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炎神皇

第八十四章 高手较量

老者眼神一冷,一道红光从云天眼前掠过后等他回过神来,红光储物戒已经回到主人手中。老者的手指轻轻抚过储物戒的表面,突然眼珠子一紧,犀利的光芒射向云天,冷冷道:“果然是后生气盛啊!就算你不喜欢老夫这枚储物戒,也不应该这枚糟践!好在是戒指本身硬度够,不然的话........”

老者眼神冷冷投射过来的时候,让云天心中一颤。

“前辈,我........”他一时有些哑口无言,没错刚才他是冲动了些,但不是故意的。只是因为父亲送给他的储物戒指遭到破坏,所以心情烦躁才做出损害红光储物戒的举动。

老者冷哼一声,不再说话。白光泛起后,他的身影越来越虚,眼看着就要消失的样子。云天突然想到小桃,身形一动马上掠到老者面前,冷冷的目光扫视过来:“前辈,你不能走!”

“嗯?难不成你还想拦我?”老者的语气充满了讽刺,本来他不愿意跟云天这种小辈计较,但这小子实在太没礼貌了!

“我不是想拦前辈,只是........”云天的眼神嗖的一下射向老者左手掌上的储物戒指,顿了一下后才鼓起勇气接着说:“我答应了小桃姑娘必须救她出来。”

老者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必须?老夫没听错吧!”他笑的时候,明显有水波纹的灵气从周身泛出来,很强劲!

听到老者的笑声,云天有些受辱的感觉。虽然对老者很忌惮,但想到小桃之前对他的哀求,便鼓起勇气说:“嗯!必须!”

“好大的口气,那就得看你有多大的能耐了。”老者神色一冷,手腕一个扭转,掌心已经出现了流星刀。

这把流星刀的厉害云天是见识过的,这会儿再看见,难免有点心虚。可以的话他真不愿意跟老者打斗,但看对方的架势,看来一场恶战是免不了的。

“前辈.......”

云天还想说什么,老者冷冷的声音已经传过来,竟然涌进他耳朵里面冲击着耳膜,让云天感觉好像成千上万只蚂蚁同时在里面爬,十分难受。

“废话少说,出招吧!”

声音落下,云天便感觉一阵强风从前方冲射过来,他下意识闭上了眼睛,等到那股风吹尽才缓缓睁眼。

一看,老者整个人已经冲天而起,身形往后退出数十米之外,人悬在半空中看着像一尊巨神。

远远看去,老者周身还有水波纹的灵气笼罩着。

看到这一幕,云天要说一点紧张都没有那是假的,因为他心里很清楚,自己根本不是这老者的对手,只是答应了小桃,所以这会儿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小子,还不亮兵器?”见云天有些迟疑,老者赶紧催促了一声。

云天轻轻应了一句,紧接着整个人腾身冲到半空中,一只脚往前,一只脚退后,身子呈跨步之势。

腰间泛起红白两道光芒后,千年雪剑出现在他手上。剑身光芒霍霍而起,红白两色好像腾空盘踞在雪剑之上。

看到千年雪剑的时候,老者双眼慢慢眯了起来,眼中有异样的光芒闪烁。作为旁观者,他比云天这个剑主人更清楚千年雪剑的威力,可惜啊!云天根本不懂得最大化将剑的能量激发出来,只是用了能量的一小部分而已。

想到这个,老者不免有些替云天可惜。一个念头突然出现在脑海,可当看到云天犀利的眼神射过来时,他便将这个念头打消了。

“看在你是晚辈后生的份上,老夫让你三招!”老者突然说。

云天呵呵笑道:“前辈,这样不好吧!别人知道了的话会以为我以小欺老呢!”他这样说的的目的只是为了试探老者的功力。

因为云天发现,老者每次说话的时候,周身那股水波纹的灵气都会随着他说话的频率一颤颤的,这多少能提现对方灵气的充足程度。

他以为这样能激怒老者,没想到老者却呵呵笑起来:“你小子说话真幽默,行!老夫也不说让你三招了,这样吧!你先出招,我只防不攻;然后就轮到我出,这样行么!”

“好!就照前辈说的做。”云天心想,这个办法倒是挺公平的,至少不会被别人说他欺负老人。

既然达成了口头协议,那这第一招对于云天来说就格外重要,如果这招用得好的话,可以大大打击老者的锐气,如果用得不好,那对于他来说就少了一次机会。

想到这个,云天心里有点小紧张。

但是修炼者在打斗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紧张,如果不能做到心定神凝,那会危险。

于是,云天缓缓闭上眼睛,开始集中精神。同时双手捏诀,嘴里喃喃念着什么。感觉有灵气从丹田内涌出来,很快遍布身体的每一寸经脉,接着又凝聚在双掌之中。

等灵气到了充足的程度,云天突然紧握住两个拳头,然后凭空往前击去。砰的一下,这个声音是从他内心深处发出来的,拳头击到空气中立刻呈现水波纹。

见到这个,云天十分兴奋。以前他一直尝试用拳头击打空气,但手掌没有着力点,始终觉得不够。但刚才拳头击出去的时候,空气中出现了象征着力量的水波纹,这太棒了。

此时的云天感觉整个人精神饱满,有如神助。

喝斥一声后,他马*两个拳头收回来,手指摊开,双掌合十,在身前交叉然后迅速比划开去,很快的,周围就凝聚了强大的灵气。

虽然有了大量灵气傍身,但云天觉得还是不错,毕竟这次要对付的人不是什么小喽喽,而是一个高手中的高手,多点准备总是好的。

一声轻喝之后,云天开始用灵气注入经脉之中,经过练气之后全身开始痉挛,这是因为经脉受到扭曲的缘故。

过了一会儿,经脉中就有纯净的灵气涌出来,迅速遍布了全身。这经脉练气果然有用,虽然会让每一寸脉都感觉到疼痛,但从脉中挤出来的灵气精纯度却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九。

灵气越是精纯,那迸发的能量就越大!

