸多数值。

修仙者还会玩枪儿,神仙都挡不住啊!

郑先瞳孔收缩到了极限,他不是没有遇到过枪械,一些修仙者知道自己是被国家追缉的对象,自然会给自己多做些准备,郑先肩膀上便被一颗子弹射穿战甲留下了一个三厘米深的焦糊创口,对于郑先来说面对这么多的修仙者还是第一次,面对这么多持枪的修仙者也是第一次!

但是面对这么多把枪,郑先可不是第一次,在许久之前,郑先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中不断成长起来的!

郑先在面对枪的经验上,远远多过面对修仙者!

眼瞅着对面枪口火光一起,郑先双腿已经发力,上半身往后仰倒,身子在空中贴着地面放平,将自己中弹的面积缩减到最小,同时背后的涡旋气囊瞬间开启到最大,在子弹切近的刹那郑先身形猛地贴地疾飞出去,嘭的将千米之外的瀑布撞开一蓬硕大的水雾,随后消失不见。

一刹那之间郑先其实有两个选择,除了放平身子向后退走外,还可以直接升上天空,但在天空之中的郑先无异于变成一个活靶子,逃得了初一逃不了十五,而遁进瀑布之中,虽然在身子放平的一瞬间有可能中弹,但结果大不相同,转圜的余地大得多。

光是这一项,就能看出郑先的实战经验有多丰富。当然在喷气囊将速度骤然调至最快的情况下还能够炸开瀑布而不是随后一头撞在坚硬如铁的石壁上变成肉泥,这个就需要对高压喷气战甲相当程度的熟练操作了。

随着郑先一同钻入瀑布之中的还有一排排的子弹,一顿乱射之后,瀑布之下骤然平静下来,除了硝烟的刺鼻气息外,似乎一切都静止了,哪怕是那汹涌撞向湖面的瀑布都变得没了声息。

一群修仙者手持枪械一步步的小心向前压进,云重来到郑先驻足之处,在地上扫了一眼,随后蹲下身来在草地上摸了一把,放在鼻尖嗅了嗅,冷声道:“那家伙受伤了,大腿中弹,应该是击中动脉了,流血不止,行动能力受到重创,他跑不了了!”

听到这个消息,十几个修仙者精神齐齐一振,其中一个面色发青,干瘦如柴的中年男子阴鸠的道:“黑市上,一个猎神战士的尸体明码标价一百万,活的,五百万都有人愿意出,看来咱们这回要走运了!”

“青面狗,别光盯着钱,给你千万亿万又有什么用?修仙不成,不过五六十年的享受,什么时候修炼到了分形境界,那才称得上是走上逍遥大道了!”云重声音阴沉的说道,此时的云重看上去完全没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应该有的模样,反倒是老气横秋,犹如三四十岁经历了无数世事的中年男子一般。

显然这些修仙者都以云重马首是瞻,虽然云重在他们之间年岁最浅,但却最有威信,青面狗闻言讪讪笑了两声,不再说话,一双眼睛却死死的盯着瀑布,细长的舌头狠狠地舔了舔嘴唇。

云重一行一边说,一边朝着瀑布缓缓压近,云重低声道:“子鼠、宇通、大虎、小虎还有老倪,你们巡视四周,小心另外一个猎神战士的偷袭!”

五个修仙者立时各自走位到了队伍两侧和后面,一个倒着走,另外四个环顾左右两翼,井然有序,犹如究竟战阵一样,显然早就训练娴熟,不是简单的乌合之众!

郑先此时就在瀑布后面,并且就在他撞进瀑布的那个位置,千米之外尾随而来的子弹基本上没有多少力道了,穿过瀑布撞击在他的高压喷气战甲上叮叮当当的响成一片,但却没有一颗能够贯穿战甲,这使得郑先一阵阵的心疼,说起来这高压喷气战甲穿久了,总也有些感情存在!

不过正如云重所言,郑先的腿上中了三枪,甚至有一颗子弹贯穿大腿,鲜血止不住的流淌,以郑先的迥异寻常修仙者的修复能力,此时伤口应该早就修复得完好如初了,但是这一次却是个例外,因为郑先用三块石头戳进了伤口之中,这样一来伤口无法便无法修补完整,郑先怕的就是生机之力游走之后,肉身痊愈,被指挥中心的有心人看出破绽。

郑先咬着牙,忍者腿上剧痛,鲜血顺着高压喷漆战甲不断的向往流淌,融入瀑布之中,稀释个精光。鲜血流逝,就代表着生机之力在不断的流逝,这种高状态绝对不能任由其继续下去。

此时的郑先反倒越发冷静起来,一双眼睛穿透瀑布,看着远处的那逐渐压近的十几名D级修仙者!

郑先身形缓缓下沉,不久之后,便顺着湿滑的岩壁一直滑进了潭水之中,被瀑布砸下来的水花一压,彻底消失不见。

十几名修仙者此时已经来到了水边,一个个双目四处巡弋,寻找郑先的踪迹!

郑先从狩猎者一下变成了猎物。

无声无息之中,一道枯灭极光猛地从水中射出,直接洞穿一个修仙者的脑门,那修仙者身形往后急跌,在空中脑袋就开始破碎,枯灭极光的力量来自枯灭石,内中的力量能够极大的破坏生机之力,这修仙者摔倒在地的时候已经化为一块僵硬的炭块,嘭的一下摔成灰烬。

紧接着枯灭极光在水下连闪,接连三下,当子弹犹如出笼的猛兽倾泻如雨般的激射在水面上的时候,那极光便消失无踪,不再出现了。

D级修仙者不像是C级修仙者只要不断开脊柱斩断天地桥就不会死,哪怕脑袋洞穿只要不伤及气海,都会留着一口活气,D级修仙者和凡俗之辈基本上没什么太大的区别,洞穿脑袋那是必死无疑的,更何况射中他们的不是普通的子弹,而是毁坏生机之力的枯灭极光。

此时修仙者们才发现,狩猎者还是狩猎者,猎物还是猎物,彼此之间的关系根本就没有转变。

云重脸上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这小子拿得起放的下,相当精明,低声道:“小心撤退,到了树林边上猎神战士若是还在水中不出来的话,就分开撤走。

一谭如墨深池,无疑是郑先最好的隐身所,敌在暗我在明,想不挨黑枪都不可能,这个时候若是还勉强自己呆在湖边就是天下第一蠢货。

云重令下便退,剩下的八个修仙者也立时急速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