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兵王

第八十三章 这是军令【卷终章】

只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杨雪已经躺在了军区总医院的病床上,看着周围一个个正襟危坐,穿着军服的医生护士,小脸有些发白。

杨文生夫妇自然也在,看着忙前忙后的医生护士看护着杨雪,两个人只能坐如针毡的在一旁等着。

两个人都在等张琦回来,但到现在已经过去半个小时却没有一点消息。

而此时此刻,张琦却黑着一张脸坐在会议室里听着几个医生的会诊。

事实上就算是李青芷重伤,都不可能有这么多医生会诊,而现在却有六个医生坐在一起,讨论着杨雪的病情。

当然,一共坐着的有八个人,张琦和吕建广两个人完全是旁听。

不过就算是旁听,张琦也听出了个大概。

杨雪的病算是先天性疾病。

一般来说这种先天性心脏问题都比较难控制,而杨雪平时饮食方面也没太控制,所以对病症的恶化有很大影响。

就现在目前的状况而言,手术几率只有70%左右,几个医生现在讨论的就是到底要动手术,还是选择保守治疗。

这里边抛开张琦,最大的就是吕建广了,几个人一边讨论一边看着吕建广,至于张琦则完全被几个人忽略掉了。

他们都以为这是吕建广的卫兵。

“首长,基本上就是这样了,所以还希望你给句话。”终于,双方把要说的内容都说完,一个看上去年龄偏大的军医咳嗽了一声说话了。

“保守治疗后手术,几率50%,现在治疗70%,你们讨论的都是外科手术,到现在也没人谈关于中医方面的问题啊。”吕建广明显对几个人给出的数据不满意。

他知道这个成功率已经高的吓人,但哪怕1%的死亡率,都不是他可以承受的。

“首长,咱们医院中医没什么人,恐怕没法给什么建议。”年长军医有些为难的说道。

“中西结合呢?”吕建广还不死心的问道。

看着几个军医一同摇头,吕建广脸色有些发黑的点了点头,随后对着张琦使了个眼色走了出去。

脸上带着几分苦笑,吕建广笑容多少有些僵硬,张琦一直都在旁听,他也不需要多解释什么。

“保守治疗吧,我看看能不能从别人那问问情况。”犹豫了一下,张琦给了吕建广一个答案,而听见张琦作出决定,吕建广也暗中松了口气,随后径自走回了会议室。

至于张琦,则皱着眉头在楼道里踱步了一会,走到了杨雪的观察室里。

杨文生夫妇都在,看见张琦走过来脸上立刻闪过一丝喜色,而几个医护人员则放下手里的东西离开了。

“叔叔阿姨,医院先准备保守治疗,靠药物调理一段时间,如果不好的话再动手术。”张琦犹豫了一下,努力摆出一副笑容说道。

“保守治疗,好,那就先观察。”杨文生点了点头,随后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张琦,但却被张琦拒绝了。

“不用了叔叔,钱已经交过了。”摆了摆手,张琦看了眼躺在病床上看向自己的女孩,忍不住笑了一下。

“这怎么行,张琦,一码归一码,小雪看病的这个钱必须给你,否则我们这当家长的怎么下的来台!”杨文生不客气的说着,硬生生的把卡塞在了张琦兜里。

张琦这次没拒绝,而是苦笑了一下,随后走到了杨雪身边。

没有理会一旁看着的杨文生夫妇,张琦把手搭在杨雪额头上摸了一下,顺手摸了摸她柔亮的黑发。

杨雪瞪了张琦一眼,毕竟一旁还有自己爸妈在,这么做不明摆着让自己回去挨骂么!

“医院选择保守治疗,但一定尽快找到更好的医治方法,尽量避免手术,你乖乖休息,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微微笑了笑,张琦刮了下杨雪的鼻子说道。

“张琦,你等会再走吧,微微马上要过来。”犹豫了一下,杨雪咬了咬下唇轻声说道。

“齐微微?她来干什么?”眉头一皱,张琦心里忍不住多少有些怨气,现在杨雪都已经这样了,这丫头还想着自己那点事?

“我就跟她说我在医院的事,她说马上就到,不过她还不知道你在。”看着张琦有些不悦的神色,杨雪低着头小声说道。

眉头疏散开,张琦点了点头,随后安慰杨雪好好休息,径自朝着楼道里走去。

他在杨雪身边也帮不上什么忙,还不如趁这个时间多打几个电话问问情况,顺便等齐微微来。

从手机里翻看着电话,张琦当先打给了孙满弓。

如果说张琦像一把尖刀随时能插向敌人的心脏,那孙满弓就好象一张大网,随时捕获任何糟乱的消息。

张琦知道如果有关于医护人员方面的人才,十有八九要找孙满弓问问情况。

电话拨通刚想了一声那边就已经接通了,张琦还没说话,孙满弓就已经开口。

“如果你选择手术,我这边能找到的最权威的人士有100%的把握救好,如果你选择保守治疗,我可以给你找几个中医大师对她进行调养,一样有100%的把握治好杨雪。”

两句话,就好象强心剂一样打在了张琦心里,脸上带着几分笑容,张琦无奈的摇了摇头。

“能不能别好像间谍一样,不管我干嘛你都知道,这以后我找个女朋友晚上睡觉你是不是都要派人跟着?”张琦的语气轻松了不少。

孙满弓的话绝对没有水分,他知道那个家伙的能力,否则不会被老爷子安排和自己执行这次任务。

“你也不看看你这次弄出多大动静,没我给你擦屁股,我保证你会上军事法庭。”撇了撇嘴,电话那头的中年男人笑着说道。

“好了,不跟你废话了,把中医大师的联系方式发过来,我这边还有事情。”轻笑了一声,张琦也不客气,一句闲话没撤就挂掉了电话,很快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看着手机上的一个电话号码和地址,张琦眯了眯眼睛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把短信给吕建广转发了过去。

“保守治疗要控制西药射入,吕团长,这个人务必在明天太阳落山前请过来。”环视了一下周围一脸茫然错愕的军医,张琦手指轻轻在桌子上敲了一下。

“记住,这是军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