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神者

第五章 泯灭战士

就见那老者桀桀一笑,枯瘦的双手朝着其中一个猎神战士轻轻一招,当即就有数道风气从四面八方汹涌过来,朝着那猎神战士席卷过去。

这风气看似温柔,实际上却迅猛强烈,这是A级蝗虫绽放出来的力量,猎神战士的高压喷气战甲上面虽然镶嵌着十颗枯灭石,但这些枯灭石也并非是什么道法神通都能应付,也有上限,超过了这个上限,枯灭石就不起作用了,十颗枯灭石的极限是应对B级蝗虫的全力三击,但若是用来应付A级蝗虫就显得有些吃力了。

是以那老者手掌招出的劲风袭来,那猎神战士的高压喷气战甲上的十颗枯灭石立时急速的闪烁起灿烂的光华,勉强将那老者的劲风阻挡住。

老者不由得又露出诧异的神情,不过这老者此时好似看到了一件非常有趣的玩具一般,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神情,手掌再次微微用力一扇,劲风骤然加大一倍,就连极远之外的郑先都听到了那骤烈迅疾的风嚎撕扯之声。

那被风卷住的猎神战士战甲上面镶嵌的十颗枯灭石骤然急速闪烁了一下,每一颗都明亮得犹如射灯灯泡一般,随后齐齐爆碎,嘭的一声全都炸为齑粉。

那被风气卷中的猎神战士立即丧失了反抗的能力,被风气卷着打着旋儿的飞到了老者身前,这老者双目放光,就像是老饕遇到了美食一般,手掌朝着猎神战士的头盔轻轻一按,高压喷气战甲瞬即便塌瘪下去。

原本高压喷气战甲之中有身躯撑着,形象饱满,但现在这情形,高压喷气战甲里面的身躯显然已经抽|缩得近乎没有了!

那老者发出干枯嘶哑的畅快笑声:“果然还是人的生机之力美味无比,好久就没有尝到这样鲜美的滋味了,桀桀桀桀……”

剩下的十五个猎神战士不由得齐齐大惊,随即便是大怒,在猎神战士之中,虽然内部矛盾争斗从来都有,但在面对外敌蝗虫的时候却是相当的团结,因为在面对这些强大的修仙蝗虫的时候,一个人的力量远远不够,往往需要几个甚至是十几个猎神战士的团结协力,久而久之,即便私下里关系极差,上了战场都一样可以叫对方靠在自己的背后。

一人死十人怒。

其余的十五个猎神战士此时也已经撤退到了一个较为安全的距离,纷纷取出自己的枯灭枪,扣动扳机一道道的枯灭极光朝着那老者便射击过去。

那老者微微皱眉,这些枯灭极光虽然他从未见过,但他能够感受到这极光之中蕴含着一股强大的破坏力,对他都产生威胁。

老者手掌一翻,从他的手心之中立时飞出一道碧绿色的光气,这光气在半空中扭动一下,化为一只巨大的翠绿色长满长毛的手掌,这手掌乃是一件宝物,名叫灵猴鬼手,是这老者斩杀了一只千年妖猴,剁下来的猴妖手掌,同时将这猴妖的神魂封印在这手掌之中,祭炼了数十年才炼成的,这灵猴鬼手不但坚不可摧,运使起来更是如臂使指,非常便捷!

郑先一见到这灵猴鬼手,头盔之中立时蹦出一组数字来,2030生机之力。郑先不由得骇然,光是这一只猴手就已经相当于一个B级修仙者之中的中等存在了。

这翠绿色的灵猴鬼手一出来便朝着那些爆射过来的极光抓去,随着极光射中,这灵猴鬼手上面立时冒起青蓝色的烟气来,灵猴鬼手的生机之力刹那间衰竭了三成,只剩下1500左右,出乎那老者的意料之外,这些枯灭极光竟然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一些,一下将他这件宝贝洞穿。

