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十六章 杀红眼

查理听到廖飞再次遇袭的消息,惊呆了,这里是中国呀!廖飞是中国最优秀的特工的呀,怎么会接二连三的遇袭,谁敢这么做呀!这胆子也不是一般大。至于袭击廖飞的两名杀手当场被击毙,这对查理来说到毫不惊奇,要是没死,将廖飞杀掉,那才是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

这次他不用怀疑是自己手下干的,更不怀疑戴蒙德会雇佣国际杀手,这两名杀手的名气太大,要是戴蒙德能找到这两人,早就抓起来领功了,才不会这么浪费,用来杀人。

查理本来还想温水煮青蛙,对华仪集团缓慢进行渗透,在达到目的同时,尽量不惊动军方和国安的人,避免出现外交纠纷等麻烦。可现在他却想要加快速度,廖飞的事情让他有了危机感,生怕中国会为了廖飞而派出更多的人员。

“福赛迪,让你查的情况怎么样了?”查理问道。

“朴东来,中国籍,47岁,韩国首尔国立大学经营系毕业,原是华仪集团业务经理,现已被开除。这人贪财好色,向往国外的自由生活,我初步接触了一下,他对华仪集团的怨气很大,尤其恨林栋。。”福赛迪将得到的情报简单地说了下。

查理考虑了一下,道:“华仪集团对员工身份的调查很严格,一般不会出现朴东来这种人,这会不会是个陷阱?”

“我认为不会,朴东来是华仪集团的老员工,政治身份*等都符合要求,是名坚定的爱国者,之前也为公司立下汗马功劳,不过他最近两年又去赌场,又玩女人,花销很大,并自持是老员工,收受贿赂,吃拿卡要,已经和之前完全判若两人。”

“嗯!”查理点点头,道:“你马上与他联系,将他口中有用的情报全都挖出来。”

福赛迪走出房间,去联系朴东来。

查理道:“戴蒙德,你要让蒋有德尽快将杀手找到,以免影响到我们的计划,你也要尽力去查,我会让其他人全力配合。”

戴蒙德问道:“BOSS,我怀疑杀手被其他人救了,甚至可能已经离开本市,能找到的机会很小。”

“再小也要找,必须得除掉她。”查理不允许自己的计划有一丝漏洞。

戴蒙德走到一边给蒋有德打电话,让青狼帮加快寻找的速度,必须要找到杀手。很快,他挂断电话,道:“蒋有德这个混蛋想要尽快拿到武器。”

“你去一号联络点,先拿十支手枪给他,让他找到杀手立刻干掉。”查理同意这么快拿出武器,也是为了加快速度。

廖飞怎么都想不到,他被杀手攻击这事会将一切搅乱,弄得暗潮汹涌。他此时正面色发苦地拿着辞退信,看着上面的内容。廖飞怎么都想不到,他经历了一上午的审讯,下午回到公司就收到了这封辞退信。

不用问,廖飞也知道这是林嘉琴那个女人将自己开除的。虽然辞退会给一个月工资和三个月的违约金,可那个钱必须得打到卡上,现在廖飞连身份证都没办呢!哪有卡,只能无奈地离开公司,等以后有了身份证再说。

廖飞刚离开公司没走多远,就看到之前追自己两次的青年站在面前,看着自己微笑。

一看青年的微笑,廖飞的脸立刻就沉了下来,他认为青年是找到自己后得意的笑,而不是和善的笑容。廖飞也是真烦了,我这早上被暗杀,下午被开除,晚上还被堵,这日子没法过了,哪有这么衰的!何况当初还是见义勇为,就算是不发个奖章,奖励个万把块钱的,也不至于抓个没完吧。

青年朝廖飞走去,笑道:“这次我找到你了吧!”他露出自认为和善的笑容,说的话也是为了表明找到廖飞的不易,可廖飞误会他这是要赔偿呀!真想青年说明白,哥是见义勇为,真的。可考虑到自己最近实在是太衰了,为了避免麻烦,廖飞再次选择了最简单的方法,跑!

青年见廖飞又跑,都要疯了!连忙喊道:“廖飞,别跑,我爷爷已经醒了,知道你是见义勇为,我找你是为了还你垫付的医药费。”

廖飞的速度慢了一点,问道:“真的?”

“真的,别跑了!”

廖飞将信将疑地停下脚步,青年跑到廖飞的面前,刚要说话,两辆白色的面包车从后面从疾驰过来,一前一后挡住廖飞和青年。

廖飞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你不守信用?”

青年仔细看向两辆车的车牌和驾驶员,无辜地道:“我没叫人,何况司机我都不认识,和我没关系呀!”

面包的车门“哗啦”一声打开,十几名手持砍刀和棍棒的壮汉从车上鱼贯而出,将两人团团围住。

青年被一群看似凶狠的壮汉围住,脸上毫无惧色,冷声问道:“你们是谁?为什么拦住我们?”

