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十五章 同生共死

王利强曾经是名优秀的特种兵,在某次选拔训练成员时,失手将一名成员李凯打伤。被打伤的李凯其实也没犯什么错误,只是性格有着些桀骜,结果被王利强当成杀一儆百的典型,给揍了一顿。

李凯是富二代,参军之前醉生梦死,混沌度日。在某一天,李凯终于感觉自己不能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一辈子,决定进入军队的大熔炉。

他的老爹不想让他参军,想让他学做生意,接替自己的生意。可李凯一心要参军,尤其想当特种兵,他老爹为了让他知难而退,特意将他送到某特种侦察连的选拔。

王利强当时是教官,一眼看出李凯是个刺头,决定杀杀他的锐气,让他以后老实些,顺便也给其他人一个警告。可他不知道李凯之前没当过兵还以为李凯是老兵油子呢!结果一脚下去,李凯那被酒肉掏空了的身体,就被踹断了三根肋骨。

就是这件事,王利强被强制退役。退役的王利强没有赚钱的本领,屋漏偏逢连夜雨,家里的老母亲还得了癌症,为了治病,王利强将所有的积蓄花光,欠下一屁股的债,可还是不够。如果是其他人,在这种情况下早就弄把枪出去抢劫了,可他在党的多年教育下,没有去做违法的事情。只是将农村的房子和所有家产变卖,用来筹措救命的钱。

他的老连长得知这个情况,将他介绍给林栋做保镖。林栋这人很大气,让王利强做自己的保镖后,不但给他200万为其母亲治病,还在市内准备了套100平的大房子,让王利强和他家人住。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知己者容。王利强被林栋的所作所为感动得一塌糊涂,决心将这条命卖给林栋。就因为如此,王利强对林栋的任何命令都不打折扣的完成,视为在生命之上的第一要务。所以他谨记着林栋要保护林嘉琴姐妹的话。

王利强也是人,还是名热血军人,眼睁睁看着廖飞和郭玉被杀,心里也不好受。他曾经的使命是保家卫国,保护人民。要不是担心林嘉琴姐妹的安全,早就第一个冲上去了。

林嘉琪不知道他的为难,见王利强不动,气得将车门打开,喊道:“你不去救,我去。”

王利强连忙跳下车,将林嘉琪拦住,“你快回车里,我去救他。不过你们一定要在车里,不要出来,一定不要出来。”

林嘉琪面色一喜,飞快地坐回车内,答道:“放心,我们不出去,你快去救他们。”

王利强拔出手枪,贴着街边,迅速靠近过去。

郭玉听到人狼和影子接近的脚步声,想要举枪,可子弹卡在骨头上,一动就是钻心的疼痛,连枪都无法举起来。何况她也没想到会碰到杀手,没有带备用弹匣,就算想用火力压制来拖延时间都不可能。只要子弹打空,就是两人丧命之时。

她将枪交到左手,对廖飞道:“一会我会冲他们开枪,你立刻跑,有多快跑多快。”

“你呢?”廖飞问道。

郭玉强忍着疼痛,决绝地道:“不用管我。”

廖飞虽然失去了记忆,也绝不会扔下女人,自己逃跑。

郭玉见廖飞没有走的动作,急得催促道:“愣着干什么,走呀!”

廖飞见郭玉已经疼得握不住枪,左手直抖,根本无法开火,顶多是站出来被人打死,用生命来给他创造一次逃生的机会。于是他一把将枪抢了过来。

“你要做什么?这是枪战,不是你能参与的。”郭玉急切地道,她不认为廖飞可以和人狼和影子这两个出名的杀手斗。在她看来,廖飞这种普通人和他们交火,那就是鸡蛋碰石头——找死。

廖飞握着手枪,再次体会着那熟悉的感觉,严肃地道:“我是男人,没有让女人为我出头,替我死的习惯。如果要死,我情愿死在你前面。”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大男子主义,我是警察,你不是,赶紧走。”郭玉很感动,可她认为死一个总比死一对要强,何况她是警察,想要保护廖飞这个普通人,她挣扎着要将枪抢回来。

廖飞被她的动作弄得很烦,一伸胳膊将她摁住,让她紧靠在车体上,阻止她抢枪的动作,郭玉疼得浑身没有力气,无法反抗,只能认命。

人狼一边前进,一边对着两人躲藏的地方开火,并不知道枪支已经易手,很快跑到车头的位置。

影子则趁机弯着腰,慢慢地来到车后,靠在后备箱上,枪口抵在唇边,默默地等着,准备给予两人致命的一击。

人狼在一通射击后,子弹打空,枪发出咔咔的声音。影子立刻从车后面冲出来,对着两人就要开火。

如果是郭玉拿枪,在子弹射空,发出空仓的声音,她会立刻起身对人狼射击。可手枪在廖飞手里,失忆的他没有那么多想法,根本就没想过趁机开火。只是侧着头,看向车头的方向,以免人狼突然冲出来。结果影子从后面冲出来,正好被廖飞通过摔得变形的后视镜看得清清楚楚。他一瞬间犹如枪神附体,迅速转身举枪,对着影子就扣动了扳机。

砰!

