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七章 离奇的梦

廖飞见零钱没拿到,也不着恼,反正已经赚到一千五百元了,慢悠悠地朝家走去。

“我得意地笑,我得意地笑,我的房租有着落了,我得意地笑,我得意地笑,终于可以不用愁了……”廖飞在十字路口等红灯之时,开心地唱着歌。站在廖飞前面的老人,听到他乱改的歌词,冲他友善地一笑。

前方的信号灯很快变成绿色,老人快步朝前走去。这时,一辆转弯的面包车开得飞快,司机没注意到前方的老人,眼看着即将撞到老人之时,廖飞从后面一把拽住老人胳膊,使劲往后一拉,将老人尽力地带离。可事发突然,老人并没有完全躲过,面包车的反光镜刮在老人的右胳膊上,将其带倒在地。

面包车司机见出了事故,不但没停下,反而一脚油门,逃离现场。

廖飞怕老人有事,顾不得去追逃逸的面包车,先查看老人的伤势。老人晕了过去,右胳膊肿胀得像大腿,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廖飞不敢耽误,站在老人的身前,防止过往汽车的碾压,并请路人打电话叫救护车。

等救护车赶到医院,几名医护人员早就推着担架车等在大门口,车子刚刚停稳,一群医护人员就将老人放在担架车上推往急诊室。廖飞想跟过去,一名护士拦住他,道:“你马上去交款,快点。”

“好。”廖飞也不磨蹭,将身上仅有的1500元钱都交了押金。

一轮检查下来,老人没有大碍,只是右胳膊轻微骨裂,摔倒时头部受到震荡,晕了过去,一会就可以醒来。

廖飞得知老人无恙,刚松口气,就看一名男青年急匆匆地过来看望受伤的老人。他和医生聊了几句,知道老人没事后,问起是谁送老人来医院的,医生朝廖飞指了指,青年怒气冲冲地来到廖飞面前,语气不善地指责道:“你怎么开车的?看不到老人吗?要是我爷爷有什么事,我和你没完。”

廖飞哭笑不得地解释道:“老人不是我撞的,刚才还是我用老人手机给你打的电话。”

他打电话是想让老人的亲属及时过来交押金。如果有钱,廖飞愿意做好事不留名,也不要任何回报,可刚才他把自己的钱都交了押金,家属要是不还他,过几天房租他都交不起。可现在看来,亲属过来非但不给钱,还开口就把他定为肇事者,这多冤枉。

青年有些不信,狐疑地问道:“不是你撞的?”

“确实不是我撞的,我压根就没车。”廖飞继续道:“等老人清醒了,就知道是不是我撞的了。”

青年也拿不准事情的真相,不想冤枉好人,更不想放过坏人,于是道:“那行,麻烦你等一会,等我爷爷醒的,如果不是你撞的,我给你赔罪。”

廖飞点点头,坐在长椅上等待,青年怕廖飞骗他,找机会逃跑,坐在廖飞的身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过了一会,有名略胖的妇女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青年见到对方,起身迎了过去,“二姨,你过来了!”

“你爷爷怎么样了?”妇女问道。

“医生说没有大碍,现在昏迷,过一会就能醒来。”

“那就好。我先进去看看。”妇女进屋去看老人,不久,她走出来,看向廖飞,问道:“你朋友?”

“不是,他是送我爷爷来医院的人。”

妇女听到这话,立刻炸毛,骂道:“你开车不长眼睛呀!连老人都撞。”

“二姨,他说不是他撞的。”青年站出来说话。

“小杰,不要这么单纯,要不是他撞的,会好心送爸来医院吗?”妇女顿了顿,“你爷爷年纪大了,谁知道这么一撞,会不会留下什么病根,必须得让他赔钱,不给钱就报警抓他。”

“大姐,真的不是我撞的。”廖飞解释道。

“少套近乎,马上拿钱,否则我就马上报警。”妇女说完,掏出手机,开始拨号。

“大姐,等老爷子醒来不就知道了,何必报警呢!”廖飞伸手制止妇女打电话。

妇女露出一副早猜出你不敢让我打电话的样子,刚要说让廖飞赔偿多少钱,就听到急诊室内传来护士的惊呼声:“罗医生,新来的病人不行了!”

青年脸色当时就是一变,迅速冲向急诊室。妇女也担心父亲的身体,焦急地道:“告诉你,我爸要是出事,你就准备坐牢吧!”

