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二十七章 出状况了

林嘉琪听得下巴都要掉地上了,惊讶地问道:“你真打算做我姐夫?”

廖飞略带神秘地笑了笑。

“好呀!好呀!我支持你!”林嘉琪以为廖飞是默认呢!唯恐天下不乱地大呼起来。

林嘉琴不满地道:“嘉琪,谁要做他这个大色狼的女朋友。”

廖飞早就猜到林嘉琴不会同意,懒得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道。“没什么其他的事情,我就出去了!”

林嘉琴本来很不满廖飞提这种要求,如果廖飞继续坚持要她当女朋友的话,她会毫不犹豫地拒绝。可她现在看到廖飞一副不出所料的样子,一股无名火腾地从心头窜起。她认为廖飞看不起她吗!认为她说话不算话吗!林嘉琴感觉受到了侮辱,气呼呼地道:“我答应你了!”

“什么?”林嘉琪和廖飞同时惊讶地问道,两人的表情都是不可置信的样子,只是廖飞的表情比林嘉琪还要夸张很多。

“姐,你不是当真的吧?”

林嘉琴盯盯地看着廖飞,表面看来是用沉默来回答林嘉琪的问话。其实是她答应后,就后悔了,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就头脑一热,竟然会答应下来。现在不好意思反悔而已。

完了!玩大了!、

廖飞哪敢做菜刀女的男朋友,那不是找死吗?赶忙解释:“不好意思,我开个玩笑,别当真,不用你做我的女朋友。”

林嘉琴本来还在考虑怎么说,才能将答应的事情赖掉,不做他的女朋友。结果廖飞先不同意,她顿时大受刺激,怎么的?难道我还配不上你吗?

如果说之前让她做女朋友算是侮辱。那么现在她同意后,廖飞又不干,简直就是赤裸裸地打脸,然后还踹上几脚了!

廖飞哪懂得女人,更不知道她们都是外星人一样的存在,思维和男人的差距很大,还以为这么说完后,就没事了呢!谁知道林嘉琴板着脸道:“不行,我说了做你的女朋友,就必须得做。”

这下廖飞傻了!看着林嘉琴,连眼珠子都不会动了,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

“姐夫,你这是太高兴了?”林嘉琪感觉挺好玩的,跳到廖飞身前,摇晃着他的身体问道。

廖飞被她摇醒,脱口而出:“不,我是吓的。”

说完这句话,廖飞就感觉屋子里的气温急速上升,好像有座火山要爆发了!再一看林嘉琴,她眼睛都被气红了!明显马上就要变身为菜刀女。

“哎呀!佟队长好像找我有事,我先走了!”廖飞见势不妙,抬腿就跑。

“王八蛋,我要杀了你!”林嘉琴愤怒地拿起电话机砸了过去,可廖飞已经跑了出去,话机“咣当”砸在门上。

再次回到保安队,他的日子比原来更好过,站岗的事情都免了。平时也就是早上和其他人一起训练下,然后就是喝茶打屁而已。

林嘉琴自从被廖飞气到后,就是偶尔看到他,也是高高地抬起头,一副公主的样子,连眼皮都不夹一下。只有林嘉琪总是偷偷地小声叫他姐夫。当然,每次林嘉琴听到,都会气愤地揪着林嘉琪的小耳朵,气呼呼地警告她不要再这么喊,而林嘉琪我行我素,每次见面依旧这么喊,只是每次的声音都更小而已。

今天下班的时候。林嘉琴姐妹又看到了廖飞,林嘉琪招呼道:“姐夫,我和姐姐下班了!一起走呀!”

廖飞冲两女一笑,“不了,我今天替老董值夜班。”

“那我们先走了!拜拜,姐夫。”林嘉琪刚刚说完,嫩嫩的小脸就被林嘉琴掐住,并恶狠狠地威胁道:“你要是再管那个可恶的家伙叫姐夫,我就撕烂你的嘴。”

林嘉琪假作惊恐地吐出丁香小舌,连连讨饶。

林嘉琴这才如得胜的女将军,踩着高跟鞋,像是高傲的天鹅一般离去。

“姐夫,你要早点将她哄好哦!”林嘉琪落后一步,低声道。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是她和我生气好不好,再说,我也没想当她男朋友,廖飞苦笑着走入保安室。

“廖队,你怎么还不下班?”保安李虎看到廖飞,惊讶地问道。

“老董的女儿病了,给我打电话,让我替他的班。”

“老董也真是的,他随便给谁打电话不行,还让廖队替班。”李虎笑道。

“谁顶班不都一样。”

廖飞的话音刚落,两名保安推门进来,也没看谁在房间,就大呼道:“头条新闻,廖队竟然和林总在处朋友?”