枪响,影子的头部出现个血洞,他满脸不可置信地倒了下去。

廖飞和影子的表情差不多,也是一脸惊讶和不可置信,刚才的动作他没有经过大脑,完全是身体的条件反射。郭玉的表情更怪,有惊讶,赞叹,还有果然如此等等许多的表情混合在一起,让人佩服她的脸上可以同时显示出如此之多的表情。

人狼和影子配合很久,他故意打空子弹,然后立刻蹲下换弹匣。让影子趁机将廖飞和郭玉消灭,那一声枪响,他只是认为廖飞被干掉,根本没想过影子会被杀。他一换好子弹,立刻一摁车地盘,纵身跳过去,准备补枪。

失忆后的廖飞第一次杀人,看着血肉模糊的影子,心里却没有丝毫的不适,仿佛影子只是条死鱼。当人狼一摁车底,廖飞感觉到车子的震动,瞬间反应过来,将枪口朝上瞄去。

人狼刚刚跳过车子,就看到影子头部中弹,躺在地上。可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影子是个陌生人一般。人狼作为杀手,杀和被杀都早有心理准备,之后可能会伤心,但在战场上却绝不会影响他的情绪。就算如此,他的视线还是被影子的死亡牵扯了一秒钟,这一秒,就是生与死的距离。

当人狼回过神,将枪口指向廖飞之际,正好看到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及枪口冒出来的火光。

完了!人狼的脑子刚刚有这个想法,就感觉头部被大锤击中,眼前看到一抹迸射而出的艳红。

人狼的尸体重重地砸在地上,郭玉瞪大双眼,看着死不瞑目的人狼。两名国际杀手,竟然死在了名不经传的廖飞手里,这让她无法置信。

这时,王利强跑了过来,手中还拎着把手枪,吃惊地望着廖飞和郭玉。他是来救人的,却看到廖飞惊人的枪法,那枪法就是在他全盛时期也是无法达到的。

廖飞不知道王利强是来帮忙的,以为他也是杀手一伙的。将枪口对准他,眼中放出冰冷的杀意,只要他稍有异动,廖飞会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王利强被廖飞的杀意刺激到,浑身紧绷,随时准备还击。

林嘉琪不知何时跑了过来,看到廖飞的枪口指着王利强,连忙大喊:“别开枪,自己人!”

廖飞又看了眼王利强,缓缓将枪放下。郭玉也松了口气,一放松,她就感觉到一只大手正覆盖在自己的宝贝上,低头一看,正是廖飞那该死的手,没好气地问道:“你摸够了吗?手感怎么样?”

廖飞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刚才拦她的时候,自己的手竟然摸在她的胸口上。刚才太紧张,还真没感觉出来。为了回答郭玉的问题,廖飞特意用手捏了捏,才答道:“挺好,很软。”

郭玉差点被廖飞的动作气死,要不是肩膀太疼,非得蹦起来掐死他不可。

林嘉琪看两人这样,惊得张大嘴巴,下巴都要掉了下来。林嘉琴在妹妹跟着王利强跑下车的时候,也跟着下来,她看到地上有两具尸体时,吓得头发都竖了起来。惊声尖叫着捂住林嘉琪的眼睛,以免她看到恐怖的现场。林嘉琪却好奇地从她的指缝中努力向外看,好奇地看看廖飞和郭玉,又好奇地看看地上的尸体。

郭玉被赶来的救护车送往医院,廖飞等人则被警察带回去做笔录。卢俊峰问了廖飞一个上午,结果毫无所得,廖飞就是一问三不知。要不是卢俊峰已经通过郭玉知道廖飞失忆的事情,非得被廖飞的反应给气死不可。

警察都在追寻到底是谁要杀廖飞,而有一个人却不是要找凶手,而是要报复廖飞。他就是郭得志的父亲郭震宇。郭震宇在爱子受伤后,雷霆大怒,除了不断给警方施加压力,要求抓到枪伤儿子的凶手,暗中也找了私家侦探进行找寻。可随着今天暗杀廖飞事情的出现,郭震宇知道自己儿子是替人受伤,关键还是替仇人受伤,这让他打定主意要为儿子报仇。

虽然郭震宇无法确定郭得志的枪伤是意外,还是廖飞故意引诱郭得志才导致的,可郭震宇不是警察,他不会想要得到确切的讯息,反正就当廖飞是故意。

郭震宇没有得到早上的确切信息,不知道两名杀手都是廖飞干掉的,还以为廖飞是土鳖,打算找些社会上的人,挑断廖飞的手脚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