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四章 可怖蝗虫 【求收藏】

四周的猎神战士显然也接收到了这条信息,纷纷催动各自的高压喷气战甲,朝着目标飞去。

郑先和佟郐自然也不甘落后,催动自己的高压喷气战甲,战甲背后的两道涡旋气囊立时发出一声老旧的嘶吼,喷出道淡淡的蓝焰,推动两人朝着目标急速飞去。

战甲落后,用的又有些年头,虽然功能完好,但速度怎么都达不到其他人的那种程度,所以郑先和佟郐基本上只能垫底,尾随在后吃灰。

幸好目标移动的速度并不算太快,他们一行花了一个小时赶到的时候目标依旧还在毫无顾忌的四处吸摄生机之力。

此时所有的猎神战士都停在了距离那东西二十公里之外,似乎在商量着什么,郑先和佟郐来得有些晚,没有听到他们的部署安排,显然他们也没有半点要告知郑先和佟郐的意思。

事实上这些猎神战士对于郑先的同行是非常忌讳的。

此时郑先的头盔之中接受到一条声音信息,打开之后是吴峰的声音,“扫把星,你们最好老老实实的呆在后面,做个缩头乌龟最后一样能够分钱,别凑上来坏了我们的事儿!”

郑先双目微微一眯,并未开口说些什么,以郑先从小到大的经历他很清楚,在这个世界之中说什么都没用,实力和成绩才是最重要的,与其和吴峰废话,还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擒抓那只蝗虫,只要他们能够擒抓住这只蝗虫,就等于是狠狠地抽了吴峰一个嘴巴,比骂对方什么都有用!

此时十几个猎神战士开始朝着四周散开,很显然,这是要拉网捕鱼,将目标围起来,随后一起出击,将目标擒获,这种办法是最稳妥的手段,十六个猎神战士一起出手,没有死点盲区,对方即便是B级蝗虫也一样要被擒抓住,想逃都逃不了,基本上就像是将碗翻过来扣上般简单,对于这十六名猎神战士来说,已经等着分钱了。

显然,郑先和佟郐被遗忘了,没人将他们放在心上。在这些猎神战士眼中,有没有郑先和佟郐根本没有什么区别,甚至,他们也如吴峰那般,会觉得郑先和佟郐在这里只会拖后腿,尤其是郑先这个扫帚星更是会带来灾难,不然怎么郑先一进了第七办公室,第七办公室就死了那么多人?

这些猎神战士普遍文化程度不高,又天天和修仙者打招呼,心中有些小迷信也很正常。

并且郑先和佟郐的讨厌之处还在于在其他猎神战士眼中他们根本就是无用的废物,猎取修仙者分钱一般都是出动的人员均分,一两个亲手杀死修仙者或者有特殊贡献的能够多分一点,大家都是在拿命拼,郑先和佟郐两个参与进来办不了事却要分钱,搁谁都没有什么好脸色。

佟郐身形一动,要找个缝隙也参与到围捕之中去,但郑先却轻轻拉了他一下,随即郑先带着佟郐升高身形,调整头盔的望远功能,以更高的角度朝着目标观瞧过去。

从通过卫星画面看到那目标的第一眼开始,郑先便有种直觉,这次的目标很不一般,轻举妄动,会带来非常可怕的后果。郑先的这种直觉,是六年来的阴暗生活锻炼出来的,近乎于野兽对于危险的敏锐直觉。

郑先的头盔集成的望远镜很快就发现了目标,并将目标锁定住,提供给郑先。

目标在电子望远镜的焦距不断调整之下,逐渐清晰起来。

就见一个看起来六七十岁的老者穿着一身破旧的长袍,赤着双脚,浑身干枯的好似麻杆一般,黑褐色的满是褶皱的干硬皮肤看起来就像是被暴晒了几千年的木乃伊一样。披着那一身不相衬的宽大的袍子,滑稽的就像是插在玉米地里面的稻草人。

或者说这就是一个包着一张黑皱人皮的骷髅,半夜出去的话,不吓死几个都奇怪。

这老者正在草地上缓缓的行走,干枯的脸上模样极为欢快愉悦,两只枯干的大手轻轻一扇,身边方圆五十余米之内的草木尽皆在飞速的枯萎,稍有灵性的鸟兽远远地早就避开了,那些笨头笨脑的则在老者的五十米的范围内挣扎不休,似乎被什么东西黏住,无法逃脱,不久之后便皮干肉枯毛羽朽烂,挣扎两下便化为肉干坠落在地摔成碎块。

这老者所过之处就像是被火烧光了一切一般,只剩下一层浮灰,是以这老者身后是滚滚烟气顺风鼓荡四散,犹如狼烟烽火一般。

老者每汲取一丝生机之力他身上的皮肤的某个部位就微微鼓起一点,就像是在给自己的身躯打气。

郑先的头盔上跳出两组数字来,一组前面有一个负号,表示的是生机之力衰减的程度,这个数字不固定,随着老者的脚步上下浮动。

另一组数字则叫郑先心中微微发紧,2600,这是这个老者的生机之力的数值,B级蝗虫生机之力的上线是3000生机之力,这老者已经是B级蝗虫之中的上等存在了。

当然,这样的数值还不至于叫郑先害怕,郑先之所以心中发紧,是因为这样的数值的蝗虫至少价值三百万,最重要的是他要是能够将其擒抓住,虽然这个价钱会被这一次来的猎神战士均分,但最重要的是他和佟郐能够将其抓住的话,那么他就可以一扫心中的憋闷了,郑先可是好久没有见过B级修仙者了。

