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二十八章 小偷

廖飞扭动下操纵杆,发现镜头的画面根本没动,又扭转放大键,画面是放大了,可是细节却没有变化,仿佛这个画面是固定相片一样。廖飞皱着眉头问道:“以前出过这个故障吗?”

李虎想了想,不确定地道:“出过两次吧!记不太清了!”

“小贺,强子,你们去看一下。”廖飞又说道:“小心点。”

两人轻松地笑道:“没事,估计是摄像头坏了。”他们就不认为这是人为的。

廖飞看两人完全不在意,提醒道:“别大意,小心为上。”

两人出去后,李虎继续切换别的摄像头,挨个测试,可他越看,脸色越黑。

廖飞和其他人的脸也沉了下来。一共有四个摄像头都出现这个问题,而其他的都好用,这说明控制系统没有毛病,是摄像头出了问题。如果只是一个摄像头出问题可以说是偶然,可连续四个,这就不正常了。

“马*摄像头的布局图给我,还有大厦的设计图。马上通知小贺和强子,让他们加倍小心。”廖飞紧张地发出一串指令。

“廖队,我们只有摄像头的布局图,大厦的建筑图没有。”一名保安翻出摄像头布局图递给廖飞。

“廖队,小贺和强子已经通知,他们没有发现异常。”另一名负责联络的也汇报结果。

廖飞看着摄像头的布局图,和脑中记忆的大楼布局进行重叠,其他保安也围过来查看。

这不对呀!不合理呀!第一个发现出问题的摄像头是大楼外部摄像头,处在大楼的侧面。而其他的摄像头则是楼内的,分别是后门的摄像头和五楼、八楼的摄像头。

如果说小偷要进入楼内,没有必要弄坏外部摄像头,这样不是增加被发现的风险吗!

其他的保安都比廖飞在公司的时间长,也发现这个问题,有些不解,尤其是九楼以下其实并没有值得偷的东西。重要的东西都在九楼之上,如果要上九楼偷取公司机密配方,那弄坏楼内的几个摄像头也用处不大呀!

既然想不明白,廖飞用最简单的办法处理,报警!

可廖飞报警的提议得到确实其他保安的反对。就连和廖飞关系很好的李虎也劝道:“廖队,不如我们先看看,要是报警的话,会很麻烦的。”

保安虽然因为摄像头损坏而有些担心,可并不认为就有人潜进来。在他们看来,华仪集团的安保是无懈可击的。要知道华仪集团的大楼从来就没有在晚上进过贼,所以就算摄像头出问题了几个,也认为没有必要报警。主要是报警实在太麻烦了,他们曾经因为摄像头出故障而报过警,结果每次都是虚惊一场。

要知道华仪集团是有军工*的,每次一报警,不但赶来大批警察,甚至前几次还出现大量军人,不但弄得华仪集团一片混乱,还影响很大,甚至有记者因此抨击华仪集团是浪费警力,浪费纳税人的钱,并骂华仪集团的保安都是蠢货。几次之后,保安们也就不愿意报警,先自己排查。而每次排查,也都会发现是设备或是线路等问题。

廖飞见大家都不赞同报警,皱眉想了下,决定亲自去看看摄像头到底是什么问题,再决定是否报警。他拿起墙上的警棍,吩咐道:“黑头,大个,你们马上乘一号梯去五楼。地鼠、高明,你们乘二号梯去八楼。其他电梯全部关闭,李虎留在监控室,通知小贺和强子堵在后门,联络九楼的保安人员,让他们也警惕些。其他人跟我从楼梯上。”

九楼的保安非常尽责,接到李虎的通知后,马上行动起来,派出所有人去巡楼的同时,还严令李虎,有什么发现立刻通知,一副他们是老大的样子。

李虎也没在乎九楼保安的口气,他早就习惯了。更没有因为楼上没有派下人任何支援而不快。九楼的保安都是集团的精锐,里面最差的都是退伍兵,个个身手高超,他们都不大看得起九楼之下的保安,认为楼下的保安都是混饭吃的。何况在他们眼里,哪怕楼下被搬空,也抵不了楼上的任何一件东西。

其实他们呢也不是完全不管李虎楼下。九楼的保安监控室内留下了三人,除了一人负责监控和联络外,两人都已经从武器库中拿出枪支,等待李虎的汇报,一旦出现问题,他们会立刻下楼支援的。

