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兵王

第十四章 开张发票

超哥本名王超,三十而立但却依旧无家无业,靠着几个兄弟攀附到了文哥底下,靠看台子走场面混俩小钱,一张嘴没少瞎诈唬,倒也唬住了不少保安。

而齐微微几个人之所以被王超堵住,也是因为之前的服务员通报的关系。

听到张琦提起文哥,王超明显脸色一变,他看的几个台子都属于干净台子,都是对那些抵赖赊账耍酒疯的人出手,对于普通顾客不能动任何打算。

在这种清水衙门,王超很清楚文哥并不信任自己,一旦有点纰漏自己肯定滚蛋回家。

“你认识文哥?”王超咬了咬牙,目光看了眼身后让他垂涎欲滴的几个女孩问道。

“不认识,就是听说过。”张琦摇了摇头,咧着嘴笑了,但一句话说出来顿时让在场的人都翻了个白眼。

王超翻白眼是暗中松了口气,同时生气自己被诈唬了一笔。

齐微微几个则是因为张琦本来已经唬住了这三个男人,但自己却把自己的台拆了。

“小子,不管怎么说,现在赶紧滚,否则明年的今天……”轻轻把玩着手里的刀,王超冷笑了一下说道。

其实他现在也好奇,一般男生看见拿刀的肯定吓得动都不敢动,可眼前这小子好像没事人一样,竟然还跟自己提文哥。

难不成是扮猪吃虎?

王超暗暗想着,但很快把这个想法推翻了,当今社会装比还装不够,谁会想干着扮猪吃虎这种脑残事。

“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赶紧滚蛋!”一旁的小弟将王超的话补全。

“不好意思,这几个女孩都是我带来的,要走也必须一起走。”张琦摇了摇头,盯着王超明晃晃的刀子,无奈的说道。

说实话,张琦的确不认识文哥,只是之前到学校执行任务之前把中山市的势力范围大致了解了一下。

中山一高在中山市西,最大的头目就是梁文,四十多岁的一个老男人,大家都叫一声文哥。

在看见王超一副自己是中山老大的模样,张琦直接拆台。

他不相信刚过去一个月,整个中山市的格局就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一起走?你在做梦么小子?信不信我弄死你?”王超眼睛一瞪,直接上前一步就要抓住张琦的衣领,但下一刻却感觉自己右手一麻,匕首直接掉在了地上,被张琦一脚踢到了沙发底下。

“你准备拿什么弄死我?”眯着眼睛,张琦直接一脚把王超踢出去老远,随后拿起身后的酒瓶子直接朝着三个人脑袋砸去。

酒瓶破碎的声音应声响起,张琦扔下手里的两个酒瓶嘴,再次抄起两个酒瓶,毫不犹豫的再次砸了过去。

“嘭……”

“嘭……”

一连六个酒瓶,三个成年男人每个人头上都挨了两下,正捂着还在淌血的脑袋萎靡的躺在地上,窝在墙角里一动不动,而闻声而来的保安则一个个面色苍白,一时间谁都不敢上去问情况。

王超有些发懵,感受着头上往外涌着血,一汩汩热流向上奔涌,挣扎着想站起来,但看着张琦那双古井不波的脸,和淡漠的没有一丝感情的瞳孔突然有种发自内心的冷。

淡淡的瞥了围过来的几个保安,张琦再次转身拿起了两瓶啤酒,但并没有砸,只是攥在了手里。

“现在我说,你们听着,如果有什么异议就说出来。”看着手里的两瓶啤酒,张琦微笑着看了王超三人一眼。

“这三个人不小心撞在了啤酒瓶上,现在要去医院。”平淡的说了一句,张琦没再说第二句话。

“干嘛呢,没听见人家说话么,赶紧给我送医院去!”王超低吼着说道,而一旁听见这话的几个服务员立刻将三个人拉起来,朝着外面走去,而剩下的服务员则面面相觑。

眼前的一幕实在超出他们的想象范围。

这手里拿着两个啤酒瓶的男生再怎么看也就是二十岁的模样,而超哥几个人可是在这一片混了将近一年了,来来往往谁不给点面子?可这家伙,足足六个酒瓶砸了上去!

到底是什么人家的纨绔?

这时候大堂经理也走了过来,看见张琦和身后的四个女孩脸色有些难看,稍微问了下情况,将周围服务员全部轰了出去。

“小兄弟,你们原本消费三百,但这次给我们ktv造成了不小的损失,还需要赔偿六百块钱。”大堂经理不卑不亢的说道。

他并没坑人,故意损坏者,一个酒瓶一百的处罚是明文规定,他可不是王超那种地痞无赖,什么样的人他没接触过?

“六百?”张琦还没来得及说话,身后的齐微微就快速翻了翻钱包。

脸色一变,齐微微想起自己没带那么多钱,就算唱完歌然后吃顿饭,也花不了太多,难道要几个人凑一下么?

“六百是吧。”张琦回头看了一眼摆弄着钱包的齐微微笑了笑,随后直接从裤兜里掏出六百块钱,递给了大堂经理。

“好的,小兄弟,那今天的事还真是不好意思。”经理笑着点了点头,转身就要离开,但却被张琦拦住了。

“您给我开一张发票,开中山第四武警支队办公厅,餐饮或者娱乐都行。”

声音不卑不亢,但拿着钱的大堂经理听见这话手却有点发抖,手心也在隐隐冒汗。

“好的,您稍等。”攥着六百块钱,经理很快跑了出去,随后快速走了出去,房间里也只剩下脸色有些呆滞的三个女孩,和刚刚清醒一些的杨雪。

张琦的表现太过激了,对于一个还处于花季的女孩来说,这种只有在电视剧里才能出现的场景真实的移到现实当中时,除了不可置信就是宛若坠梦。

那沉稳的背影让包括齐微微这种天之娇女都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唯一没看到的,恐怕只有当时还迷迷糊糊的杨雪。

房间的气氛有些凝重,张琦看了看满地的鲜血,又看了看自己手背上被划伤的一口子甩了甩,脸上尴尬的笑了笑,从果盘里拿起一块西瓜塞在了嘴里。

“姑娘们,就当没看见我吧,我真是个好学生……”

“呸,你就是个流氓……”杨雪瞪着有些迷离的双眼,娇哼了一声,随后歪在了齐微微怀里不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