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兵王

第十三章 进了女厕所

杨雪很晕,四个女孩里边就她喝的最多,将近五瓶百威下肚,即便是那种小瓶,但对于一个十六岁,基本没怎么接触过酒精的女孩来说也有些承受不了。

扶着墙,杨雪感觉整个天花板都在转,似乎自己走在了灯上,周围的人都像哪吒一样三头六臂的看着自己,有些无助,也有些害怕。

包厢内比外面要暖和一些,杨雪能感觉一阵阵风吹过,让她原本发热的脑袋清醒了一些。

自己穿着一件吊带出来,杨雪一只手抱着胸口,另一只手扶着墙心里有些后悔,想回去拿件衣服但翻江倒海的胃里让她必须要去卫生间。

酿跄的往前走着,杨雪咬着下唇看着越来越近的卫生间,但却有种举步维艰的感觉,周围路过的不少人都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

“套上衣服。”就在杨雪感觉濒临崩溃的刹那,一只宽厚的大手突然揽在了她的腰上,将她原本不稳的身体扶起。

声音有些低沉,杨雪怔了一下,出奇的并没挣脱,甚至连头都没回过去看一眼,感受着有人帮自己披上外套轻轻松了口气。

“你怎么出来了,我不用你帮忙。”脚下一个酿跄,杨雪差点跌坐在地上,撅着嘴有些执拗的说着。

“这死丫头,真是……”撇了撇嘴,张琦无奈的摇了摇头,但揽在杨雪柳腰上的右手却稍微摩擦了一下。

杨雪里边的黑色吊带是短款,腰部的白嫩细肉和张琦的大手没有任何隔阂的接触着,那滑嫩的感觉让张琦流连忘返。

看着半个身子都歪在自己怀里的杨雪,张琦竟然有种冲动的感觉,脚步微微放慢了一些。

杨雪身子很软,半个身子倚在张琦身上,一双眼睛半闭半睁,娇艳欲滴的红唇微微撅着,直到走到卫生间门口才将张琦推开,哼了一声自己走了进去。

“非要逞能。”摇了摇头,张琦上了趟厕所,随后站在女卫生间门口等着,但过了半响里边却一点声音都没有,扯着脖子喊了一声,但里边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靠,不会出事吧……”脸色一变,张琦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咬了咬牙看着楼道里没人,直接冲进了女卫生间里。

他的预感很准,似乎是当特种兵的这些年锻炼出的一种能力,在有情况发生的时候心里总会莫名其妙的不安。

快步走到卫生间,张琦看着唯一一个关着的包间门拉了一下,随后忍不住笑了出来。

卫生间里,杨雪正坐在里边,一双眼睛紧闭着,睫毛微微抖动,半个身子靠在墙壁上,小嘴一张一翕,显然已经睡过去了。

这丫头竟然在厕所里睡着了!

张琦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随后瞳孔猛地一缩。

杨雪很显然是上厕所的时候睡着的,因为现在这丫头的牛仔裤还褪在脚踝的位置!

不仅如此,白粉相间的内裤也直接映入了张琦的眼帘,伴随着目光向上转移,张琦的喉咙明显耸动了一下。

这丫头,竟然是个白虎……

十六岁不可能还没发育,张琦看着下面光滑如玉,没有一丝黑色的神秘位置,心头顿时一荡,连忙把杨雪抱了起来。

一只手环过她的腰间,张琦能感觉到杨雪的柔软的胸脯和自己贴在一起,强忍着那种本能的冲动,手臂轻轻摩挲着。

顺着杨雪的大腿,张琦感受着滑嫩纤细的温暖,半响才摸到了内裤,轻轻往上一提,随后将她的牛仔裤穿好,直接将对方抱了起来,从卫生间走了出去。

“啊!”

“女朋友喝多了,给我打电话撒娇让我抱她出去。”一声惊呼响起,张琦抬头看着眼前少妇一脸目瞪口呆的表情尴尬的笑了笑。

“呸,谁是你女朋友,臭流氓……”被折腾了一顿杨雪似乎有了点意识,伸手揽着张琦的脖子,将头埋在他的胸口,小脸红扑扑的说道。

张琦没说话,灰溜溜的走了出去,而少妇则翻了个白眼摇了摇头。

从卫生间走到包厢,张琦的眉头一直皱着,之前的不安到现在依旧没消失,一脸狐疑的走到包厢门口,这家伙脸上的疑惑才缓缓消失,但取而代之的则是阴沉的好像能滴出水的脸。

“咣!”

一脚踢开大门,张琦看着房间里突然多出来的三个中年男人眯了眯眼睛并没说话,直接将歪在自己怀里的杨雪放在沙发上,和几个女孩挨着。

而看见张琦回来,几个女孩原本苍白的脸色也隐隐好了不少。

她们虽然和张琦接触并不多,但学校这几天传的关于张琦的事情实在有点多,虽然大部分都是莫须有的杜撰,可盛名之下无庸才的道理她们还知道。

当然,这几个女孩并没想着张琦能像和王家勋对峙那样把几个男人打的落花流水,毕竟这几个都是成年男人,而不是王家勋那种普通高中生。

她们唯一想的,就是张琦能把这几个人吓走,毕竟他是她们唯一的救命稻草。

几个成年男人显然也看到了张琦,嘴角带着几分玩味的笑容,暧昧的看着这个岁数不大的男生将一个昏睡过去的女孩放在沙发上,一个个嘴角都歪了起来。

“小家伙,够会享受的啊,一个一个来?不知道这边谁说了算么?有这好货色不知道先孝敬哥哥?”为首的一个男人看上去三十左右,脖子上系这个大金链子,头上染着黄毛,看上去就是地痞流氓。

“对啊小伙子,今天你走,以后到哪提超哥的名,保证整个中山市你平趟!”另一个跟在超哥身后的小混混也是咧嘴一笑,目光隐晦的看了看张琦身后的几个女孩。

“张琦,杨雪没事吧,怎么晕过去了……”秦舞儿是这些女孩里唯一一个还算镇定的,即便是齐微微都吓得有些发呆。

倒不是秦舞儿心理素质强,而是这丫头亲眼见过张琦发飙,也还算了解他的为人。

秦舞儿知道,只要张琦没事,自己就肯定没事,但……

“喝多了,在厕所里就睡了。”张琦笑着说道,似乎根本没把超哥的话听进去。

“你小子,什么意思,听不懂我的话?”眼睛一眯,超哥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刀比划了两下,随后恶狠狠的问道。

“听倒是听懂了,不过文哥不在,就轮到你超哥当土皇帝了?”咧嘴一笑,张琦一句话说出来,顿时让三个男人脸色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