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五十章:莫欺少年穷(求个收藏!)

浔仇义正言辞,像是大声宣读讨贼檄文一般慷慨激,掷地有声的话说到最后,令整个厅堂都是陷入一种极为古怪的氛围之中。

“好!”

“对,说的好!”

片刻的凝滞,随后大厅里面的人群又都跟着沸腾起来,人人都义愤填膺,矛头立即调转,齐齐对准一脸猪肝色的杨宏宇。

方才还一脸幸灾乐祸之色的杨宏宇面色大变,这一通批斗仿佛一个惊雷劈在他身上,把他整个人都打蒙了。他转过头,面色极为羞恼地望着浔仇,眼中密布怒火弥漫。

这一刻慕云逸的表现却是出奇的安静,他脸上还带着一丝苦笑,这丝笑容里充满了嘲弄,还有一种常人都无法理解的忧伤。

罡气修炼是后续修炼的基础,这对天生体制的要求尤为之高,因为炼体境内的修炼就是丹田的修炼,这与日后凝聚罡气旋以及开辟罡府息息相关。又因为一个人自打娘胎里生下来,他的丹田品质就是固定不变的,谁的丹田先天等级出色,日后可以调动的天地元气量就越大,修炼速度就越快,自然修炼前景就越好。

当然有好就有坏,有的人生下来丹田质量就不高,这种体质叫做‘丹田废材’,就是说天生不是修炼的材料。

慕云逸一生下来便是丹田废材,但他却从未放弃过,即便是努力后毫无进展他也会抹去眼泪接着修炼,作为父亲的慕宇不忍儿子的痛苦,这才决心铤而走险,帮他重塑丹田。

尽管这样做的成功率不足百分之一,却也是儿子的唯一希望了!

所以慕宇趁慕云逸休息时帮他重塑丹田,虽然最后万幸地取得了成功,其本体实力却也损失掉了八成。得到来之不易的修炼机会后,慕云逸一直严格要求自己,甚至有些自虐的倾向,因为他一直以为自己的成功并不完全属于自己一个人。

看着厅堂里各具表情的一张张脸,慕云逸心中仿佛被刺上了一把锋利的刀,这种痛来自灵魂最深处。

“你们怎么会明白我心里的痛苦,幼时的绝望与无助,对修炼的苛求充斥在日子里,你们无法体会。”慕云逸心里笑了,笑得那么无力。

云然大陆是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修为高就受人尊敬和巴结,修为低就要被人嘲讽,排斥,诋毁……古往今来都是这样的。

少年的五指深深的插入掌心,一滴滴温热的血迹顺着指尖滑下来,而后他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

慕云逸的笑狂放而大声,让所有轻声议论的人都停了下来,浔仇有些担忧地转过头来,却是看到慕云逸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你们,你们这些家伙……”慕云逸身体颤抖着,手从在场的每一个人身上指过,“你们就因为曾经的我是丹田废材而嘲笑我……就因为父亲冒着生命危险帮我重塑丹田而鄙弃我……”

慕云逸歇斯底里地喊,旋即又用手指着自己的胸膛,“你们告诉我,我到底犯了什么错?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们?父亲帮我重塑丹田我若提前知道,即便一辈子不能修炼也不会叫他去冒这个险,你们都是有父母的人,为什么不能理解一下别人的感受!”

“你们以为我是废物,可你们的修为又怎样,可笑的是,现在的你们还不如一个八重炼体境的废物,甚至有一天会扬起你们自以为是的高傲头颅,去仰视他所取得的高度!”

这一连串的质问声顿时让所有人无声无言,方才跟着杨宏宇瞎起哄的每一个人都有些尴尬地低下头,似乎在对之前的不智深感羞愧。

慕云逸的眼睛早已有些晶莹的湿润,那闪烁着火光与意志的眼神扫过众人,像是在俯视芸芸众生,令他们无不纷纷低下头去,浔仇感受到了少年那浸透在辛酸中的坚持与执拗,却也打心眼里为他高兴。

他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他,永远不要低估一个少年永不言败的心!

把心中憋了多年的话今天都全部说出来,慕云逸手朝杨宏宇一指,“杨宏宇,别以为你取得了一点小小的成就便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我今天就告诉你,如果我生下来那年便不存在丹田问题,现在绝对不止八重炼体境的修为。而你!”

“含着金汤匙出生,从小吃了那么多的灵丹妙药,如果没有这些药物的刺激,你现在最多也就是六七阶而已,在我眼里,你根本算不得什么。”

被人指着鼻子骂,只见杨宏宇双眉倒竖,气得脸色都涨成了猪肝色。

“天真的家伙,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当众教训我!”

被这样讲显然丢了面子,杨宏宇陡然站起来,大声咆哮,而后极为羞怒地朝慕云逸一掌拍去!

“被别人说中,恼羞成怒了么?!”

早在杨宏宇动手之前,浔仇便已看出端倪,待前者直奔慕云逸而来的那一刻,浔仇冷笑一声,陡然间原地消失,下一瞬便阻挡在了杨宏宇身前。

同杨宏宇一伙的几个同伴,皆是一脸坏笑的盯着眼前的画面,嘴角上嘲笑之意更加明显,杨宏宇可是八重炼体境的修炼者,眼下这名不见经传的傻小子居然敢上来出风头,待会想必会相当凄惨。

砰!

而就在众人想象到杨宏宇一招破敌的场面时,原地随意而立的浔仇陡然一动,抬手一挥,一声击撞的闷响当即传来,然后一道身影在众人惊异的目光注视下急速倒退,最后险些失去平衡。

望着那刚刚冲出去便是狼狈退回的杨宏宇,围观者们无不倒吸了一口冷气,浔仇能够这般毫不费力的击退一位八重炼体境的人,这修为绝对不是他们能够企及的。

被浔仇一掌击退,竭力维持身体的杨宏宇只觉胸中气血一阵翻涌,却也是不敢再轻易出手。满眼怨毒地瞪着浔仇,怒喝道:“你不要多管闲事!”

“是你欺人太甚。”浔仇冷冷地道。

“你以为我真怕你不成!”杨宏宇感觉很没面子,也是硬着头皮拍手而起。手指向浔仇鼻尖,色厉内荏地道。

“安静一点!”

这时,厅堂内唯一的一名青年弟子开口说道,众人听罢,齐刷刷地望过去。

“大家以后都是同门手足,岂能为小事坏了关系。”青年弟子面中带笑,这些活泼好动的少年,倒跟他当初有些相像。

慕云逸见状也是起身,上前拉住浔仇臂膀,劝道:“好兄弟,谢谢你,有些事情还是我自己解决吧。”

浔仇凝视着慕云逸坚定而深邃的眼神,旋即点了点头,朝杨宏宇那里冷冷地望了一眼,这才慢悠悠地坐下来。

随后,慕云逸朝青年弟子抱拳,一脸歉意道:“这位师兄,小子鲁莽不守规矩,让您见笑了。”

大方地摆了摆手,青年弟子的脸上浮起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笑容,示意他不用放在心上,随即其目光略有深意地望了望浔仇慕云逸二人,满意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