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二十章 咫尺阳光

求收藏求红票!

————

最初郑先有些莫名其妙,按理说他虽然还是处男,但对于女子并非是那么没有免疫力,数年的黑暗生活使得郑先已经对女人有了相当的免疫力,若是你见识过刚刚还甜言蜜语柔弱可人的女子忽然一把尖刀捅进男子的胸膛甚至刨开肚皮将心脏挖出来大笑的话,对于女人这种看上去相当美丽并且十分易碎的生物,自然就会多加一层戒备!郑先不是没有机会破处,但一直都没有沾惹女人,确实是童年时期留下的阴影有些摆脱不掉,对于女人,郑先的防备之心远远胜过了女人对他的吸引力!

渐渐的郑先觉得并非是这个张可儿的雌性气息吸引了他,而是郑先自己的食欲在作怪,张可儿身上的阳光味道吸引了郑先,或者说,是浸透了阳光的鲜血吸引着郑先,郑先的脑海之中的气海正在跃跃欲试的想要尝一尝张可儿鲜血的味道,郑先甚至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张可儿身上的鲜血定然充满了品质极高并且对他非常有益的生机之力。

吃人!这个想法一从郑先的脑袋里面冒出来,就是的郑先微微皱眉!

吃人这个问题对于三年前的郑先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在那段孤单困难充满腥风血雨的飘摇日子里,死人肉郑先不是没有吃过,活人的也尝过了,但对于现在的郑先来说,却遥远得就像是一百年前的事情一样。

现在的郑先已经不是过去的郑先了,叫郑先去吸这个女孩的鲜血,郑先是不愿意的。即便以前郑先也是饿的没有办法了才吃的死人肉。就如银行里面有无数的钞票,伸手就能够拿到,郑先却选择放弃,很简单的道理得不偿失罢了!

拒绝没什么大不了的,人之所以为人,就是引为人有自制之力,能够清楚的知道自己需要做些什么,更重要的是知道自己不能够做些什么,完全靠着本能生存的那不是人,只是一些动物罢了。

郑先此时下定决心,退课!至于这个张可儿会不会因为自己的退课对自己丧失信心造成打击,那就不是郑先需要考虑的问题了!每个人都会遇到一些问题,这些问题都得自己克服。

所以后半程,郑先借口临时有事,在满腔热忱的张可儿有些遗憾的目光下离开了会场。

郑先刚刚回到家中,手机就接到了一条短信,是张可儿发来的,依旧是提醒他周五还有一堂一对一的英语课,并在后面留了个加油两个字和一个笑脸。

郑先遗憾的摇了摇头,随即给培英教育中心打电话,告诉对方自己退出英语学习,对方表示郑先预交的七千二百元的学费是不退的,郑先一笑,说了句:“就当我上课了,该给老师的还给老师。”随后挂了电话。

不久之后,郑先手机再次接到了张可儿的电话,不过郑先没有接,并将张可儿的电话加进了黑名单。

在郑先开来,张可儿的事情已经翻过去了,这个透着阳光气味的女孩将远离他的生活,永远不见。

郑先望着外面漆黑下来的天空,忽然觉得,自己的世界似乎真的和阳光完全无关,哪怕他居住在三十三层高的楼顶上,也触摸不到那温热的光芒。

郑先看了下座钟的日历,今天算是他七天休息的最后一天,明天一早,就要重新回到业务六司上班了,虽然郑先从未离开,但是此时的郑先已经和之前的郑先不一样了,在现在的郑先眼中,业务六司是一个宝藏,一个他没有钥匙,但是触手可及的宝藏,郑先需要做的就是将那个钥匙找出来。

郑先坐在宽大的落地窗前,安静的看着眼前的城市随着夜空深邃变得璀璨起来,直到这城市的璀璨逐一熄灭,繁华变成寂寥,郑先在等着,安静的等着,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杯苦丁茶,内中撒了一大把苦丁,深黑色的苦涩茶水喝光之后,郑先勾出翠绿色的叶子缓缓品尝着。

“佟郐,说好的丰乳肥臀,上下三个洞水嫩无比,包我舒爽无边的小妞呢?”