灵猴鬼手之中立时传来猴子痛苦的叽叽怪叫,不过这些枯灭极光并未使得这灵猴鬼手丧失活动能力,反倒是激起了这灵猴鬼手的凶性。

灵猴鬼手本事跳脱的性子,憋屈了两百多年,最初出来还是玩闹的性子居多,此时受伤才算是真正的认真起来。

叽!灵猴鬼手内中传来一声愤怒的嘶吼,本已衰竭的生机之力骤然急速上升,一瞬间几乎接近3000的数值。

随即灵猴鬼手化为一阵青烟,横跨数百米距离,刹那之间便出现在了一名猎神战士身前,就见这灵猴鬼手大手一拍,啪的一声骨碎脆响,直接将那猎神战士的脑袋连同头盔一起拍进了胸腔里,灵猴本就以巨力著称,战甲上的枯灭石只对以生机之力催动的道法攻击有用,对于这种速度极快的纯粹力量攻击就没什么效用了。

说白了,枯灭石能够抵御道法攻击,但道法催动起来的巨石,枯灭石就爱莫能助了。不过即便是A级修仙者也最多不过能够飞沙走石罢了,施展不出来挪移巨石来攻击的手段。至少真正能够御风而行飞天遁地出入鸿冥的那种修仙者,郑先还从未见到过。

灵猴鬼手并不停留,瞬即又到了另外一个猎神战士身前,朝着这猎神战士胸前便是一掌,那猎神战士一声都没有发出来,后背猛的一鼓,高压喷气战甲骤然撕裂,这战士的身躯竟然被直接从战甲之中给生生拍了出去,在半空之中这战士的身躯便有一小半化为一团血雾,如蒙蒙细雨般洒落下去,剩下的则是一团碎烂模糊的血泥,高压喷气战甲没有了认为操纵,背后的涡旋气囊带着破碎的战甲四处乱飞,几个转弯便坠落在地上,轰然爆炸。

此时其余的猎神战士才彻底清醒过来,他们在没有遇见过A级蝗虫之前,总还想着和A级蝗虫试一试身手,贪恋A级蝗虫的那份至少五百万的报仇,而现在他们已经完全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这只蝗虫的对手,蝗虫?别开玩笑了,这哪里是蝗虫根本就是一只吞天的大蟒,面对这样的存在只有逃命才是最重要的。猎神战士挣的是玩命的钱不错,但真叫他们玩命他们可还真就没有这份豁达。

是以这些战士转身便走,一边走一边呼叫终极战甲的支援。

那老者看着四散而逃的一众猎神战士,嘴角露出一丝酷冷的笑容来,此时这老者又伸出一只手来,这手掌心之中当即飞出一把二十厘米长短的小剑,这小剑剑光霍霍,剑身水晶般的流光溢彩,尾部系着一缕红缨,灵动飘忽,煞是好看!

在郑先瞳孔之中倒影着一组数字,2700!这把剑也相当于一个B级修仙者,甚至还是一个中上等的B级修仙者。

就见这老者双目微眯,嘴中念诵几句,随即手指一点道:“琉璃红缨剑,去!”

那把小剑猛的发出铮的一声鸣响,就像是一下有了生命,活了过来,剑身一弯后嘣的一下绷直,随即化为一道流光急速飞窜出去。在这一瞬间郑先清楚的看到老者将自己身上的两千生机之力叠加进了那琉璃红樱剑之中,使得琉璃红樱剑在一刹那生机之力达到了4700这样的恐怖数值!

刹那之间便听到四声利剑刺透战甲的清脆声响,犹如苹果被子弹贯穿,四名猎神战士随即便从空中跌落下去。

郑先和佟郐看得身子都不会动了,这就是A级蝗虫的手段么?这实在是太厉害了!