廖飞带着三名保安来到后门,这里是消防通道,也是保洁部的专用通道,清扫出的垃圾都会通过这个门送出去,平时并没有其他人进出。廖飞首先看了下门锁,没有任何被撬过的痕迹,又拽了拽门,大门纹丝不动,锁得十分牢固。廖飞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用手台呼叫强子,询问他们刚才是否从后门出去的。

强子和小贺嫌后门外边有个垃圾储藏室,味道难闻,是从正门出去的。

后门到楼梯间的过道非常干净,没留下任何脚印和尘土,看不出有人经过的痕迹。可廖飞并没有放松警惕,依旧带着三名保安小心地逐层而上。

楼梯间通往二楼的门紧闭,没有出入过的痕迹,三楼的门也是紧闭。当廖飞检查四楼门的时候,大个已经查看完五楼,通知廖飞五楼没有发现异常。

廖飞让大个原地待命,他检查完四楼就去与他汇合。

四楼的门紧闭,电子锁完好无损。

廖飞几人来到五楼,他先用卡刷开电子锁,然后对其他三人吩咐道:“你们继续往上走,然后留一人在八楼口,另外两人直接到九楼的楼梯门,没有异常后在一起进入八楼,和高明汇合。”

三名保安离开后,廖飞进入五楼,先冲着摄像头挥挥手,问李虎看到没有。在得到否地的回答后,他让李虎移动摄像头,摄像头在李虎的操控下转动,可图像还是没什么变化。摄像头可以移动,说明线路没有问题。如果不是摄像头或是设备出了问题,那就是有人侵入了摄像头的线路,给了假图像。廖飞担心有人上过五楼,再次和黑头、大个查看了一遍五楼,可还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这时先上去的三名保安已经和高明等人汇合,汇报没有发现异常。

廖飞应了一声,站在原地皱眉想到,为什么没有异常?难道真的是设备损坏吗?如果小偷进来,那为什么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小偷不外乎就是为了偷钱和能变成钱的东西。就算是高明的商业间谍,也不过是做着小偷的事情。

五楼现在没有异常,难道八楼也没事?难道真的只是万分凑巧,摄像头同时坏吗?廖飞不相信,他决定再上八楼看一下。命令道:“高明,你们马上去七楼的财务室。然后从楼上巡逻下来,重点查看电梯井。黑头、大个去地下室,查看线路。”

八楼的走廊灯火通明,廖飞独自一人慢慢地走着,脚步的回声响在这空寂的楼道。总经理室、副总经理办公室……,廖飞走过每一道门,都会伸手推一下,再扭动下把手。可一扇门都关得很严,无法推开。

廖飞就连男、女卫生间都进行了检查,里面空无一人,阴冷的风吹在廖飞的身上,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虽然表面看起来一切正常,可廖飞的直觉却告诉他,这层楼有异常。他离开卫生间,朝楼梯间走去,并顺手关掉走廊的灯,让八楼陷入到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

咣当!

走廊内响起楼梯间防火门关闭的声音,和廖飞渐渐走远的脚步声。可廖飞只是拉开门,又关上,并模拟走远的声音而已,其实却并未离开。

他静静地站在黑暗中,走廊里没有任何的声音,寂静的吓人。只有廖飞的呼吸声。

三分钟,廖飞站在这漆黑无比的走廊,没有恐惧,没有动作,像是木偶般站立。

五分钟,走廊依旧安静的让人压抑,黑得让人恐惧。廖飞还是没动,静静地站着。

八分钟后,廖飞都渐渐感觉不耐之时,总经理办公室的门缝中闪过一丝亮光。廖飞的眼睛立刻犹如探照灯般扫了过去。这丝光芒很淡很淡,如果不是在这种漆黑的情况,都会无法发现。

廖飞知道这是聚光手电筒的效果,光线的发散情况很微弱。在这场耐力的比拼中,对方已经失败。他没有着急去抓小偷,而是静静地等待,等待小偷从房间内出来,麻痹大意的时候再拿下。

总经理办公室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和翻动柜子的声音。

廖飞不清楚总经理室里是否放有财务和贵重物品,也不知道小偷为什么不去偷财务室,而来总经理办公室。不过这一切很快就会有答案。因为廖飞打算抓住他,亲自审讯。

手电筒亮了足有三分钟才被关闭。

咔哒!

门锁发出声轻响。

走廊和楼梯间形成个L形,廖飞正贴在L的底边位置,探头看过去。门锁虽然发出声响,可办公室的门却没有打开,仿佛小偷有所警觉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