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十二章 修士张强

这是一家小型发廊,整个发廊里面只有六个人,其中两个懒洋洋的洗发打扫的小工,此时哈欠连天。

剩下的就都是理发师和老板,外加一个客人,除去张强这个修仙者,这次任务有五个平民死亡名额,现在刚刚好,也就是说,国家默认的范围内,这五个平民已经死掉了。

在猎神战士猎取修仙者的情况下,是不允许有受伤的目击者活下去的,因为一个活着的受伤者处理起来非常麻烦,也就是说,要么这五个平民什么都没有看到,要么这五个平民随着那修仙者一起死!当然一般的猎神战士还是会尽量选择不会连累普通百姓的情况下出手,当然不是怕死人,而是因为有些时候普通人处理起来要比修仙者还要麻烦。

郑先要是能将张强抓住或者灭杀掉,后面还会有一个专门善后的小组来处理问题,火灾、煤气泄漏、楼房坍塌、地陷、甚至食物中毒等等,管他什么,总之那个善后小组有的是办法来解决问题。

郑先没有携带攻击性的装备,要想取得装备就必须先接下任务,然后返回业务六司,取得开启战器舱的资格,将带走的武器全部录入在案,然后才能带走,郑先没有这个时间,当然停职放假的他也没有这个资格,战器舱无论如何都是不会对他开放的,事实上能够接到这条任务对于郑先来说都算是意外了。

郑先此时知道自己的举动应该已经被业务六司科研室的人查知了,业务司的电脑可以接通整个城市所有联网的摄像头。

在当今的城市之中,是没有秘密可言的,每一条街上都有数十个甚至上百个摄像头,无数的摄像头构成了一个密密麻麻的天网,城市之中人们的一举一动都逃不出有心人的眼睛。

只要是在城市之中就没有警察破不了的案子,这绝对不是夸大其词,之所以有些案子破不了,只不过是案子不够大,不足以调动必要的警力罢了。

郑先径直进入发廊,手机震动了一下,收到一条短信,郑先知道这短信一定是业务司发过来的,因为郑先的手机一直处于接听状态,所以对方只能以短信的方式来联系他!

郑先在兜里将手机关机,目光一扫就找到了坐在电脑前面的张强,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但理发师的发型一般都比较特殊,这个张强也不例外,头发染成一缕一缕的明黄颜色,就像是日本的顶级牛郎一般,很好辨认!

随即郑先又将目光在发廊里面仔细看了一圈,心中微微一松,这发廊里面没有摄像头,确实,一个小发廊也没什么值得偷的东西,整个店里面最值钱的恐怕就是那张洗头的躺床了。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了,估计离关门也没多久,这个时候发廊里面只有一个捧着ipad看韩国肥皂剧的颇为肥胖的中年妇女在烫发,iPad之中的韩语对话的声音很大,在这个小小的发廊之中回荡不休,发廊里面劣质音响的歌曲尖叫都被压下去了,那中年妇女不时发出咯咯咯叽叽叽的笑声。

见到郑先进来,立时就有揉着眼睛的发廊的小妹迎上来,看了郑先一眼,有些奇怪的问道:“先生理发吗?”

不怪这小妹儿问这种无聊的话题,郑先摸了摸自己三天前才花了五百多理的整齐精神的短发,点了点头。

郑先因为前几年吃的苦太多了,所以他现在是个十分注重生活享受的人,这种小发廊他以前没钱来,现在却也根本不来,一般理发不要个几百元他是根本不进门的。郑先的想法挺简单,活着就要活出个样子来,活出个潇洒来,又不是挣不到钱!

“有认识的师傅么?”小丫头一边给郑先熟练的从桌边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橱中扯出一件还算干净的白色稠面袍子,一边抖开一边问道。

郑先扫了一眼那白色的袍子,他实在是对白色喜欢不起来,在这种时候,郑先甚至觉得这袍子有些不大吉利,随即郑先看了张强一眼,道:“就这位吧。”

张强正在玩一台看上去八十年代产物的电脑,滴滴滴的声音很容易告诉郑先张强在聊QQ,郑先的目力现在比以往强上太多,一眼扫过,稍加注意,就将聊天内容看在眼中。

张强正在约一个女网友晚上见面开房,已经聊得差不多了,至少对方已经同意了正在商量地址,埋怨张强找的宾馆不够高档,还要张强先带她去喝酒等等。

郑先凭借经验就知道,这张强应该是通过QQ聊天约一些小女孩或者是良家出来,然后汲取这些女子的生机之力。被吸光了生机之力的女子会化成干尸,砸碎了研磨成沫,丢进马桶之中一冲,毁尸灭迹,干净利落,谁都找不到尸体。这也是警方虽然关注到了张强,却无处下手的原因。

郑先还知道修仙者是不会去找那些失足少女少妇的,那些专门做这个行当的身上的生机之力缠绕了太多不明不白的脏东西,修仙者一旦汲取了非但无利反倒有害。

张强闻言连忙打出一行郑先看不到的字,随后关了QQ转过身,笑着站起来,将已经被他收起来的理发工具重新掏出来。

这是一个长得有些腼腆的阳光男孩,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一笑还露出一对虎牙,一双眼睛特别亮,一般的女孩见到了一定会急着自己上钩,很难相信他竟然和三条命案有关。

那小妹想要给郑先洗头,郑先道:“不用了,我赶时间,喷点水直接剪吧。”郑先看了眼漆黑的里屋,便道:“这有点冷啊,我吹不了风,上里面理发吧!”

