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炎神皇

第八十三章 红光储物戒

老者双眼慢慢眯了起来,眼中闪耀着两团火光的光芒。云天无意中发现,对方的手掌已经慢慢攥成了拳头。

老者忽的上前一步,身形已经快速掠过来。

等云天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只宽厚的手掌已经卡住了他的脖子,一看是老者。对方当真是高手,刚才还不见他怎么动作转眼间已经冲到云天跟前,整个过程还不到半秒的时间,可见速度有多快!

云天的脖子被老者的手掌卡住,已经有点喘不过气了!

他剧烈咳嗽了几声,下意识想甩开对方的手掌却被卡得更紧。

“前辈,你........”云天双眼死死盯着这老者,生怕对方突然一个用力,他的脖子就会被捏断。他在等一个时机,等老者没注意的时候进行反击。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接,好像有光芒迸射开去。这么近距离看着老者,云天还是看不清他的脸。

老者的脸好像蒙上了一层白纱,只隐隐见到脸部轮廓,但具体样子看不清楚。

感觉对方的手指不断用力,云天惊得瞪大了眼睛,紧接着他脖子处突然一阵颤动,好像有一股灵气从喉间进入食道,很快到了他的体内。

灵气在云天体内的时候,他没有感到任何不适,但这股灵气确实在游走,速度很快穿过了他每一道经脉,很快就到达丹田。

这时候,老者双眼是完全闭上的。

忽的,他身子一颤,云天马上感受到体内冲出一股灵气注入老者的手掌。

老者似乎想到什么迅速睁眼,看着云天一脸惊愕,过了一会儿后才从口中挤出话来:“天火!你体内的天火竟然会动!”

听到这话,云天一脸疑惑。看着老者惊异的表情,他隐隐感觉到事情不简单。似乎想到什么,云天开始运转灵气进行内视。

内视不需要太多的灵气,就算此时他被老者控制着也能进行。通过内视,云天看到自己丹田内泛起淡淡的紫光。

这些光芒是从紫境幽炎表面涌出来的,细细看去,云天惊愕地发现这些光芒竟然开始跳动,像火焰一样熊熊燃烧起来。

“怎么会这样?”云天自己也十分惊讶。

紫境幽炎在他体内存在了这么长时间,一直都是静止不动的样子,要么就泛光,但此时却像火焰一样燃烧起来,燃烧得越厉害,紫光就越闪耀。

下一刻,紫境幽炎的紫光突然暴涨起来,云天感觉身子颤抖了一下,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时,就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紧接着,老者整个人就被一股强大的气息冲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哇的一声,从他口中吐出鲜红的血液。

“好厉害的天火!”老者惊*看着云天,从口中挤出话来。

云天的脸色大变,低头朝身上看去,竟然发现周身都被紫气笼罩着,就连皮肤上也被沾染了。整个人好像是从紫光中生出来的。

但是,这股紫气只是闪耀了一会儿后,很快就消失了。

老者冷喝一声,整个人忽的冲天而起,迅速立在半空中。随着他不断将体内的灵气引出来,过了一会儿脚上就出现了两团火焰,风火轮出现了!

他斜睨着云天冷冷道:“小子,出手吧!如果你能打赢我,我就把我孙女放出来!”

看着老者脚底下两团滚滚燃烧的火焰,云天的眼睛眯成一道细缝。说实话,他完全没把握赢这个老头。但是为了救小桃姑娘,他怎么也要试一试。

说来也是奇怪,自从身体泛出紫光后,原本的疼痛感觉也消失了,而且云天还感觉到经脉中多了一股神秘的气息,很快汇入双掌的经脉之中。

他尝试着举起一只手,凭空一抓后掌心就凝聚了一股强大的灵气。看着指缝间透出来的白光慢慢变成了淡紫色,云天冷喝一声后,拳头猛地往前击打出去。

顿时,紫光暴涨在眼前形成了花状!

此时云天感觉身体灵气充足,他缓缓抬起头看着前方的老者,双手开始凝聚灵气。很快的,身前就出现一道道花状的紫光。

紧接着他突然纵身跳起,人便稳稳站在其中一个紫光团之中,此时在他面前还有七个紫光团,连成一线形成紫光桥。

云天单脚站在最前面的紫光图之上,一只手朝腰间摸去,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气息之后紧接着又是冰寒,两股不同属性的气息冲击着他的手掌,顿时感觉掌心都是力道!一声轻啸之后,千年雪剑已经横在云天跟前,他单手握着剑柄,另外一只手开始集结灵气。同时身子微微往前倾斜,头又往后仰,人形成了鹤姿。

这个姿势的好处在于能将他体内的灵气最大化地汇集到手掌,再通过掌心的脉络注入千年雪剑之中。

剑身被注入了大量灵气之后,微微颤抖起来。

此时,老者的身形已经到了跟前,距离云天不过二十几米。两团火光笼罩在他双脚下方,看着像恶魔的脸。

轰轰之声传来,还有阵阵热量!

