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十九章 学声蛤蟆

这章先说好,我鸟语白痴,打错了鸟文的话,就当给大家说了个笑话,兄弟们多多指导!

——————

郑先打车直奔天成大厦,交流会时间是两个小时,有数十个学员在这里进行交流,说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说中文,同时还会有一些互动活动。每节课三百多的价格,在英语学习上实在是不大便宜,很有一种冤大头的感觉,但郑先并不在意这些。

郑先穿了一身运动装,随意自在,在这交流的也都十分随意,不过显然这里的学员们男少女多,并且大部分还都是准备出国留学的学生,还有一部分女子大多数都是外企公司职员,还有一部分妆容精致得过分的,一个个笑不露齿,含蓄得好似自己多么清纯似地,则叫郑先感到有些耐人寻味,不过郑先也懒得去想这些。

郑先站在会场角落,其他的人则彼此用口语交流,也有站到台前大声介绍自己,同时阐述自己的一些想法的,这些人说的英文至少听起来都很溜,嘀里嘟噜的,郑先反正是听不明白的。

不过也有那么几个和郑先一样,站在角落里,显然也没有什么自信开口。

会场之中好几个老师不断的鼓励那些不敢开口的学员,郑先看到自己的一对一老师走过来的时候,有些无奈。

郑先的老师中等身材,据说是留学生,在美国生活了九年,算下来高中和大学都是在美国度过的,乍一看是个很普通的女生,但接触下来就会发现这是个浑身上下都充满活力精力十足的女孩,走起路来都是轻飘飘的样子,或许是阳光晒得太多了,所以她身上也总是散发着一种阳光的迷人味道,就连她脸上的那些不加掩饰的雀斑都显得可爱活泼,散养长大的确实和国内的那些一脸苦逼满肚子苦水的大学毕业生们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若是从这一点上说起来的话,那么这个女生还是非常有味道,很吸引人的。

“hey,hariey!”

郑先的英文名是哈利,老师给取的,郑先不知这个哈利和哈利波特之间有没有什么关联,甚至还觉得这有可能是一只狗的名字,不过郑先还是接受了这个名字,因为他不太在意这些东西。

郑先连连摆手道:“要是就说abc的话,你叫我怎么说都成,倒着说都没问题,除此之外我什么都不会。”虽然这里不让讲中文,但是郑先对于这种禁忌是完全不会有顾忌的。

“ok,Wesaidsomesimple.”

郑先露出一脸无奈的笑容道:“coco,你继续说下去我依旧完全不知道你说些什么。你该知道的,除了abc外我只会中文。”

郑先不得不强调一下。

郑先的中文就像是刺耳的尖叫,四周听到中文的几个学员不由得皱了皱眉,郑先对于这种表现相当的不舒服,似乎说中文是一件可耻的事情一样。当然郑先确实破坏了即定的规矩,但这种规矩从来都不是郑先这种生活在阴影之下的人需要去遵守的。

“谁说的,你现在不是还会说coco了么?知道这个,你就等于会说椰子的英文了啊!”coco呵呵笑着说道,竟然也开始说起了中文。

郑先和coco之间只上了一堂课,彼此之间说实话基本上没有什么了解,那一堂课郑先学会了abcd24个字母,郑先觉得收获不小,此时听到coco说起中文,郑先对coco那么一点好感增加了不少。

四周的学员扫了一眼coco,脸上虽然不满但没有说些什么,只是离郑先和coco远了点,继续用英语交谈。

“你还没有问过我中文名字是什么。”

郑先诧异的道:“这里不都是说英文名字么?”

coco身上的那种阳光的味道再次散发出来,真的就像是一株吸取了太多太多的阳光的椰子树一样。“你是我的第一个学生,我一定要将你的英文教好,这样我才能更加有自信的继续下去,万事开头难不是么?我希望我的学生不仅仅是学生,还是朋友,而连对方常用的名字都不知道的话,那么算什么朋友呢?”

coco身上的那种阳光的味道对于郑先来说有着一种难言的魔力,因为郑先身上的阴沉气息实在是太浓郁了,从十岁开始,郑先便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最阴暗的角落里,在郑先的世界之中阳光这种东西近乎于奢望,哪怕是现在的郑先都是生活地下负一层之中,白天在地下,晚上倒是能够出来了,但那个时候的阳光又在哪里呢?有时候郑先真的觉得自己就是被世界遗弃的那种人,尤其是现在佟郐又死掉了,办公室就只剩下他一个,他的整个世界都空寂起来。

郑先笑了下道:“郑先!你叫什么名字?”郑先并未揭穿coco早就应该知道他的姓名,毕竟他的名字早就应该出现在coco的档案。

coco很干脆的道:“问别人的名字的时候,你应该说Whatisyourname?”

