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兵王

第三十四章 心中的小鹿

第三十四章心中的小鹿

龙牙匕是统称,每个刀锋营的人,都有专属于自己的一把刀。

毕竟每个人的手感不同,刀身的材质虽然一样,但对他们来说,哪怕一点的变化都会让他们出手时出现失误。

张琦的龙牙匕,就叫琦刀。

看着扔在茶几上的一串钥匙,张琦轻轻从一个盒子形状的钥匙链里一拽,随后一把龙牙匕瞬间弹了出来。

刀身瞬间变得笔直,张琦轻轻摩挲着刀身,一脸的醉迷好像摸得是女人的胸脯一样。

浸在刀身上的鲜血已经将血槽染成了深褐色,张琦不知道这把匕首沾染过多少鲜血,斩杀过多少敌人。

“哟,洗完了?”听见卫生间门吱嘎一声响起,张琦快速将龙牙匕塞进盒子里,随后站起身伸了个懒腰问道。

杨雪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愣了愣,轻‘嗯’了一声没说别的。

她似乎从张琦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温柔,是属于自己的,还是属于秦舞儿的?

不再去想这个问题,杨雪深吸了一口气,自顾坐在沙发上擦着头发。

“今天一会什么安排?”看着杨雪比昨晚放松了许多,张琦忍不住笑着问道。

“没安排,回家认错,然后写作业,吃饭睡觉……”杨雪翻了个白眼,有些不情愿的说道。

手机到现在没电,也不知道家里有没有人找她,杨雪想给家里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可实在抹不开面子。

“想回家了?”张琦的声音带着几分玩味。

“不回家怎么着?和你这臭流氓呆在一起太危险。”杨雪哼了一声说道。

“你别冤枉好人啊,我可不是流氓。”张琦义正言辞的解释道。

杨雪停下了擦着秀发的手,转过头看着张琦一语不发,而张琦也毫不畏惧的和她对视着,直到十秒钟之后,两人的角逐才分出高下。

悄然将目光挪开,杨雪红着脸低呼了一声‘不要脸’。

张琦咧嘴乐,这丫头羞红着脸说自己不要脸的时候特别可爱,有种让人忍不住犯坏的冲动,即便是他也不例外。

“我去刷牙洗脸,一会出去吃个饭,中午有人请客!”张琦微微一笑,随后径直起身朝着卫生间走去。

家里备用的牙刷毛巾有几套,张琦看着杨雪已经拆开的牙刷想了想,攥着牙刷走到卧室里,用宽胶条贴了一圈,在上面写上‘杨雪’两个大字。

再次将牙刷放回卫生间,张琦找了个一次性塑料袋把牙刷装上,然后才放在刷牙杯子里。

其实就算裹了一层塑料袋依旧有细菌,张琦这么做是假干净,多少也有点矫情的味道。

刷牙洗脸一气呵成,一共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张琦已经焕然一新的走了出来,乱糟糟的头发已经恢复了正常,帽衫加小马甲看上去还真像个学生样。

人靠衣服马靠鞍,不得不说脱去校服换上自己衣服的张琦有点小帅气小阳光,但整个人的气质却丝毫不和小清新挂钩。

杨雪看着张琦站在走廊等着自己愣了一下,心里腹诽这家伙干嘛把自己打扮这么精神,随后自顾自的回卧室换上了自己的校服,过了十分钟才走出来。

“现在出发么?”看着张琦站在门口,杨雪撅着嘴低声问道。

没有回答,张琦把手轻轻放在杨雪的秀发上摸了摸,轻笑着摇了摇头。

杨雪明显有些闪躲,低着头没动,也没再说话。

“稍微等会吧,头发还没干,让风一吹该头疼了。”轻轻拍了拍杨雪的肩膀,张琦看了眼表,回到沙发上把电视打开。

从这到中山市公安局打车也就十分钟的路程,张琦并没选择等公交,倒不是奢侈腐败,而是难得赶上周末,这家伙懒筋犯了。

一个月收入过万并且管吃管住的人,偶尔打个车情有可原,毕竟身边还跟着个小美女。

差不多瞪了将近半个小时杨雪的头发才干了,两个人一起下楼径直拦了辆出租车,直接招呼着向市公安局走去。

出租车司机看着这一男一女两个不大的小情侣目光多少有些羡慕,似乎自己也回到了当初的青葱岁月,目光带着几份祝福送两人下车,随后扬长而去。

而张琦则带着杨雪直接走到了局长办公厅的大门口。

门卫并没拦着,显然是之前刘军已经和门卫打好招呼了。

因为是周六的关系,除了局长办公室之外其他都关着门,看着上面烫金的‘局长办公室’五个大字,张琦推门而入,连门都没敲。

刘军正在里边拉着助理下围棋,一手扭羊头把助理截的四脖子汗流,败北不可怕,可怕的是败北之后并不知道自己输在哪。

好在听见大门吱呀一声响起,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连忙站了起来。

“下棋呢啊?”张琦看着一脸得意的刘军,又看了看脸色发红的助理咧嘴笑了笑说道。

“等你呢么不是,怎么样?小姑娘也一起来了?”刘军揶揄的看着张琦,哈哈大笑。

“来了,你能不能收敛点,我们都是小孩,再吓着我们。”张琦撇了撇嘴,白了刘军一眼,随后拉了一把身后的杨雪,两个人一起走了进来。

不得不说一身学生装的杨雪即便是把玲珑的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但那种出尘少女的馨香气质即便是刘军都眼前一亮,暗赞一声这小子好福气。

“叔叔好……”杨雪低着头,心里好像有一只小鹿在乱撞一样,声音带着几分扭捏说道。

她自然听出来说话的人就是昨晚打电话找张琦的男人,也就是张琦的‘爸爸’。

虽然两个人的对话听不出一点父子的感觉,但想想自己有事没事还和爸爸嚷嚷几句,杨雪也就释怀了。

可这家伙为什么带着自己来见他爸爸?难道昨晚上我说的还不够清楚么?

咬了咬下唇,杨雪可爱的小脑袋乱的好像一锅粥一样,几乎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诶,好好,真是好,小张,去安排一下司机,我们就近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嘿嘿一笑,刘军上下打量着两个人,那种前辈看晚辈的目光即便是张琦都有种怪异的感觉,轻咳了一声,自顾自的找个地方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