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在都市

第八章 好色的老外

廖飞来到公司,刚刚换好笔挺的制服站在门口,就看到十几名高级经理,簇拥着一名方脸中年人朝门外走去,最后出门的一名经理冲着廖飞等保安吼道:“有贵客过来,都精神点。”

这群人刚到门外,三辆加长奔驰驶了过来,刚才那名经理不等汽车停稳,就如旋风般跑到前面,好像个门童,谦卑地拉开中间车子的车门。

一位鞋面能当镜子照的老外从车内走下来,抬头先看了眼高耸入云的华仪集团大厦,才看向面前的一排人。

方脸男人朝前走了两步,伸手道:“欢迎您来,埃克斯先生,我是华仪集团董事长林栋。”

埃克斯与林栋握了握手,道:“这次我们事先没有打招呼,冒昧来访,是想与华仪集团合作。”

“埃克斯先生,请到办公室具体谈。”

“好的,不过这次我并不是主要负责人,只是陪同查理来的。”

“哪位是查理先生?”

这时,一位金发碧眼,英俊帅气的老外在八名保镖的保护下走了过来,“林先生,您好,我是查理。”

“幸会,请。”林栋邀请他们上楼。

八名保镖都异常警惕,眼睛像灯泡一样扫视四方,随着查理的步履前进。其中有名留着大胡子的壮汉扫视到廖飞之时,竟浑身一震,随即收回目光,再也不朝廖飞的方向看一眼。

廖飞看到大胡子之时,也是一惊,这人……这人竟然是梦中的人。确切地说这人就是梦中围着自己亲密女人,拿着冲锋枪的人之一。廖飞怎么也想不到梦中人竟会出现在眼前,难道说之前梦中的一切是真实的?

等一群人全都消失后,廖飞陷入了沉思,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来到了华仪集团?自己又是谁?可任凭脑袋想得生疼,也依旧想不起来。

林嘉琪不知何时来到公司,见廖飞捂着头,关切地问道:“廖飞,你没事吧?”

廖飞揉了揉发胀的脑袋,“没事,谢谢关心。”

林嘉琴对廖飞的观感很不好,哼道:“嘉琪,我们走。”

“等等。”

林嘉琴停下脚步,皱眉看向廖飞。

“我想问一下,刚才来的外国人是什么人?”

“外国人?还一群?我去问问。”林嘉琪还不知道这事,满脸好奇地走向前台。

林嘉琴则是皱眉呵斥道:“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该你关心的不要管。”说完,她快走几步,拉着林嘉琪离开。

两人上到八楼,只见走廊里站着几名外国人,当看到两女时,眼中先露出一丝惊艳,然后就是警惕,非常警惕。在他们看来,越是漂亮的女人越具有迷惑性,越危险。可走廊内不止有老外,还有七八名华仪集团的保安,他们可不是看大门的那种,而是守卫八楼之上的精英,一个个太阳穴高高隆起,眼神如鹰,一身肌肉。这些人一边注意八楼的职工,一边注意着老外保镖,当他们看到林嘉琴姐妹时,为首之人点头道:“林总经理,林特助,董事长在总经理办公室,请你们马上过去。”

老外保镖一听这是公司的总经理,眼中的警惕消失,随即像是饿狼般盯着两女的身体,恨不得咬掉下块肉来。

“咳咳!”保安头目咳嗽两声,目光不善地望着这群老外保镖。

老外保镖马上收起流氓眼神,恢复一本正经,可眼角的余光总是不停地偷瞄,显然他们也想多看看两女。

“一群流氓。”林嘉琪骂了句,推开办公室的房门。

林栋见两女进来,介绍道:“嘉琴,嘉琪,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查理先生,美国著名生物集团JK公司的执行董事。这位是埃克斯先生,JK公司的副总裁。”

“你们好。我是华仪集团医药销售公司总经理林嘉琴,这是我的特别助理林嘉琪。”林嘉琴对刚才门外保镖不满,只是礼貌地地冲两人点点头。

查理伸出手,“两位美丽的小姐,很高兴认识你们。我早就听说林董事长有一对漂亮的宝贝女儿,想不到你们竟然如此美丽,远远超过了他人的描述,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呀!”

两女闻言,脸上的笑容当即就没有了,更不理会查理伸出的手。这人会不会说话,什么叫做见面不如闻名,这不是说我们丑吗!

查理还不知道自己哪错了!挂着自以为能迷死万千少女的笑容,风度翩翩地伸着手等待。可看到两女连理都不理自己,就转身坐到一边的沙发上,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查理的翻译站起来,悄悄地道:“老板,在中国见面不如闻名是骂人,夸人是用闻名不如见面。”

查理立刻真诚的道歉:“对不起,两位美丽的女士,我的中文不太好,刚刚冒犯了,我是想说闻名不如见面。”

林嘉琴毕竟是总经理,不想让老爹面子难看,微笑着表示不介意。

埃克斯见误会解除,道:“林先生,您刚才说要等两名爱女来再谈,您看现在是不是可以谈一下合作的事情了?”

