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兵王

第八十二章 转送军医院

第八十二章转送军医院

张琦的发作把杨文生夫妇吓了一跳,脑海中第一个念头就是完了。

谁都知道病人惹不起医生,而张琦现在二话不说直接一下把这个急诊大夫扔到了外面,顿时让他们两个人心里凉了半截。

“张琦,你在干嘛!”杨母大呼了一声,第一反应就是把医生扶起来,却被杨文生硬生生拉住了。

“小子,我不管你哪弄的假证,你敢打我,我现在就叫警察把你抓起来!”急诊医生挣扎着爬起来,一张脸憋得通红。

说实话,他看见那个证件,第一反应就是震惊,但很快就变成了不相信。

眼前这人明显是一个学生模样,怎么可能是军人证上面写的那样,而且到那个级别,谁不是五六十岁战功赫赫?

“你不用叫,我自己就叫警察来。”冷笑了一声,张琦也不废话,立刻给刘军打了个电话,犹豫了一下,又给吕建广打了个电话。

张琦拿着电话出去了,而杨文生则拉着妻子站在原地没动。

急诊医生悻悻然的起来,拿起电话嚷嚷了几句,无非是喊保安之类的,随后坐在椅子上也没说话。

软的怕硬的,这道理在哪都行得通,张琦这一甩把他也甩清醒了不少,且不说那证件的真假,光是自己的态度,投诉上去自己恐怕也不好受。

“你们两个不去看看自己女儿在我这干什么?”不耐烦的说了两句,急诊医生挥了挥手。

“那医生我们先去看看女儿,一会再过来麻烦您。”对着妻子使了个眼色,杨文生拉着妻子就走了出去。

两个人走到杨雪那,自然有事一顿痛哭流涕,杨文生在门口抽着闷烟,看见张琦走过来勉强笑了笑,目光带着几分希冀。

在官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张琦一出手杨文生就已经知道这个男生会帮忙把女儿调到病房里,毕竟他叔叔可是最近风头无两的公安局局长刘军。

“别担心了,问题并不大。”张琦微微笑了笑,但多少有几分勉强。

“小张同学,麻烦你了。”杨文生感激的点了点头,脸上的神色明显松了口气。

“没什么,杨雪她……”张琦犹豫了一下,随后干笑了挠了挠头,看了看手机,然后发了两条信息。

如果没有这档子事,他也许和杨文生谈笑风生,但自己到现在为止管的实在有点太宽了。

两个人就算关系再好也只是普通同学关系,杨文生夫妇认为自己是杨雪男朋友,但张琦很清楚自己并不是。

耐人寻味的关系让张琦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尴尬的玩着手机。

等了大概二十分钟,张琦的手机响了,随后接了个电话对着杨文生示意了一下,两个人一起朝着门口走去,离着老远就看见刘军正在和一个年轻女子亲切的聊着天。

刘军知道之前让交警开路的事情,早已经准备好,就等张琦一个电话,可出乎这家伙意料的,是和自己一同前来的这个女人。

女人虽然穿着很普通,但那辆江A的车牌已经说明了一切,再看看开车的那个司机的服装和肩章,刘军第一反应就是张琦在军队的人。

当然,两个人谈话基本都是在打太极。

李青芷现在也不知道张琦的身份,只知道吕建广对他都喊一声首长,看着和自己闲聊着,自然而然探着口风。

刘军这边虽然知道张琦是刀锋营的战士,但以他官场上的老油条,三句两句就知道了眼前这姑娘并不了解张琦的身份。

字里行间透露着一星半点的消息,刘军反倒把李青芷的话讨了个七七八八。

看着远处走过来的张琦,两个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闭上了嘴。

“刘叔叔,麻烦你了。”张琦对着刘军点了点头轻声说道。

“没事,你那小朋友没事吧?”刘军摇了摇头,看了杨文生一眼。

“暂时没事,不过这个医院没床了,说加床到外面,杨雪一个女孩太不方便了。”嗯了一声,张琦看了眼一旁的李青芷。

“那就送到军区总医院吧,刚才这位小李同志也说来了,已经派车过来接了,在军区总医院那边治疗等等都会好一些。”点了点头,刘军沉吟了一下说道。

这都是刚才聊天中套出来的消息。

“嗯,这边医疗条件也一般。”张琦对着李青芷点了点头,李青芷嘟了下嘴没说话。

“你放心吧,今天交通队那边的事我已经打好招呼了,对外宣称就是一场疏散演戏,是组织上考察干警们行动力的一次测试,和别的无关。”刘军对着张琦交代了一句,随后不再废话,直接朝着医院里走去。

他还得找那个急诊医生聊聊,毕竟刚才张琦把那人摔了个趔趄,万一是爱闹事的肯定不好处理。

刘军一走,能说得上话的只剩下李青芷和张琦,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女人轻轻咬了咬下唇,瞥了一眼旁边的杨文生。

“你朋友没事吧?军区那边来消息了,尽快过去尽快治疗。”李青芷轻声说着。

她虽然爱闹脾气,但也知道有时有晌,现在这种时刻肯定不是耍性子的时候,毕竟她虽然是一个女孩,但同样是一个服役的女兵。

“输完这瓶就直接过去,你先回去说一下情况吧,先天性房颤,具体的病历本等我过去的时候会一起带过去。”感激的看了李青芷一眼,张琦微微点头说道。

“我马上回去安排,你们别太担心了,到总医来肯定没事,这里边不少大夫有很多经验,尤其是对心血管方面。”李青芷点了点头,随后对着杨文生笑了一下,直接上车,随后扬长而去。

雷厉风行,这就是一个兵。张琦看着离开的车子叹了口气,转过身朝着医院里走去,但却被杨文生拉住了衣袖。

“怎么了叔叔?”带着几分好奇,张琦诧异的看着拉住自己的男人。

“小张同学,我能问一下,你家都是些什么人么?”尴尬笑了笑,杨文生试探性的问道。

“我只有一个叔叔。”对着杨文生眨了眨眼,张琦转身朝着医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