廖飞也懵了,本来想等老人清醒后帮他证明,谁知道竟然病危,要是老人真有个三长两短,那他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廖飞没钱赔,也不想坐牢,无奈之下只能选择逃跑。

妇女见廖飞逃跑,跳起来大喊:“你个杀人犯,不许跑。小杰,快来抓住他。”

急诊室内的青年看到病危的不是爷爷,刚刚松口气,就听到二姨的大喊,出来后见廖飞逃跑,他以为确实是廖飞撞了爷爷,立刻追了上去。

廖飞跳过个担架车,避过名高举滴流瓶的患者,奔跑中侧身躲开名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青年也身体灵活,衔尾直追。

“站住。”青年大喊。

站住才是傻逼呢!难道我等你将我抓住,诬陷我赔钱,或是坐牢吗?廖飞玩命地疯跑,任凭青年在后面大呼小叫。

廖飞跑出医院,慌不择路,专门挑小道钻,青年不依不饶地跟在后面,两人很快就跑出了三公里远,青年已经放弃了喊叫,他不信凭着自己的体力追不上廖飞。

两人很快就跑过了五公里,廖飞都佩服是后面的青年,这家伙的身体素质也太好了,到现在还追。青年也没想到廖飞如此能跑,就算跑了这么远,两人奔跑速度也超过了专业的长跑运动员。转眼间,两人跑了10公里,天色渐渐黑了下来,青年在廖飞拐了个弯后,终于失去了他的踪迹,无法再追。

廖飞拐弯后,边跑边回头,看青年追上来没有,在数次回头都没有发现青年身影后,廖飞开心地笑了。

世人都说乐极生悲,廖飞刚转回头,就撞电线杆子上了!

这一下撞得很重,廖飞感觉眼前发花,一屁股坐在地上。这时,他的脑中突然闪现出一幅影像,有名身中数枪,满身弹孔的男人对他嘶吼:“Leo,走,快点走,一定要将消息传递出去,走啊!”另一个影像中,他看到自己被数人追杀,无数的子弹打在身边的树上,而自己不断开枪还击,就在马上逃出升天之时,不远处的一辆汽车突然发生爆炸,剧烈爆炸产生的气浪将影像中的自己吹飞,接着就是一黑。

这……这到底是幻想出来的,还是失去记忆之前的真实经历?廖飞分不清楚,他想仔细回想,可想破头颅,却再也想不起来其他的东西。

“啊……!”廖飞因为回想,脑部发出阵阵剧痛,让他忍不住抱着头,发出低吼之声。

经历头痛折磨的廖飞等了很久才起身回家,刚刚走进园区,廖飞突然有种心悸的感觉,就仿佛园区内藏着噬人猛兽一般,他迟疑地停下脚步。

尚锐站在廖飞家楼顶上,通过微光望远镜盯着他,见廖飞停下来,尚锐心中不断地暗暗催促他快走。廖飞不知道有人盯上自己,迟疑了一会,就往家走去。当廖飞走到楼下时,尚锐拿起盆茉莉花,在楼顶上随着廖飞缓步前行,花盆始终对准廖飞的头部。

咕噜噜!

尚锐胸前的望远镜刮到房顶的一颗小石子,石头翻滚着从房顶掉了下去。尚锐见况不好,立刻松手,花盆对着廖飞的头部就砸了下来。

啪!

石头掉在廖飞的面前,将他吓了一跳,身体条件反射般地向后一跳。

砰!哗啦!

茉莉花也掉了下来,正好砸在廖飞之前站的位置,花盆摔得粉碎。

廖飞看着粉碎的花盆目瞪口呆,抬起僵硬的脑袋向上看去,想找出是哪个缺德带冒烟的家伙竟然高空掷物,还是扔花盆这种能要命的东西。

天色很黑,廖飞看不出花盆到底是从哪家掉下来的。只能踢开花盆,暗道倒霉。

廖飞一进家门,就躺在床上昏睡过去,这一夜他做了很多梦,在梦里,他一会和美丽的姑娘在西餐厅里吃着晚餐,一会和这位美女在床上翻滚,一会两人出现在景色优美的海边,当他沉浸在这幸福之中时,梦里的画面一转,那名美女满身是血地跪在地上,身边还有十几名手持冲锋枪对着自己的壮汉。廖飞一下子从梦中惊醒,是谁?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为什么我看不到她的脸呢?

惊醒过来的廖飞再也睡不着,洗了把脸,破天荒地去楼下24小时便利店买了包最便宜的香烟,坐在便利店的门口吸了起来。

我之前是做什么?为什么会出现那些场景?为什么梦中的我叫做Leo,那个和自己缠绵的女人是谁?现在又在哪里?一连串的疑问涌上廖飞的心头,就这样,他一直坐在那里,从街道的空无一人到人来人往,才缓缓起身,骨头也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而发出阵阵脆响。

满是弹孔的男人、誓死要传递出去的消息、浑身是血又和自己无比亲密的女人、爆炸、枪这些组成了梦境,而强健的身体、狰狞的伤疤又仿佛提醒廖飞,梦中的一切很可能都是真的。

廖飞摇了摇头,让自己不去想那些,现在穷得都要饿死,如果不能活下去,那么一切谜团都不能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