寂寥似乎是永恒,但或许也只是片刻而已,不久之后一线光亮从最远处的弧线天际逐渐绽放开来,蔓延开来,直到那蛋黄般的太阳从天边一下跳出来,郑先也缓缓站了起来,推开窗户,十月份的清晨空气冷冽而清新,柔软的阳光正在郑先的头顶不断的下沉,终于阳光洒在了郑先的身上,郑先微微眯眼,享受着那温热的光芒洗礼……

确定自己确实还生活在阳光之下后,郑先将那杯吃光了茶叶的杯子收起来,将测试生机之力的眼镜放在了镜子前,通过镜子观察眼镜之中的自己身上的数值。

郑先现在对于生机之力的运使还处于非常被动的状态下,遇到了危机的时候,或者在偶然的情况下,生机之力就像肾上腺素一样猛地爆发开来,但平时想要控制自己的肾上腺素的分泌情况简直难若登天一般。

所以郑先做了数次尝试之后生机之力才勉强维持在两百八的位置上,郑先知道自己还有余力,但如何施展将生机之力发挥出来就实在不是他现在能够控制得了得了。

二百八对于郑先来说也不算一个小的数字了,对于只有几十生机指数的凡俗来说,二百八的生机值几乎可以比最强大的搏击冠军还要厉害,当然这只是单纯的说生机值,若是加上那些战斗技巧还有武器运使手法等等的因素,情况就不一样了,力气大未必就能够通吃天下,生机之力也是一个道理,当然生机之力若是达到了那出土文物般的老者的那种夸张地步的话,通吃天下也不是梦了!四两拨千斤和一力降十会并不冲突。

张可儿说得对,万事开头难,只要他郑先找到了修炼的法门和运转生机之力的法门,那么一切都将会变得简单起来。

郑先深吸口气,洗了一个冰寒刺骨的冷水澡,穿好了衣服,拍了拍脸,踏着朝阳的温暖光芒走出了小区,那种感觉就向从冰冷的地狱之中走了出来,回到了人间。

郑先希望今天能够碰个好运气,他想要得到触手可及的宝藏,就要先想办法留在业务六司。

留下来对于别人来说,不是问题,但对于郑先来说比较麻烦!

首先有两个难题,第一个,业绩,第二个还是业绩!

业绩垫底,郑先铁定走人,第七办公室关门大吉!另外一个业绩则是郑先和刀鱼的赌约,郑先可不希望自己是吃屎的那个,更不希望自己的脑袋被割下来,赌约就是赌约,郑先是认真的,刀鱼肯定比郑先还要认真!

对于猎神战士这些亡命之徒来说,不要以为话吐出来随便说说就完事了,若是输了,刀鱼是百分百会割掉郑先的脑袋的!法律这个东西在这群亡命之徒面前不值一提,只要刀鱼做的干净利索不是太惊世骇俗,业务六司的上层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还能够为他掩饰一下,哪怕业务六司也是害怕丑闻的,自己人杀自己人的事情暴露出来,业务六司脸上也不好看。

郑先并未直接先去业务六司,而是绕了一圈,在电脑城停留半个小时,拎着个塑料袋走出来。

一个人的办公室,冷清得叫人感到从骨头缝里透出一阵阵的冷气。

郑先先写了一份报告,内容简单平铺直叙,即便郑先想写精彩一点肚子里面也确实没有那么多的墨水,上午十一点,这个时候是臭虫挺着大肚子来上班的时间,这样的家伙竟然能够在业务六司里面有一席之地,所有的人都感到纳闷不已!

一篇寥寥三百多字的报告被郑先送到了副司长办公室!

出乎意料的是,臭虫非但没有再次对他破口大骂,反倒将一张银行打款单送到了他的面前,这还不是最出乎郑先意料的,郑先看了眼卡上的数字,臭虫竟然将上次围猎A级修仙者郑先应得的二十万外加猎杀一只C级吃过人的修仙者的五十万还有一个未曾吃过人的厨子的五万,总计七十五万全都汇入了郑先的账号之中。

按常理来说虽然郑先没有直接杀掉那个A级修仙者,不应该直接得到奖金,但只要行动成功了,不管怎么成功的,但凡参与了行动的都会给予一定的金钱作为奖励,A级修仙者的二十万不算多但也不算少,毕竟他们一同出动的猎神战士足足有十八个,死了的理应多得一些,况且还有终极战甲出现,他们拿得更多。

C级修仙者指的就是张强,是郑先独自灭杀掉的,所以这五十万毫无争议是郑先应得的,没吃过人的修仙者则是那厨子了,这个是郑先和佟郐一起灭杀的,一人分五万也相当公平,这些都是郑先本就应该得到的钱,但按照正常程序的话,这些钱起码也要被臭虫克扣掉两成,美其名曰部门建设资金,其实全都用来去给臭虫养的三个情妇买包买表了。生活在黑暗之中的人,对这种黑暗反倒更加适应,

这还只是郑先诧异的一小部分,郑先更加诧异的是,臭虫对他的态度竟然没有张口就骂,一张脸上虽然有些恼怒之色,但却终究没有对郑先发火,这实在是太过反常了。

郑先走出了臭虫的办公室依旧觉得有些纳闷,要不是郑先确定不是在做梦的话,恐怕都要去掐掐自己的大腿了。

郑先回头看了一眼臭虫办公室紧闭的大门,心中揣摩不定,事不寻常定有妖,这臭虫不知道心中打着怎么样的鬼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