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三十七章 神秘狙击手

廖飞离开酒店,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走着,让微凉的晚风使自己清醒。

转悠了几个小时,廖飞的心情平复,也放弃了再去想梦中女人的身份和名字,开始朝家走去。

当他进入小区入口的时候,一根长长的枪管从附近的高楼上探了出来,瞄准镜中的准星套在廖飞的头上。

廖飞感觉内心很不安,好像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抬头四顾,查看周围的情况。

四周很安静,没有任何人在附近,廖飞也看不到黑乎乎的高楼顶上有什么可疑,再次抬步朝家走去。

瞄准镜随着廖飞的移动而移动,准星始终套在他的头上,狙击手的手指搭在扳机上,缓缓用力。

扳机随着手指的用力,渐渐弯曲。狙击手眼中的犹豫渐渐消失,狠下心来,猛地扣动扳机,一发子弹伴随着巨大的枪声射向廖飞。

廖飞听到枪声,顿时大惊,没等他做出反应。子弹射在他旁边的大树上,轰出个大洞。廖飞连敌人的面都没看到,就挨一枪,立刻知道是狙击手,撒腿就跑。

砰!砰!

一发接一发的子弹从楼顶射出,子弹打在廖飞的脚下,将沥青路面打出一个个弹坑。

廖飞一边跑,一边看向附近的楼顶,终于锁定了狙击手的位置。

五发子弹过后,廖飞毫发无损地躲入一个楼道之内,仿佛有神灵庇佑。

高楼上的狙击手见廖飞的身影消失,迅速将狙击枪分解,装入袋中撤离。

过了一会,廖飞再也听不到枪声,悄悄地一探头,又迅速躲回去,见没人开火。他又脱下衣服扔了出去,等了下,还是没人开火。他这次确认狙击手已经离去,迅速地从楼道中跑出去,朝狙击手所在的位置接近。

廖飞没有大意,一路上小心谨慎,不停地躲避,才接近狙击手所在的高楼,期间果然没有再响起任何一声枪响。他从地上扣了块地砖当做武器,小心地来到楼顶。

楼顶空无一人,他走到猜测中狙击手所在的位置,仔细查看,却连个弹壳都找不到。很明显,这名杀手非常专业,连弹壳都收走。

这是查理的保镖知道我发现他了!想要杀我灭口?廖飞不禁这样想到。

他掏出手机,先给林栋打了电话,通知他自己遇袭的事情。在林栋请示军方后,通知廖飞可以报警。

报警后的廖飞为了不破坏现场,来到楼顶大门的位置,这时,他接着微弱的月光,突然发现地上有个带有反光的黑点。廖飞闲着也没事,蹲下用手机屏幕照亮,才发现地上这个不是黑点,而是一滴红色液体。

他伸手触碰了下,又放在鼻子下闻了闻,确定这是血液。血液已经开始凝固,微微干涸,但还是可以感觉出这滴血流出不久,绝对不会超过五分钟的。

难道这是狙击手的血?可他为什么流血呢?还只流一滴?

警察一听说又有枪击案,还是用狙击枪,来得速度惊人的快,没到十分钟,就有一队的特警全副武装赶到。

特警刚到楼顶,发现廖飞正蹲在楼顶大门处,警惕地问道:“是你报的案?受伤了吗?”

“是我报的案,没有受伤。”廖飞站起来,向前一步,正好将血滴踩住。

特警连忙举枪对准廖飞,示意他别动。谁知道他是不是坏人,是不是设了陷阱,小心驶得万年船。

当特警控制住现场,廖飞也老老实实地站着的时候,刑警队的人才上来。

由于是枪击案,处理现场的是刑警队的人和特警,普通警察只能在楼下封锁现场。刑警队长卢俊峰一看是廖飞,撮了下牙花子,示意特警的人放下枪。心里却暗自埋怨,又是这个瘟神,他到哪,枪击事件就出到哪,简直快赶上了传说中的柯南。

卢俊峰经过询问,得知狙击手连开五枪,竟然都没打中廖飞,都不知道是该赞廖飞的狗屎运,还是该埋汰狙击手的技术。

军方没接手这个案子,是为了不打草惊蛇,以免让查理等人得知军方已经在关注他们。可这并不代表军方会什么都不做,枪击事件后,军方加紧动作,调查、监视等齐齐上阵,打算在他们再次暗杀廖飞的时候,将他们捉个现行,一网打尽。

等经过各种询问和笔录,廖飞又浪费了一个晚上,等回到家已经天明。他躺在床上,回忆着昨天晚上的事情,不知不觉睡了过去,直到被电话铃声吵醒。

“廖飞,出来喝酒。”霍英杰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

“不去,我很困。”廖飞不敢答应,怕再有人袭击,连累霍英杰。

“睡什么睡,再睡都傻了!我快到你家了,赶紧起来收拾收拾,去喝酒。”

