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兵王

第三十五章 张琦的计划

第三十五章张琦的计划

杨雪正襟危坐,靠着张琦大气不敢喘一下。

她就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和张琦在一起躺了一宿已经觉得荒谬的宛如做梦,可现在看着张琦的‘爸爸’打量自己,心里更是忍不住开始打鼓。

这个男生到底想怎么样?

这边刘军打量着杨雪,张琦也打量了两眼刘军的办公室。

看得出来他这局长混的的确不怎么样。

张琦见过不少腐败官员,手上戴着百达翡丽的表,动辄几十万随手就能送人,开着各种各样让他眼花缭乱的车,可再看看这刘军,简直不能用清廉来形容,只能用一个惨字。

标配的帕萨特不多说,到现在自己就一辆宝来,人家都是金丝紫檀的办公桌,这家伙红木办公桌上还放了块玻璃,这得有多清苦。

工作桌后面一组书柜,大多是各种合同,下面一小层摆了一些《论语》,张琦隔着老远都能看见是简装版。

“这丫也混的太惨了点吧……”张琦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刘军没听见,而一旁的杨雪却听见了。

“谁啊?谁混的太惨了?”杨雪诧异的看着张琦问道。

这回刘军听见了,脸上带着几分苦笑,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

“没谁,我说我饿惨了……”张琦打了个马虎眼,深深看了刘军一眼,让刘军脸上一呆,随后目光中闪过一分惊喜。

“张琦,这刀给你,以后别随便拿着瞎玩,回头让你爸看见又得絮叨我!”刘军把桌子上的龙牙匕递了过来,随后有些责怪的说道。

瞎玩?杨雪看着原封不动的小刀回到了张琦手里,有些瞠目结舌。

把人家的手钉在桌子上,竟然还只是瞎玩,难道当初传言张琦差点扎死王家勋的事是真的?

有些不可置信的捂着嘴,杨雪有些茫然。

似乎和这家伙接触时间越长,就感觉和他落差越大。

当然,这句话里还有一点让她欣慰,那就是这个大叔并不是张琦的爸爸。

嗔怪的看了张琦一眼,有些气恼这家伙没把实话说出来,杨雪红着脸低着头。

“谢了,刘叔……”张琦咧嘴一笑,对着刘军眨了眨眼说道。

微微一愣,刘军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张琦,随后恍然拍了拍张琦的肩膀,哈哈大笑,说了一声‘好’。

两个人论军职,张琦还要在他上面,论隶属,两个人不是一个部门,但论年纪,张琦叫一声刘叔不亏。

他毕竟只是个20出头的小伙子,而刘军已经将近半百,这一声刘叔受得起。

当然,刘军不会肤浅的认为只有这么简单,张琦这句话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暗示,以后肯定还会有合作的地方,到时候记住这层关系。

杨雪不明所以,跟着张琦叫了声刘叔叔,刘军更是哈哈大笑,眼泪花直转,恨不得握手谢谢这小丫头,自己被打压了这么多年总算快到扬眉吐气的春天了。

“咱们赶紧下楼吧,去吃塞外阁吧!”刘军一马当先的走在前面把门打开,张琦和杨雪跟在后面,做足了后背的样子,锁上门,三个人一起走下楼。

刚从厕所里出来的小张看着三个人下楼脸色有些茫然,今天刘局已经大笑了三次,刚刚两声大笑甚至让她有种感觉,自己的局长让人塞了‘含笑半步颠’了。

苦笑着摇了摇头,小张留心了一下张琦和张琦身边的女孩,随后给自己写了个加班费的条,直接回家。

刘军自然没去理会助理,让司机把自己三人送到塞外阁就开了假,直接让他回去。

中午人并不多,刘军本来说找个雅间,但被张琦拒绝了,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点了四菜一汤,张琦给杨雪要了个冰淇淋。

“张琦,最近过的挺好的?”刘军看着张琦微笑着问道。

“挺好算不上,烦心事挺多。”点了点头,张琦如实说道。

赵权的事,王家勋的事,张琦虽然选择退避三舍但也焦头烂额,主要是心累。

“有啥烦心事跟叔说,叔直接带着大队把他们家抄了去!”刘军大手一挥,做足了气势。

张琦咧嘴一笑,一旁的杨雪却是吓得有点傻眼。

这丫头识字,非常清楚自己刚刚走进去的,是中山市公安局的局长办公室。

这可是和中山办公厅,老干部局一样等级的国家机关,杨雪想都不敢想自己能见到这种大人物。

看了一眼张琦,杨雪暗中松了口气。

好在这家伙在学校里低调的不像个人,否则不管刘叔叔话里有几分真实性,整个中山一中都在张琦手里。

“算了,你太吓人,都是一些小孩,我自己就能应付,你一个混白道的,没必要和我搭进去。”摇了摇头张琦说道。

找自己麻烦的都是一些提不上台面的小混混,连黑社会都算不上。

“那行,反正有事就一个电话。”刘军点了点头,目光多少有些郑重。

他很清楚和张琦搭上,绝对是自己找了一条大粗腿。

“肯定少不了找你呢!你咋样,最近混的不太如意?”张琦嗯了一声,随后反过来问道。

刘军的情况他也看得出来一些,既然人家问道自己,自己自然也回应一下。

不过话说回来,张琦还真想拉刘军一把。

一个是自己在中山市不知道要呆多久,肯定有不少事要他帮忙。

另一个,这家伙和自己还算聊得来,而且上道,知道隐忍,明白世道。

“我,也就那样吧……”刘军咧嘴笑了一下,有些尴尬,目光不着痕迹的瞄了一眼一旁的杨雪。

“没关系,你说吧,小孩子听不懂这些,你随便说说就行。”张琦笑了一下表示没事。

杨雪就一个小女孩,说出大天能听懂一句两句。

而且就算全听懂了又能怎样,张琦在中山市不鸣所以,如果真有点什么事,光是一把龙牙匕就足够让中山市最大的头偃旗息鼓。

“这些年一直被压着,反正各种不顺心,不过我也都快退休了,这种勾心斗角的事我也不想参与,没啥大不了的,只要为人民服务就行……”刘军咧嘴苦笑着说道,但目光中却带着几分迫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