之前云天可是见识过老者的风火轮,知道这是厉害的兵器不好对付,于是多了一个心眼。他从体内引起一股灵气注入双目之中,让视线变得清晰,同时打开灵识,注意观察着老者的一举一动。

灵识一开启,云天就发现老者的风火轮上有一根根黑刺,肉眼完全是看不出来的。他心想,一会儿出击的时候得特别注意这些黑刺。

见云天的身子拉成了鹤状,老者冷哼一声,紧接着人已经冲了过来,在冲射之中,他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匕首,上面有斑驳的纹路。

第一眼看到这把匕首的时候,云天就觉得十分眼熟,接着就反应过来叫道:“流星刀!”这刀子他之前在小桃身上见过,这会儿小桃不在,流星刀却到了她爷爷手中。

流星刀泛着紫光,刀刃处像鹰嘴尖尖地凸起来。光芒一闪,遍布了整个刀身后,流星刀看着就像一只紫色的鹰。

不得不说这老者兵器真多,手上是流星刀,脚下是风火轮,体内还蕴藏那么多的灵气。想到这些,云天很是心虚!

转眼间,老者的身影已经冲到了跟前,手中的流星刀突然举起来,紫光闪烁耀眼,刺得云天条件反射地闭上眼睛。

等他睁开眼睛一看,眼前竟然出现了一个尖细的鹰嘴。

他心中一惊,在鹰嘴啄过来之前赶紧举起手掌,同时念起口诀。指尖泛起一道白光之后,储物戒指出现了!

铿锵一声,好像金属相撞发出来的动静。当鹰嘴啄到储物戒指时,白光突然迸射开去,云天只觉得指尖一松,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指头上掉下去。

一股不祥的预感即刻涌上心头,他赶紧低头看去,见到储物戒指被磕成了两半。戒指断掉之后,上面的白光微微闪烁了一下,接着就完全消失了。

这时候,流星刀再次冲射过来,刀刃处的鹰嘴猛地朝云天的手臂上啄去,云天侧身闪过,手臂就被那尖细的硬物划了一下,剧痛传来,有鲜血渗出来染红了衣裳。

只听到一声奇怪的叫声后,流星刀便迅速飞回老者手中。

此时云天的手臂已经是鲜血淋漓,整个衣袖被染红一片,看着十分骇人。但他完全顾不上疼痛,而是转脸朝地上已经断裂成两半的储物戒指看去。

“我的戒指........”

那是父亲送给云天的戒指,他只觉得心口压抑得难受,比手上的疼痛还要疼上千倍万倍。

他手腕一动,那断裂成两半的戒指圈马上到了掌心。一看,戒指表面暗淡无光,这是灵气尽失的结果。

任何宝物不管是主攻击的各类兵器,还是用来储物加防御的戒指,自身都会蕴藏着灵气,一旦宝物遭受物理性的破坏,那灵气也会全部消失。储物戒指已经断成了两截,意味着灵气已经完全消失变成废铁了。

云天正伤心时,那边响起老者低沉的声音:“不就是一枚储物戒指么!我这儿有的是,给你!”

话音落下,老者手中连续射出三道白光,等白光冲到云天跟前的时候他才发现每一道白光都是一枚储物戒指,分别是红黄绿三种颜色。

三只储物戒指体积大小一样,但是颜色有深有浅,这意味着戒指中储藏的灵气量也不一样。云天看准了目标,当那三只储物戒指冲到跟前的时候,一只手掌凝聚了巨大的灵气后凭空往前抓了一下。

感觉掌心像被电击了一下,很痛,但他还是忍痛握住其中一枚储物戒。另外两枚戒指从他眼前掠过去,在前方黑暗中旋转了一圈之后又迅速回到老者手中。

见到掌缝间有光芒射出来,云天缓缓摊开手心一看,这是一枚红色的储物戒。他张口吐出一股灵气笼罩在储物戒上后,戒指体表的红光便消失了。

戒指的光芒虽然消失,但光泽还在,这是因为戒指里面有灵气,这种金属类的法宝体表越是有光泽,说明里面的灵气越足。

云天将红光储物戒指紧紧攥在手心,能感受到戒指里面的灵气正在冲撞。很明显,这枚红光储物戒蕴藏的灵气比父亲云山送给云天的那枚储物戒要厉害得多。

可即便如此,云天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小子,你真好眼光!这枚储物戒是我刚射出去三只戒指中灵气最足的,竟然被你得到了。”老者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目光往下移动看向云天另外一只手掌心已经断裂成两截的储物戒,呵呵笑道:“至于你那只废戒已经没有任何灵气,丢了吧!”

听到这话,云天猛地抬起头看向那老者,几乎是喝斥出声:“那储物戒是我父亲送的,意义怎么一样?”

说到愤怒的时候,他突然将左手掌上的红光储物戒举起来重重摔在地上,紧接着整个人纵身跳跃起来,单手握着千年雪剑往下劈。

当雪剑劈中那只红光储物戒时,发出一声巨响,两者相击之后,储物戒红光暴涨,千年雪剑也颤抖得厉害。

当红光储物戒上的光芒暴涨到最巅峰的时候,千年雪剑就被戒指里面的灵气也弹开去,剑身在半空中旋转了一圈后狠狠扎在地面上,红白两道光芒像水波纹一样交替着闪现。

而那只红光戒指竟然纹丝不动,完全没有一点损害。

这一幕看得云天暗暗心惊,原本他以为只是一枚小小的储物戒,没想到能够抵挡住千年雪剑的攻击,太牛逼了!且不管雪剑跟储物戒各自的灵气多少,就单单独说硬度,两者是相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