“嗯,我还有些事,就请你们和嘉琴、嘉琪谈吧,公司的事情她们都能做主。”林栋说完,起身离开。

“这……好吧!我先和您两名爱女谈。”埃克斯略带不满地道。他们JK公司是来注资的,想要对华仪集团参股,可林栋这个态度,明显是不想谈,推出两个女儿做挡箭牌,JK公司早就调查清楚,两女只是负责医药销售公司,对于整个集团来说,她们目前根本说不上话。林栋让她们谈,说明合作仅限于医药销售公司,其他的免谈。对于这种态度,埃克斯早就预料到,毕竟华仪集团也是个大家伙,想要轻易参股那是不可能的。

林栋走出办公室,脸色沉了下来,“小方,将朴东来立刻开除。”

“啊?开除朴经理?”小方作为林栋的秘书,从来没听说朴东来做了错事,惹得老板不高兴,不禁惊讶地问道。

“哼!我们公司不要那些将外国人当爹的人。”

小方这才知道,原来老板是不满刚才朴经理主动过去为老外拉车门,做出这种谄媚的动作。刚才一大群经理人去迎接,不过是给JK集团的来人个面子,也仅仅是面子而已,而朴东来做的事情,却是明显的崇洋媚外。

“是,老板,我马上通知人事部。”小方立刻记录下来,等一会通知人事部,将朴东来解聘。

“小方,你要记住,中国人要有自己的骨气,绝对不能见到外国人就弯下脊梁,否则中国永远没有站起来的一天。”

华仪集团前台有三名接待人员,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廖飞趁着换岗期间,走过去问道:“请问,刚才的那些外国人是做什么的?”

这三名女孩都不是八楼之上的人,警惕心不高,何况廖飞长得帅气,人又亲和。一名烫着波浪卷的女孩对着廖飞甜甜一笑,答道:“那些都是美国JK医药集团公司的人。”

“他们好像是突然来访的?”

“是呀!他们是随考察团来我市的,并且临时改变的行程,刚才打电话通知的。”

廖飞脑中思绪万千,想不明白自己以前怎么会认识医药公司的人,说了声:“谢谢!”

林嘉琴姐妹和查理等人谈了一上午,什么结果都没谈出来,两女只想代理JK公司的产品,而埃克斯等人则是想要参股华仪集团,用参股华仪集团当做代理产品的筹码。而林嘉琴用她只是医药销售公司的总经理,没有权利为由拒绝,还提出希望JK公司参股医药销售公司。JK公司的人又不是吃多撑得了,参股个医药销售公司有个屁用,两方当然谈不拢。在吃了个极其标准的工作餐后,结束了这次不太愉快的接触。

送走埃克斯等人,两女回到办公室,还没等坐稳,人事部经理窦富贵就敲门进入。

林嘉琴问道:“什么事?”

“总经理,集团保安部长樊凯兆早上通知我,廖飞身份可疑,让我立刻将他开除。”窦富贵知道廖飞是林嘉琪介绍进来的,不敢擅自做主,见林嘉琴终于有空,立刻过来请示。

林嘉琪疑惑道:“身份可疑?樊凯兆一个集团保安部长,怎么关心起个小保安呢?”

林嘉琴也很疑惑,樊凯兆平时只负责甄别总公司的人,对分公司人并不注意。她问道:“窦经理,以前樊部长问过我们公司其他人的身份问题吗?”

“没有。一般情况下,只有升到经理一级,集团保安部才会要他们的档案,至于保安……从来没有。”

这不对呀!就算公司人事部将档案交给保安部,保安部也需要调查,才能下结论,怎么会在廖飞刚刚上班的第二天,就说身份可疑呢?林嘉琴问道:“廖飞的档案你给过他吗?”

“廖飞的身份证丢失,尚未补办,公司还没有他的正式档案,所以没给过。”

“这么说樊部长根本就没有廖飞的档案了?”

“应该是的。”

林嘉琴想了下,道:“将廖飞开除吧!这个月算满勤,再补发三个月的工资。”

窦富贵应了声,就要离开。

林嘉琪插话道:“等等。”

林嘉琴不满地问道:“嘉琪,你不是想要留下这个流氓吧?”

“姐,将他开除,我们怎么和郭玉姐解释?”

“我来和她说,相信她能理解,何况他只上了两天班,我给四个月的工资,也算是有交代了!”

“可你不好奇樊部长为什么要开除廖飞吗?”

“我为什么要好奇,也许两人有仇呢!”林嘉琴对廖飞的印象不好,不想多管他的事情。

“姐,他昨天才帮过你,让他再多留几天吧,”林嘉琪撒娇地晃动着林嘉琴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