这群壮汉握着砍刀,也不答话,冷笑地看着廖飞和青年。

一辆奔驰车从远处滑行过来,刚停下,一名手持砍刀的壮汉就像是哈巴狗一样拉开车门。

车上走下来名叼着雪茄,穿着风衣,带个墨镜的男子,他一下来,一群壮汉就主动让开一条道路,让他可以进入圈中。他来到两人面前,一口烟雾喷了过去,嚣张地问道:“知道我是谁吗?”

廖飞诚实地摇摇头。青年则是笑道:“认识,你是小马哥吗!”

“错,我不是小马哥,我是大马哥。”男子丝毫不以自己打扮得像是周润发扮演的小马哥为耻,反以为荣。

“哦,大妈哥,你拦着我们要给钱嘛?”青年故意将他说成是大妈哥。

大马哥对青年的调侃没听出来,嗤笑一声:“我今天不是要给钱,而是来收账的。”说完,他从口袋中拿出一张相片,对比着廖飞看了看,随后指着廖飞凶恶地喊道:“砍了他,手筋脚筋都挑断。”

青年面色突变,不等壮汉们动手,一个箭步冲上前,拽住大马哥的脖领子就是个直拳。

大马哥的形象和小马哥相近,可他绝对没有电影中小马哥的身手,这一拳打在他的脸上,顿时将他打得眼冒金星,脑袋嗡嗡响,好像脑子都要成糨糊了!

众壮汉见老大被打,一声大喊,砍刀纷纷举起,劈了下去。

失忆后的廖飞不会打架,可他知道自己用不着会,只要站在原地,一旦有武器和拳头过来,身体会自然有反应,只要不控制就行。

果然,当一把砍刀带着凄厉风声劈下来的时候,他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向上一撅,对方就再也握不住,刀子脱手而飞。不经思考的廖飞探手抓住刀子,“噗嗤”将刀子捅入了壮汉的肚子。

壮汉都傻了!他们平时都是砍人,很少用捅的,因为无论怎么砍,都很难砍死人,而捅就不一样了,很可能一下没弄好,就把人给扎死了,所以就算是两个帮派火拼,也都是砍人,没什么人这么坏规矩,用刀子捅的。

其他的壮汉一看里廖飞这么狠,心里都有些打怵,正好老大被抓,他们一窝蜂地涌向青年,打算远离凶狠的廖飞,先救下老大。一瞬间,无数的刀子和棍棒都朝着青年招呼。

青年见武器这么多,砍刀的光芒已经多到晃眼的地步,当即将大马哥举了起来,挡在身前。

这些壮汉都是庄稼把式,平时都是胡乱劈砍,也没受到过专业训练,一个个的刀子都是能发不能收,在一阵阵刀子砍进肉体的声音发出后,大马哥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嚎。

大马哥这时也被手下的人给砍醒了,后背疼得仿佛被剥皮一样,破口大骂:“你们这帮龟孙子,让你们砍人,不是砍我,王八蛋,我操……”

青年也不管大马哥在那不停地骂,轮着他就朝着其他人扫去。

本来壮汉们都打算先救老大,显示出自己的忠义,顺便拍拍马屁,谁知道马屁没拍好,反倒是将马给砍了,这下他们都怕老大找他们麻烦,一窝蜂地转向廖飞,好似之前谁也没去救过他,谁都没砍到一样,绝对没有一个人想要用自己的身体去和老大的身体碰撞的。

廖飞看到这群人都转向自己,没有露出害怕的神色,眼神中反而有些跃跃欲试。他发现在这种搏斗之中,脑中的记忆渐渐复苏,其实也说不上复苏,就是仿佛能够重新掌握格斗技能一般。

当三把砍刀先后劈过来的时候,廖飞拽住右边壮汉的手腕,朝左上方一带,他的胳膊就挡在自己的头前,另外两把砍刀直接劈在壮汉的胳膊上,差点将他的胳膊剁成三段。

壮汉疼得眼睛都凸了出来,发出无比惊人的惨叫,一口气没吸上来,晕了过去,手中的刀子也掉了下来。

廖飞抄起他的刀子,身体向前一滑,绕到两人身后,对着两人的大腿内侧就砍了下去。

刀光一闪,鲜血四溅。两人的大腿顿时血如泉涌。这两人的脸色用肉眼看见的速度发白,也不知道是失血过多,还是吓得。反正两人从受伤到到底,连三秒都没用。

廖飞杀得兴起,刀子带着风声砍向一名举着棒子的壮汉。这个汉子不知道是被廖飞的悍勇吓傻了,还是压根就是打酱油的货色,竟然不知道躲闪,被砍刀直接划过胳膊内侧。一捧热血飞溅而出,喷在廖飞和壮汉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