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三十六章 现实与虚幻

林嘉琴被廖飞毫不掩饰的嘴脸给气到,气鼓鼓地扭过头,不理他。

林嘉琪则是打趣道:“廖飞,你怎么不抱我姐姐的大腿,她可是总经理哦!”

廖飞本想说林嘉琴已经答应做自己的女朋友,用不着抱大腿。但是当着林栋的面,没敢说,他怕被林栋大卸八块,然后扔到河里喂鱼。

林栋笑道:“你们要再挤兑廖飞,他该让我报销了!”

“报销?报销什么?”林嘉琪好奇地问道,林嘉琴也望了过去。

林栋吐出口烟雾,用种一切尽在掌握的语气道:“这盒雪茄喽!”

林嘉琴眼睛都要瞪出来了,惊问道:“什么,给人送礼,还有让收礼人付钱的?那还是送礼吗?不是强买强卖吗!”她说完,怀疑地看向廖飞,仿佛他就是这么个人。

廖飞被林嘉琴看得哭笑不得,自己是有人品的好不好,根本不会做出那么低级下流的事情。

“廖飞,说说吧!在电话里也没有讲清楚,你详细些说。”林栋很聪明,他相信廖飞绝不会给自己买雪茄。就是买东西送礼,也是送霍老爷子。这应该是今天刚买的,而且是为了确定保镖身份才买的。

林嘉琴姐妹不知道父亲和廖飞打什么哑谜,看向廖飞,等他说话。

廖飞也不废话,从在政府门口遇见查理开始,一直讲到被保镖跟踪,就连张岺的插曲都没有漏掉,完全忠于事实。

林嘉琴姐妹听得简直都要入迷了,听到保镖为了反监视廖飞,竟然在慌乱中躲入了情趣内衣店,还拿着个情趣内裤和服务员问价,她们开怀大笑,脑中自然浮现出老外那羞得通红的脸。尤其是最后廖飞买雪茄,还管张岺借钱的那段,更是笑得前仰后合。

林嘉琪知道廖飞买雪茄是为了确认保镖的身份,松了口气。他不过就是做个顺手人情而已。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希望廖飞是个为了前途,溜须拍马的市侩之徒。

林嘉琴则是怀疑廖飞是否真的没钱,疑惑地问道:“你怎么会没钱,前一阵你坑了我妹妹一千五百元。我将你开除的时候,也给你一个月工资,还有三个月工资补偿吗?这么多钱,你才几天就花光了?”

廖飞苦着脸道:“我没有身份证,哪有工资卡呀?那钱根本就没收到呢!”

“那正好,你现在又回来上班了,那三个月补偿就不用给了,工资也可以到月再发了!我明天就通知财务部。”林嘉琴还落井下石。

廖飞不知道林嘉琴是开玩笑,也不顾林栋在这里,就激动地道:“凭什么?一码是一码好不好?”

林栋大笑着道:“女儿,别说了,再说下去,我不报销都不好意思了!”

对一个掌管这么大集团的老板来说,他最少见的就是人真实的一面,和对自己不卑不亢,从容面对的人,而廖飞就是这种人。何况林栋知道廖飞那一千五百元钱哪去了,是给霍老爷交了押金。对于廖飞,林栋是真心喜欢,他从雪茄盒中拿出根雪茄,抛给廖飞,“你也来一根。”

廖飞接住雪茄,在手里把玩着,“我不会。”

“我来教你。”林栋竟然起身,打算坐到廖飞的身旁,亲自教导。

“爸,我来吧!”林嘉琪阻止林栋的动作,坐在廖飞的身旁,熟练的摆弄着雪茄。

廖飞其实是不想抽雪茄。何况他之前就算不会,也被雪茄吧的服务员教会了。可林栋这么热情,林嘉琪也过来主动帮忙,廖飞就不好意思再拒绝,只能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看着林嘉琪的动作。

林嘉琪修长的手指穿过雪茄剪,动作优美地剪掉雪茄头,用雪茄专用的长火柴慢慢地点燃,她转动雪茄时的动作是如此的专注、优雅,仿佛是艺术。

廖飞欣赏地看着她,脑中竟然渐渐第浮出一幅画面:廖飞和梦中的女人在一个充满外国人的酒会上,两人坐在角落里,那名女人也正神情专注地帮廖飞点燃雪茄。一瞬间,廖飞迷失了!他不知道自己是在酒会,还是在包房吃饭。在他的眼中,林嘉琪和梦中的女人渐渐重叠在一起,廖飞的眼神渐渐温柔,带着丝丝迷醉和爱意。

林嘉琪抬起头,将点燃的雪茄递给廖飞,看到了他那充满爱意的目光。俏脸腾地一下红了!娇羞地低下头。

林栋看到廖飞的目光,饶有兴趣地看着,林栋的一对宝贝女儿年轻漂亮,又有他这么个老爹,追求的人如过江之鲫,他没有兴趣挨个阻拦,只是任其发展,一旦女儿真有感兴趣的,他才会动用手段去调查,看看追求的人是真心还是假意,是爱情还是爱钱。在这之前,他都不会干涉,只把自己当做个旁观者。

而林嘉琴的脸色就不好了!什么人呀!刚刚强迫自己当他的女朋友,立刻就对着自己的妹妹放电,还饱含深情,这不是花花公子是什么?