“我真累。”

“别废话,就这样。”霍英杰不由分说,挂断电话。

霍英杰硬拖着不愿意出来的廖飞来到一家名字很俗气的欢乐酒吧,酒吧里放着轻柔的音乐,一些年轻的男女散坐其中,或轻声谈笑,或低声密语。

“这里好吧?看看,很多漂亮的妹妹,可以让你放松下。”霍英杰环顾四周,眼睛放着狼一样的光芒。

廖飞笑了笑,道:“她们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是漂亮妹妹呀!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不会喜欢男人吧?”霍英杰小声道:“据说这里是全市素质最高的地方,来的都是些白领和金领。”霍英杰嘿嘿地笑着。

廖飞现在哪有心情看妹妹呀!观察着酒吧的环境,时刻注意陌生人,防止被偷袭。

霍英杰并没有提昨晚廖飞被狙击的事情,他知道廖飞被人袭击,可他今天还是带廖飞出来。

为什么?因为他本身是特种兵,军方知道他是廖飞的好朋友后,让他随时陪着廖飞,保护他的安全。当然,是必须带着廖飞走出家门。霍英杰开始不同意,他不想骗廖飞,也不想在廖飞正危险的时候带他出来。可军方告知廖飞很危险,就算霍英杰不做,廖飞平时也会上下班,杀手依旧会出现,不如和廖飞在一起,在军方的安排下,引出杀手,抓住他,彻底让廖飞安全。

逃避还是一劳永逸?霍英杰别无选择,只能一劳永逸,主动出击。虽然这会带给廖飞危险,但这样也会让他以后都不用提心吊胆地过日子。霍英杰希望自己绝佳的身手,和敏锐的观察力,会先一步发现杀手的踪迹,在军方的配合下抓住杀手。

别看霍英杰现在让廖飞找女人,只是让他放松一下,其实他警惕地观察四周,为廖飞保驾护航。

在这酒吧中,廖飞和霍英杰俊朗的外表,散发着男人的阳刚的气息,很快就引起了很多单身或是结伴而来的女人地关注。

两名身材高挑,穿着职业套裙的女人端着酒杯来到两人的面前,娇笑着问道:“帅哥,你们是在等我们吗?”

廖飞都失去记忆了,一直过着苦呵呵的日子,哪见过这个?有些发呆地看着两女。

两女倒是不在意廖飞如此看,毕竟很多人看到他们都会是这个样子。两人微笑着,等待着他们的回答。

霍英杰平时不怎么来酒吧,可他没吃过猪肉,总还见过猪跑,何况他看这个酒吧中没什么有威胁的人物,双眼放光地道:“就是等你们,请坐,快请坐。”

两女坐下,身材高挑,丰乳肥臀的女人自我介绍道:“我叫贺佳玉。”她介绍身边微矮,一头碎发,英气逼人的女孩,道:“她是许乐。”

霍英杰马上自我介绍:“我是霍英杰,他是廖飞。很高兴认识你们。”

四人随意攀谈,在贺佳玉的主动下,两女很快就和廖飞、霍英杰熟络起来。可两人都有些木,尤其是廖飞,基本上问一句答一句,就算霍英杰说的话多一些,可也比常泡吧的那些男人差很多。好在两女也不在乎,反而对这两个近乎雏一样的男子很感兴趣。

这时,酒吧的舞台走上来一位美丽的女歌手,开始给大家献唱,烘托气氛。

台下的廖飞看到歌手竟然是张岺,不禁瞪大双眼,怎么没想到她还在酒吧唱歌。

贺佳玉见廖飞一直看着舞台上的歌手,打趣地道:“你认识她?还是想泡她?”

廖飞呵呵一笑,“我认识。”

霍英杰的眼睛马上就亮了,兴奋地道:“那叫来一起喝酒呀!”

“可以,不过你得先借我八千元钱。”

“八千?你是认识她,还是要花钱包养呀!难道现在八千就可以包养这么美丽的歌手了?”

廖飞笑道:“你不认识她了?再仔细看看。至于那八千块钱,是因为我欠她的,想还而已,你想哪去了?”

霍英杰仔细看这张岺,才恍然大悟,一拍大腿道:“这不是你那天救的那个女人吗?怎么还欠她钱了?”

“一言难尽。”廖飞没有在贺佳玉等人说出原因。

张岺在唱歌,自然会看台下观众的反应,当她看到廖飞时,竟然浑身一抖。难道他找我借钱上瘾,竟然追到这里了?害怕廖飞再次借钱的张岺本来唱得好好的,结果越想,歌声就越跑调。

酒吧的那群男人听到美女唱跑调了,全都哄笑起来,将张岺囧个大红脸。要不是因为廖飞花光了她的积蓄,她也不会来酒吧唱歌!现在他又追来借钱,还导致自己唱跑调,丢人现眼。她心中对廖飞不禁怨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