现在正是十月份尚未供暖,气温越来越低的时候,门口这一块确实有些凉!

毕竟是小发廊,什么都得算计,这发廊实际面积比门脸看起来要大不少,就是有些狭长,里屋白天人多的时候营业,晚上的时候就闭了灯省电,不过顾客的要求,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小妹当即便开了里屋的灯,郑先径直找了个柱子后面的位置坐下,在这里理发刚好和外面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隔绝,外面看不到理发的情形,里面也看不到外面的情况,等于是一个独立的小空间。

那个正在烫头的中年妇女立时也嚷嚷着要上里屋烫头,埋怨老板叫她挨冻,一口一个妈呀的,还一股韩剧腔,味道怪怪的。

郑先微微皱眉,要是那妇女执意要进来的话,郑先就得琢磨怎么在她乱喊乱叫之前将其杀掉了,郑先选在里屋一方面回避摄像头,另外就是要现场少死几个无辜的人。

那老板已经笑着道:“不好意思大姐,前两天漏水,里屋的电源被水浸了,现在不敢用啊,怕连电。”

那中年妇女不信,抻长了脖子往里屋看,果然墙面上有一片水渍,又看了看张强手中的充电电推子,这才撇了撇嘴继续沉浸在韩剧的极乐世界之中。

这还是郑先首次在身上没有任何装备的情况下去面对修仙者,按照猎神手册上标注的注意事项来说,遇到这样的情形要避免冲突,假装路人,一般的修仙者只要不是刚刚闭关出来饥饿无比,或被逼到绝路上陷入丧心病狂的状态之中,是不会轻易对目标之外的路人下手的。

但是现在郑先没有回避的理由。

C级蝗虫的生机之力最少也有500,而郑先在没有获取天地桥之前的生机之力是100左右,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情况郑先自己也不大清楚,那个厨子的生机之力就在700左右,他将天地桥传给郑先,但未必就是将700生机之力全都送给了郑先,中间损耗还非常的大,所以郑先估计自己此时的生机之力肯定不会超过张强。而且郑先还不大会运用这种力量,还得再打个折扣,依仗得自厨子的修仙的力量是对付不了张强的。

郑先坐在椅子上的时候,张强便将盛放剪子梳子的工具袋子挎在腰间,跟了过来。郑先扫了一眼那明晃晃的剪子,还有张强手中的电推子,都是致命的家伙事儿,随即转过了头看向镜子之中的自己。

“先生,长点还是短点?”张强一边用喷壶往郑先脑袋上喷水,一边露出两颗虎牙,阳光的笑着问道,看起来和整个屋子之中的那种昏沉沉的气息完全不搭,给人一种朝气蓬勃的感觉。

郑先拽了拽自己的六厘米左右的头发,随后道:“短点吧,精神!”

郑先忽然之间也想和过去的自己做一个决裂,同时也和佟郐、吴峰做一个告别,现在他是修仙者了!是蝗虫!

张强似乎很爱笑,笑了笑,便开始在郑先的头发上剪起来,动作娴熟,手法也不错,每一剪子下去都很有分寸,看得出,在这理发上张强是很下了点心思的。

事实上只要是修仙者,只要炼出了天地桥,只要用心去做,不管做什么没有不成功的道理。

只不过在这个修仙者犹如丧家之犬的世界之中爱出风头的修仙者并不多,大部分的修仙者更愿意隐藏在这样的小地方,不声不响的生活下去。

郑先上次抓住的那个不入流小饭店之中的厨子,还有这个张强就是此类。

郑先估算鬼子和王成至少还有十五分钟左右才能赶到这里,毕竟在城市里行动,受到交通环境影响,不可能如在野外一般自如。

现在摆在郑先面前的就是如何在这短短的十五分钟内,在不惊动外面的人的情形下,制伏身后这个身上背了数条人命的C级修仙者,这个一笑就露出两颗虎牙,目光明亮的大男孩!

并且还要在这短暂的时间之内拷问出他汲取生机之力的方法。

而此时,郑先身上只有三根针管,再没有别的什么武器!

郑先缓缓闭上双眼,似乎想要小眯一下,实际上郑先的脑海之中正在有无数的画面闪过,如何出手,张强如何还手,如何应对,如何在这狭小|逼仄的空间之内辗转腾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