廖飞还没有从记忆中清醒过来,伸手去接雪茄,在他的眼中,自己是从梦中的女人手中接过雪茄的。吸了口雪茄,吐出淡蓝色的烟雾,透过烟雾,对面的林嘉琪显得更加美丽、神秘。他仿佛是按照记忆的重演,握住林嘉琪的销售,深情地道:“你今天真美,……”

“臭流氓!你敢调戏我妹妹!”林嘉琴再也忍不住,一拍桌子,站起来对着廖飞厉喝。

廖飞本来都要脱口而出梦中女人的名字,可被这声厉喝将记忆打断。他没理林嘉琴,双手抱头,想要努力回忆起那个女人到底叫什么,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再也想不起来了!

一瞬间,剧烈的疼痛袭来,他疼得汗如雨下,双手不禁更加用力,死死地扣住自己的脑袋,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好一些。

林嘉琪被廖飞摸了小手,还是当着父亲和姐姐的面,本来有些羞恼,可当看到廖飞捂着头,痛苦的样子,连忙推推他的肩膀,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廖飞捂着头,强忍着疼痛,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看到他如此痛苦,林嘉琪心中竟然产生了一丝悸动,她甚至有种将他抱在怀中的冲动。

“廖飞,你装什么?想骗取同情吗?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不追究你调戏我妹妹的事情吗?”林嘉琴虽然看到廖飞很痛苦,可她认为是假的,大声呵斥。她怕自己的妹妹受骗。

“姐,廖飞都这样了,你还说!”林嘉琪不满地道。

“嘉琴。”林栋也语气严厉地制止林嘉琴。他开始也有些怀疑廖飞是装假,可看到他满头大汗,就知道廖飞的头是真的不舒服,“廖飞,你身体不舒服?”

“我没事。林董事长,不好意思,我得先走了!”廖飞说完,也不等林栋同意,扶着椅子站起来,步履间还有些踉跄。

林栋看廖飞捂着脑袋,不知道他的头怎么样了?可他知道廖飞不说,问也没用,何况他既没有和廖飞熟悉到那份上,也不可能用身份来压人,只是好心地道:“廖飞,我让司机送你。”

“谢谢董事长,不用了!”

林嘉琪突然鬼使神差地冒出一句:“廖飞,我送你吧!”

林栋和林嘉琴都诧*看着林嘉琪,暗想:难道她的春心动了!

廖飞转身冲林嘉琪一笑,虚弱地道:“不用了,我想自己走走,谢谢你的好意。”

林嘉琪说完这话,才发现这可是在姐姐和父亲的面前,立刻娇羞地低下头,也不好意思再次叫住廖飞,低着头,脸红红地坐下。

“嘉琪,你不是喜欢他吧?不行,绝对不行,他就是个流氓、花花公子,死认钱的家伙。”

林嘉琪还在娇羞中无法自拔,头也没抬地回道:“姐,我没喜欢他,再说我知道他是姐夫,我怎么会对他有感情呢!”

她说话的时候,根本就没经大脑,更是被姐姐的话刺激得忘了父亲还在的事情。

结果,林栋之前听林嘉琴说廖飞是流氓、花花公子等,惊得张大嘴巴,再听到林嘉琴和廖飞处对象的事情,下巴直接就掉桌面上了!

梆!

林栋手中的雪茄掉下来,砸到碗上,将林嘉琴姐妹同时惊醒。

“爸……”

林栋捡起桌子上的雪茄,深吸一口气,问道:“嘉琪,你刚才说得是真的?嘉琴和廖飞正在处对象?”

林嘉琴怕妹妹乱说,连忙慌乱地解释:“爸,没有的事,你别听嘉琪乱说。”

“是的,爸,你误会了!我瞎说的。”林嘉琪也帮着解释。

林栋怀疑地看着两人,有些哀伤地道:“嘉琴、嘉琪,自从你们妈妈走后,我忙于工作,对你们的关心不够,可你们也要知道,我是个开明的父亲,不会阻止你们谈恋爱,我只想想要和我的女儿谈谈心,知道你们的想法,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

两女知道父亲最初忙于工作,是因为母亲的离去太过伤心,所以才会用拼命工作来麻痹自己,就是很少回到别墅去住,也是为了避免睹物思人。两女听到林栋伤感的话,忍不住抱着父亲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