李虎见这帮家伙还没看到廖飞就在房内,怕他们乱说,连忙道:“强子,别乱说这些没根据的事。”

“什么乱说,我们看得清清楚楚,林特助还管廖队叫姐夫呢!只是林总好像在和廖队闹别扭,不太搭理廖队而已。”强子一边摘下帽子,一边大声说道。

“我猜廖队肯定是没有满足林总,否则林总怎么会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呢!要我说给廖队补补,在床上努力些,保证林总不和他闹脾气。”另一名保安小贺接茬道。

廖飞此时正背对着强子和小贺,李虎正好能看到廖飞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赶紧制止道:“你们别废话了,赶紧去巡逻。”

“我们刚巡逻完,还去?有那时间不如去给廖队买点补品吧!让他补补。”强子狂笑道。

李虎看着强子和小贺那开心无比的脸,心直抽抽,你们这是在作死呀!

廖飞头也不回地问道:“你们想买什么补品?”

“怎么也得买点海马,虎鞭什么的。”

“海马多贵,虎鞭还买不到,我看哪天下班带廖队去吃街角烧烤,给他多来几串羊腰子。”

强子和小贺最特别快,刚说完,才反应过来,前面没回头的那名保安的声音很熟悉,熟悉到让他们发寒的地步。

廖飞缓缓地转过身,带着戏谑的笑容看着他们。

“廖……队,你在呀!”两人看到廖飞,腿肚都转筋了!畏畏缩缩地低下头。

李虎看到两人仿佛鹌鹑一样,忍不住大笑起来。

强子和小贺哀怨地看向李虎,暗自埋怨他怎么不早说。

“我怎么不在?继续说呀!”

“我们什么也没说……”强子和小贺同时摇头,对刚才的话矢口否认。

廖飞的脸刷地一下沉了下来,厉声问道:“你们什么都没说?”

两人被廖飞的表情吓到,都快哭了!这也太倒霉了,他们都知道廖飞该下班了,才过来说的,谁知道一兴奋,都没看房间内都有谁就开口了!

“我怎么听到你们说,要请我去吃烧烤,吃羊腰子呢?难道是骗我的?”

“烧烤?”两人对视一眼,连忙点头,“没有,没有,我们是要请您吃烧烤。”

“见者有份,今天所有夜班的兄弟都请吧?”

“请,请。”两人咬牙答道,也不管今天夜班有十几个人之多。

李虎笑道:“该,让你们乱说话,这下我也能多吃几串羊腰子了!”

强子瞪了李虎一眼,道:“请你吃鸡屁股。”

“就是,也不提醒我们,你也就能吃鸡屁股。”小贺也说道。

李虎耸耸肩,笑道:“这不能怪我,我已经让你们别说了,还让你们去巡逻。谁让你们太兴奋,没注意到廖队的。”

自己人打屁廖飞不在意,可他不想让这件事传出去,正色道:“小贺,强子。我和林总没什么关系,以后别乱说,我是男人没什么,可她毕竟是女人,影响不好。”

“知道了!”强子和小贺见廖飞很严肃,马上答应下来。

李虎和廖飞的关系很好,没什么太多禁忌,问道:“廖队,你和林总真的没关系?那林特助怎么会那么说?你不是骗我们吧?”

“我一个小保安能和总经理有什么关系?白富美怎么会看上穷屌丝,这又不是小说。林嘉琪闹着玩,乱说的,不用当真。”

李虎“嗯”了一声,也不知道他是相不相信廖飞所言。

虽然廖飞不让强子和小贺乱说,可这两个大嘴巴早将这事传遍了整个保安队,所有上班的保安全都知道。结果每到换班的时候,都有人过来问,弄得廖飞哭笑不得。强子和小贺开始还解释,说是回到保安室之前说的,可随着问廖飞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已无力解释,噤若寒蝉,生怕廖飞突然发怒,将两人暴打一顿。廖飞对这两人的大嘴巴和众人的好奇心很无奈,只能等吃烧烤的时候,狠狠地吃,一定要让强子和小贺破财,作为报复。

时间在闹闹哄哄中就进入半夜,除了大门内的接待处有两名保安,其他人都在监控室,每隔20分钟派出一组人员去巡楼。

作为九楼之下的保安,工作并不累,他们只要从一楼巡到八楼,查看每个房间的门锁就可以。

廖飞给自己沏了杯浓茶,尽职地看着监控器,还不时地转换画面。监控器里不停的出现停车场,大楼外、大厅等画面。李虎也有些无聊,控制着另一台设备,随意地切换着视频,并且控制摄像头的方向和放大倍数。

“咦!”李虎发出一声惊叫,睁大眼睛看着画面。

“怎么了?”廖飞看向李虎面前的监控器。其他人也围了过来。

“摄像头好像有问题了!”李虎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