至少第七办公室不会再有被裁撤掉的可能,要是第七办公室被裁撤掉的话,那么他实在是对不起死去的那些伙伴了。

郑先不是没实力,而是一直运气不佳,除了加入业务司第一年独自擒抓了一个B级蝗虫从而名声大振前途光明外,后来郑先所碰到的全都是一些小蚂蚁般的东西,最强大的修仙者也不过是C级,而那些第七办公室的前辈全都因为各种意外死在了这些小虾米身上,以至于郑先的一身手段,根本无处施展,还背上了一个扫把星的名头,现在,他翻身的机会终于来了。郑先不由得舔了舔嘴唇。

修仙者一般被分为三种,一种是自行修炼的,这种修仙者一般是家中有什么遗留下来的传承,或者自己有什么奇遇,再就是悟性超高莫名得到了一鳞半爪的偏单,从而自己开悟,不过这种修真者一般都不会有什么高深的修为,毕竟这个世界遗留下来的修仙法门实在是简陋得很,甚至还有遗漏,修炼下去没人指点的话很难有所突破,能够修炼出天地桥就相当不简单,能够炼出气海的简直就是凤毛麟角一般,那个被枷锁扣住的厨子就属于这种!

第二种,则比较复杂,他们是从与凡俗世界相平行的修仙世界之中来的,两百多年前,修仙世界从地球这个世界位面上被突然剥离出去,从此之后,修仙世界和人类世界就是毫不相干的两个平行世界。而凡俗世界之中,也就没有那么多的神仙鬼怪,一改当初仙人鬼怪和凡人混杂世间的模样。也正是从那之后,凡俗世界开始逐步崛起。

但是这两个平行世界虽然彼此剥离开来,但之间还是有着诸多通道彼此相连的,所谓藕断丝连就是这样。

修仙世界的修士修行需要太多的生机之力,但任何地方的生机之力都是有限的,两百年的时间,他们就已经将修仙世界之中的生机资源消耗个七七八八,所以这些修仙一界的修仙者们一直都在打算重返凡俗世界,正因为如此,时不时就有修仙世界之中的存在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找到了那极不容易被发现的通道,来到凡俗世界之中。

这种来到凡俗世界之中的存在又分为两种,一种是妄想开启空间通道,将两个不相关的世界重新联合在一起的疯子,这样的疯子不多,但也不少,一般这些修仙者背后都有一个门派,这些修仙者就是来为门派弟子们开山开路的,一个个非常难缠。

另外一种则是在修仙世界之中混不下去了,被修仙世界之中的强横人物追逐犹如丧家之犬,他们是逃出来避难的,这样的家伙到了凡俗世界就立即藏匿起来,危害相对较少。

第三种,是在两百年前就闭关修炼的老家伙们,这些老家伙因为种种原因没有随着修仙世界和凡俗世界的剥离而离开这个世界,也并不知道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还以为这个世界还是他们为王为尊的时代,通常,这些家伙都非常的傲慢非常的暴躁,并且修行十分高深,非常不好对付,一个能够闭关上百年不吃不喝的修仙者,自然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敌人。

此时在郑先眼中的这个修仙者显然应该归纳为第三类,别的不说,看他的那身袍服就知道这家伙闭关的时候至少是明朝的事情。

郑先没怎么上过学,文化程度不高,但也知道清朝人留辫子,这老者没辫子一头散发所以至少是明朝的。

还有这老者的那枯干的身躯,黑褐色的皮肉,显然是长时间闭关造成的,就算没有郑先的自己判断,这些信息也已经详细的罗列在郑先的头盔屏幕之中,郑先背后的。

此时在郑先的眼中其他办公室的猎神战士已经在朝着那老者合围过去,包围圈已经构成,现在就是在收网。

不知为何,看着这个场面,郑先就生出一丝不安的感觉,这种不安的直觉使得郑先微微皱眉。

佟郐此时已经有些呆不住了,开口道:“主任,咱们赶紧上吧,再不动手就要被别的办公室抢先了,到时候别说吃肉连口汤都喝不到。”

郑先却依旧没有说话,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被包围起来的老者。

那老者干瘪的鼻子耸动了一下,似乎已经感知到了四周朝着他汇聚过来的危险气息。

十六个猎神战士身后的两道涡旋气囊已经完全开启,飞行速度自然极快,此时已经出现在老者的视野里。

这老者脸上露出一丝意外的神情,似乎对这些穿着怪异并且会飞的家伙们感到格外好奇,尤其是猎神战士背后拉出来的两道青蓝色的光焰,更是使得这老者微微歪头,那干瘪的毫无水分的眼珠转动起来和那一层眼皮摩擦得滋滋作响,看着就觉得眼睛疼。

随即这老者脸上露出一丝阴寒的冷笑,他朝外扩散汲取动植物的生机之力的光罩猛的倏地一敛,收进了身躯之中,这老者的干枯身躯迅速的饱满起来,随即一组数字在郑先的眼前飞速的跳动起来。

这组数字从2600开始急速跳跃,最终在3600这样的数字上来回微微调整。

郑先的双眼瞳孔骤然一缩,3600的生机之力,这不是B级蝗虫,这已经是A级蝗虫了!

“不好!快撤!”

此时正朝着那老者狂冲过去的一众猎神战士也已经看到了这老者身上生机之力的变化,A级的蝗虫可绝对不是他们这十余个猎神战士能够应付得了的!

此时想撤已经晚了。

——————

收藏!收藏!收藏!收藏!

最后祝大家中秋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