云天将这股精纯的灵气引到双掌之前,跟之前就凝聚在周身的普通灵气混杂在一起。通过融合后,灵气的精纯度虽然降低到百分之八十,但量却多了不少。

两股灵气交织在一起,顿时光芒暴涨。下一刻,这些光芒竟然开始压缩,慢慢幻变成奇异的形状,等形状完全定下来的时候再看,原来是一朵莲花。

云天身子跃起,人便上了莲花之上,左手朝腰间摸了一把,立刻将千年雪剑握在手中。这会儿他同时有了千年雪剑和灵气莲花,多少有点胜算。

而此时老者手上那把流星刀的光芒已经暗淡下去,周身的灵气罩子也不见了。他这是准备裸气让云天攻击。

“前辈,得罪了!”

云天说完举起千年雪剑横在胸前,身子一掠人便迅速往前,脚底下踩着灵气莲花,速度一下子加快了不少。

眼看着离老者越来越近,他眼中的光芒也越来越甚。

云天对千年雪剑很有把握,因为此时剑身上红白两道光芒非常耀眼,就像两条腾腾欲试的猛龙。

喝斥一声后,雪剑嗖的一声从他手中冲射出去,带着强大的灵气,一红一白两条腾龙的身子横在剑刃最前方,腾飞中发出啸动之声。

轰!

只听到刺耳的声音传来,下一刻千年雪剑已经冲向老者。

本以为老者会闪躲开去,没想到他竟直直站着,整个人纹丝不动。眼看着剑刃就要刺进他的心脏,云天惊得瞪大了双眼。

“前辈........”云天吼叫了一声,希望老者进行反击,但是他没有,身子像雕塑一样立在那里,双眼的精光越来越甚。

紧接着,雪剑猛地刺向老者的心脏,顿时光芒暴涨而起,从老者胸前扩散开去。看到这一幕,云天赶紧闭上眼睛,他根本就不敢去看。

在闭眼的时候,他脑海中有个念头一闪而过,如果千年雪剑真的将老者刺死的话,那他就是个大罪人。

正惊愣时,云天就听到砰的一声,好像硬物相互撞击发出的。同时,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灵气正从四面八方席卷过来,迅速睁眼一看。

只见前方光芒万丈,只是白蒙蒙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但是白光所过之处灵气极强,隐隐的,他感觉到体内的灵气受到了影响开始窜动。

“怎么回事?”

云天意识到什么,赶紧运气,过了一会儿丹田内就涌出气息汇入他的天门穴,那是灵识所在。

灵识催动后,双眼之中就出现了一道精光。

这道精光一下子穿透了面前的光芒,将云天的灵识带出这片迷雾。这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这大片的光芒全是发自同一个人身上,就是那名老者。

透过白雾远远看去,老者胸口还插着一把剑,剑身上有红白两道光芒闪烁,是千年雪剑。

云天惊*发现,千年雪剑的剑刃一半已经扎入老者的胸口,但是没有流血,只好像受到什么影响,老者胸前不断流出灵气来。

周围这大片的白光就是那灵气幻变的。

老者胸口被千年雪剑刺中,脸色却相当平淡,只是两道剑眉微微往上斜起来。

而此时,云天发现千年雪剑上面红白两道光芒逐渐暗淡,仔细一看,剑身不断有灵气涌出去又在冲撞到老者胸前的时候又反弹回去,迅速变成白光。

老者和千年雪剑里面的灵气不断流出来,瞬间都化成了白色的光芒。两者同时在流失灵气,过了一会儿千年雪剑就失去了原有的光泽,剑身看起来十分暗淡。跟雪剑比起来,老者体内的灵气虽然也在大量流失,但身体却岿然不动,脸色也很平淡。

很明显,老者的灵气够充足,根本不是一把小小的雪剑可以比较的。

似乎意识到到什么,云天赶紧运气,同时比划起双掌。一道强大的灵气冲他掌心冲射出去,如离弦之箭很快冲到老者跟雪剑中间的白光之中。

只听到嚓的一声,云天射出去的灵气硬生生将老者跟雪剑中间的白光斩断!下一刻,千年雪剑便从老者的胸口弹开,老者受到力的冲击也迅速往后退,在后方七八米外稳住了身子。

千年雪剑被弹力打飞,剑身在半空中飞了一圈,眼看着就要坠落地面,云天赶紧腾身飞起一只手掌凭空抓去,雪剑立刻到了他手中。

一看,雪剑已经彻底失去了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