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四十九章:慕云逸的心酸往事

巨印武馆,柳湖镇两大黄阶高级势力之一。在柳湖镇发展了几十年之后,武馆已形成了足够的影响力。这些年来,巨印武馆一直坚持最初的创立原则,修炼为主辅以修心。源源不断的为柳湖镇及周边培育出不少有用之人。

武馆分天地人玄四阁,四阁在武馆里以地阁最为有名。因为名震柳湖镇的少一辈高手风绫络便是地阁首席,每一次武馆大比,地阁总是牢牢把持冠军席位。

巨印武馆招收弟子很严,想要进入四阁是颇为困难的。对于这一点,武馆的要求很死。

选拔赛的第二天,当浔仇三人出发赶往武馆迎客厅堂时,辰时刚过。三人一边向武馆内深入,一边仔细地打量这巨印武馆。

武馆占地之大,不下数百亩,其间房屋无数,每一栋都错落有致,显然是经过精心设计而修建的。

浔仇看着这里,眼中露出一丝怀念,上次来到这里还是七八年前,他只是还依稀记得从大门向内,武馆的建设越来越好,因为前方是四阁弟子活动居住的地方,再向内是门中师长。当然,四阁中表现极好的少数弟子,有可能会为他们单独分配一处幽静舒适的小院。

穿过外围建筑群,武馆迎客厅便在眼前,看着厅堂口上,那四个斗大的金字,浔仇眼中露出一丝淡然的微笑,慢慢的上前,这里的人算是他在这世上最后的亲人了。

一起穿过厅前花石径,三人步入大厅之内。浔仇看了一下,厅里正坐着一位六旬老者,相貌清奇,周身气势不凡,浔仇看出这人修为极为精深,心里微微警惕,埋下头来,小心隐藏着自己的气息。

在厅内环视了一圈,通过武馆选拔后,参赛的少男少女显然未从那股兴奋劲中缓过神了,已经有一些提前过来,顺着厅口已经摆好的椅子依次坐下,年轻的脸上弥漫着火热之色。

浔仇向身边两人使了个眼色,随后躲过老者打量的目光,找了个靠边的位子坐下来。

“咦?”

浔仇一行一脚踏进厅堂的那一刻,静坐的老者陡然睁开眼睛,三人修为自然难逃他的法眼。他不解地轻咦了一声,旋即向一旁候着地弟子问道。

“方才那三个也是通过选拔的弟子吗?”

青年弟子显然一愣,却也不敢多问什么,只是点头。

“为首的那小子倒是有些眼熟。”老者盯着浔仇的面孔瞧了一阵,却是依旧未想清楚究竟在那里见过这张脸,自言自语了一声后再度闭目养神。

整个厅堂也是有些安静,七十二名通过的弟子陆陆续续地赶过来,不知是初来乍到,还是被武馆威严影响所致,这些活泼好动的年轻一辈倒极为安静,即便是一脸傲慢之色的杨宏宇也是收敛不少。

不久后,守在老者身边的青年弟子看了看时辰,在那老者耳旁说了几句。老者随即抬起头,看着武馆的新鲜血液,眼中露出一丝赞赏。

“本座乃是武馆地阁阁主王川,首先欢迎各位通过考核,从今以后,大家便是巨印武馆的人了。”

王川话音一落,坐在位子上的七十二名弟子齐刷刷地站起身,朝老人恭恭敬敬地作揖问礼,地阁阁主这身份在武馆之内可是仅次于馆主。

手掌向下一压,王川笑了笑,示意大家都坐下。随后他向厅堂之外瞥了一眼,说道。

“待会要进行阁种选拔,选拔仪式由武馆巡查主持,诸位稍等片刻。”说完这些,老人从座位上起身,脚步一滑便已从厅堂口飘过,看得这些年轻弟子们惊呼连连。

王川一走,慕云逸抢先开口道:“老家伙好利落的身法,这巨印武馆还真是卧虎藏龙,看来没有来错地方啊。”说完眼睛瞪得老大,精彩表情引得浔仇忍不住笑了笑。

浔仇看着慕云逸,笑道:“你也不看人家身份,能坐上地阁阁主,没两下子可是不行。”

听浔仇这样说,慕云逸顿一脸兴奋,口中道:“嘿嘿,等我在这里修炼有成,再出去闯荡,斩妖除魔,行侠天下,做一个受万人敬仰的除魔大侠,不知道有多威风了。”

浔仇看着他,笑了笑,欲再说些什么,便是听到一声阴阳怪气的嘲讽从一边传来。

“真是笑话!”

整个厅内顿时一静,不少人向一边望过去,神情倨傲的杨宏宇一脸不屑,白眼相加。

面对这么多人,慕云逸也不好爆发,咬着牙齿问道,“杨兄,您有什么指教?”。

杨宏宇摆出一副官腔道,冷冷地扫了慕云逸一眼,大声道:“大家是不知道,这家伙底细我最清楚,他天生劣质丹田,是标准的丹田废材!”

“啊?!”

“丹田废材,是他吗?”

“丹田废材怎可能通过选拔测试?”

“或许是遇到了牛人队友,抱大腿吧……”

丹田废材像是一个重磅炸弹,从杨宏宇口中吐出的时候,整个厅堂都躁动起来,周围议论纷纷,一双双望向慕云逸的眼睛,也一瞬间充满鄙弃与漠视。

慕云逸的身体猛的抖了一下,脸颊顿时涨红了,这些事情,可是他心中永远的痛楚。

看到慕云逸挣扎的表情,杨宏宇心中更产生出一种报复性地窃喜,接着说道:“这废材打小体质差,是他老爹拼了命为他重塑丹田,说来也是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到百分之一的机会,竟让他成功了,哼!”

说到这,杨宏宇冷哼一声,似乎有些不服气,“所以这家伙现在才能正常修炼,这一次不知怎么捡了便宜才通过选拔,却说自己是未来的除魔大侠,当真是笑死人了!”

“哈哈,真是废物。”

“对啊,太可笑了。”

杨宏宇的两段话,无疑是将慕云逸推到风口浪尖,面对众人看过来的轻视目光,还有其中各种各样的嘲笑眼神,少年无力地闭上眼睛,身躯也在颤抖。

“这样说似乎不对吧!”浔仇喝了一声,旋即站起身来。

“杨宏宇,云逸的父亲既然愿意冒生命危险为儿子重塑丹田,正是拳拳爱子之心,最后取得成功,又是好人好报之事,现在他一直努力修炼,距离小聚气境也只是一步之遥,你这样当众嘲笑他,却是不智!不仁!不义!”这关头,浔仇拍了拍慕云逸的肩膀,出来替他解围,朝杨宏宇冷言训斥。

慕云逸显然未曾料到向来低调行事的浔仇会当众为自己出头,望向后者的眼睛里,悲伤中顿时多了一丝感激,另一面,杨宏宇被浔仇批得一愣,旋即轻笑一声,冷哼道。

“怎么叫不智不仁不义?”

浔仇右臂指向杨宏宇,冷言道,那阴冷的神情配上激扬的言语,活像是批判一个十恶不赦之徒。

“你揭人隐私,以取笑他人为乐,便是不智!辱没一个慈父的爱子之心便是不仁!嘲笑同门,不知手足相爱便是不义!”

“你这种人,不配嘲笑别人!”

这一句话,浔仇几乎是用吼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