这老者刹那之间便灭杀了七位猎神战士,并且宰鸡杀狗般简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

剩下的九名猎神战士轰然而散,四散而逃,这倒不是他们不团结,此时此刻,面对这么强大的敌人,分别逃走才是最有效的保证生存率的办法,一起逃走的结果很有可能就是被一窝端掉。

不过那老者显然没有放过他们的打算,就见这老者双手微微摆动,那一柄小小的宝剑还有那只翠绿的灵猴鬼手,朝着那些猎神战士急急追去。

郑先从未见过这么快的剑,甚至能够很轻松地追上高压喷气战甲的速度,在郑先眼中就见一道道鲜红色的血花当空溅起,那宝剑刺中猎神战士的伤口很小,但洞穿猎神战士后形成的破洞却很大,往往猎神战士背后只是一个针眼儿般大小的伤痕,但胸前却是被炸得血肉模糊的一个大洞。坚硬的高压喷气战甲在这宝剑的威力下犹如纸糊的一般,就连上面的枯灭石都极闪一下后爆碎掉。

而那只灵猴鬼手则更加彪悍,虽然速度比那飞剑要逊色不少,但却也不慢,依旧比高压喷气战甲要快上一线,每当这灵猴鬼手追上猎神战士,便朝着猎神战士一拍,不管他拍在那里,那里就一下塌陷下去,高压喷气战甲中掌的地方简直就被拍成了一张白纸,由此可见高压喷气战甲包裹内的猎神战士的下场。

这些猎神战士的尸体好似秋风扫过的花瓣一般,洋溢着一抹璀璨的艳红,从天空之中灰尘般的簌簌落下。

那老者哈哈大笑,吟唱道:“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天地万物盗我生机,我复盗万物生机,既生之,又杀之,是天地即万物之盗耳……”

随着吟唱,这老者枯瘦的手掌虚空抓摄,将一具具的尚未死透的猎神战士抓摄到自己身边,另外一只手在这些猎神战士头盔上轻轻一抹,这些包裹着猎神战士的高压喷气战甲便迅速的萎缩下去,内中的猎神战士被抽光了生机之力化为一具具的枯骨。

吸收了几位猎神战士的生机之力,那老者身上的生机之力越发雄壮起来。

即便是总有一股子狠劲的佟郐,现在都知道自己不能冲上去了,这A级蝗虫实在是太厉害了,冲上去就是个死。

但是佟郐和郑先也并未逃走,他们在等,在等终极战甲的出现。

猎神战士在业务六司只算是临时工,在他们之上,还有一群有编制的家伙存在,他们被称为终极战甲泯灭战士,是他们这些猎神战士完全无法媲美的存在,据说那几个挂在青铜树上封印起来的A级蝗虫就是他们擒抓住的,这些终极战甲一般情况下绝不出现,甚至就算是郑先也没见过,但现在这种情形之下,终极战甲应该会出动了。

那老者虽然厉害,但要想将九个全速催动高压喷气战甲的猎神战士一举全部灭杀还是不大可能,所以那九个猎神战士最终逃掉了四个,剩下的全都被那老者收摄过去吸光了生机之力。

随着老者收摄的生机之力越来越多,老者的身躯也变得越来越丰满起来,此时的老者已经比郑先最初看到的时候整整胖了一大圈,再不是那种皮包骨头的骷髅骸骨模样,而是终于有了一些人形,黑皱的皮肉也红润白皙起来,远远看去仙风道骨,当真是成仙一般的模样。

显然,草木的生机之力远远没有人的生机之力大补。

在郑先的头盔之中那老者身上的生机之力竟然还在向上增长,已经达到了接近5000的数值,这已经是A级蝗虫之中的顶尖存在了。郑先感到数百年的闭关将老者这块电池的电量完全放光了,现在这老者的正在不断的补充电量,而郑先此时看到的老者的生机数值还未必就是这块电池的最终上限。

就在此时,那老者忽然放弃了以琉璃红樱剑和灵猴鬼手追逐剩余的猎神战士,事实上他似乎也已经无法再追上那些已经逃远的猎神战士了。

老者的脑袋微微一抬,一双眼睛陡然和郑先的目光碰撞在一起,就见到那老者脸上露出一丝诡谲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