郑先对于这种交流方式很感兴趣,笑着尝试问道:“Whatisyourname?”这段英文开口说出来还真就不难,

女孩惊讶的看了郑先一眼,郑先的发音和她犹如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一样,相当的标准。郑先要不是曾经学过的话,那么一定在语言上有着相当难得的天赋,这使得情绪一向比较外露的女孩相当兴奋,觉得自己第一次授课就找到了一个好学生。

“mynameit'szhangke.张可儿!”

这就是郑先今天最大的收获,至少能够问别人的名字和回答别人的这个问题。

不得不说,张可儿很有一套,简单的几句交流,郑先便开始对英语交流生出兴趣来,郑先却不知道这是修仙者的一些微妙的能力使得他能够对一些枯燥的东西驾轻就熟,能够听到张可儿声带的每一个颤音划过发出的声响的奇妙的听觉,能够将这种颤音划过和振动学得惟妙惟肖的奇妙的模仿能力,对于事物观察更细从而有了更深层次的认知带来的奇妙的思维等等,使得郑先能够达到一种比常人快四五倍的学习速度。这也是修仙者只要想做一件事就不应该做不好的缘故。

郑先准备继续从张可儿那里获取更多的知识,却不由得微微皱眉,因为他总是觉得自己的耳朵里面听到一些回声,那回声游游荡荡的十分空灵,隐隐约约若有若无的样子,郑先听到之后再想要凝神细听却再也扑捉不到那声音的来源了,郑先摸了摸耳朵十分诧异。

交流会结束之前,张可儿都在和尽力和郑先交流,询问郑先一些最简单的问题,比如住在哪里,做些什么工作,爱好些什么。这些都是郑先不愿意回答,又不愿意撒谎的问题,住的地方倒没什么,郑先实话实说,况且郑先的资料上都有,至于工作什么的郑先便只能装傻,笨嘴拙舌的回答不清,好在张可儿只是要诱导郑先开口,对于郑先的回答地址是不是正确真实却并不怎么在意。

郑先一边和张可儿交流,一边用耳朵寻找那回声的来源,郑先确定,张可儿还有其他的人肯定听不到这回声,毕竟这回声实在是太诡异了,忽左忽右的,一般情况下有这样的声音出现,简直就是闹鬼,现场早就炸锅了。

郑先凝神细听,渐渐的也跟上了这声音的速度,就在郑先的某一个扭头的一瞬间,终于窥到了一个模糊的黑影,这黑影有一张极大的黑洞洞的嘴巴,犹如一只大型的癞蛤蟆一般,浑身墨绿的颜色,背后有着疤疤癞癞的鼓包,不断的跳到学员肩膀上,学着那学员的声音说话,看起来相当忙碌并且乐在其中。

郑先一愣神的功夫,那东西就朝着郑先看过来,那东西芝麻般的细长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慌,随后便消失不见了,连回声也都不见了。

郑先头皮此时才开始发麻,这种感觉当真就犹如见鬼了一般。

随后不论郑先如何专注寻找,那东西都未曾再次出现,郑先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脑子也被气海搞坏了。

张可儿或许是看到郑先有些心不在焉,总是东张西望的,便即笑着道:“和我说话很无趣么?”

郑先闻言不由得笑道:“不是,只是觉得四周的人英语说的都不错,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够和他们一样,和你用英文交流。”

张可儿就像是一道温暖的阳光一样,洋溢着一种叫郑先暖洋洋的笑容,道:“这个太简单啦,十堂课之后,我就能够叫你做些简单的对话,其实我在美国可是许多刚刚到美国的初中学生的老师哦!”

郑先闻言摸了摸鼻子,初中生这三个字还真是伤人,不过郑先的文化水平确实不高,也就是小学生的层次,实在拿不出手,毕竟十岁之后郑先就没有上过学了,当然也只有他这样的才会对初中生这三个字感到在意,而张可儿就完全不知道自己这句话触动到了郑先。当然,郑先还不至于因为这点事就生气。

没了那回声干扰,郑先便重新和张可儿全身心的交流起来,郑先和张可儿相处越久,口中便不由自主的开始分泌唾液,简直就是那种难以自抑的泉涌一般。

郑先诧异无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