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四十五章:佛门秘法

“呼!”

深吸一口气,一股罡元陡然自浔仇体内涌出,再接着,少年前踏一步,直欲取向不远处虎视眈眈的鳞虎。

“浔仇!你能行吗?”之前被鳞虎震了一下,慕云逸现在仍感到胸中气血翻滚,见到浔仇这般举动,急忙道。

然而,他的声音刚刚落下,便是见到浔仇脚尖一点下,已出现在自己面前,少年手臂有些满不在乎的后扬,示意他放宽心便是。

“你小心啊,那可是凝丹境的妖兽!”

见得浔仇一定要单干,慕云逸先是无奈一笑,而后还是面色微变地嘱咐道,眼前这妖兽的战力可不是盖的,饶是他心高气傲的心性,都是有一种无力感。

然而,浔仇却并未立即回应他的声音,而是一脸凝重之色的盯着眼前蛰伏在地的阴煞妖兽。他手掌一握,握拳的双臂顺着腰际向两边一开,一道淡淡的金光自他身体表面闪现而出。

右脚重重跺地,不远处幽绿色眼睛的鳞虎都是一抖,然后在场的何馥婉与慕云逸都是感觉到一股似乎比鳞虎还要强横的气息,如同一条沉睡蛟龙,缓缓的从浔仇那看似瘦弱的身体之中席卷开来。

面颊上的担忧之色噶然而止,观战两人的动作都是在此刻慢了一拍,慕云逸更是满脸不可思议的望着身前那一道身影,在这一霎,那原本瘦弱的身影,仿佛变得可抗天地!

“这家伙……还真是深藏不露……”

这一刻,慕云逸的脑海中,只有着这么一句话在回荡着,那个看起来处变不惊甚至有些不温不火的家伙,果然发飙起来不简单。

“绫络小姐……”

前行中,风雄加快脚步,接连穿过两片规模不小的丛林后终于赶上前方一身玄衣的娇美身影。

“嗯。”风绫络随意应了一声,头也未回,随后却是听到一声悦耳的浅笑,少女心中不解,急忙转过头去。

“馨儿?!怎么是你!”少女凤眼一瞪,一张俏脸又惊又怒,顿时阴云大盛。

风雄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话音倒是十足地憋屈:“馨儿小姐非要跟来,你也知道,我是没有招的。”

风雄无可奈何的表情似乎看起来很受用,一身红裙的馨儿冲风绫络吐了吐舌头,而后伸出两指在少女眼前得意的晃了晃,标准宣称胜利的V字形。

一身玄衣的少女怒哼一声,“哼!看我到时不在馆主面前告你一状。”

“没关系,本来就是大个子带我来的,到时爹爹问起来,我如实禀报便是了。”

馨儿满不在乎地遥遥头,有恃无恐地道,风雄听在耳中,只觉胸中一滞,腿脚都是一软,险些从树上掉下来。

风绫络面色有些难看地抖了抖,对于这古灵精怪的小祖宗,她同样没有办法。

“吼!”

又一声高亢的兽吼从后山深处传来,风绫络表情有些焦躁地向前望了望,不由得加快脚步,从那一声高昂刺耳的吼啸声中,她辨出了一种带着凶杀之气的怒意。

“好像是有人同那畜生交上手了,咱们要快一些!”

风绫络一边扭过头催促风雄,一边紧紧握拳,这么彪悍的气势显然不是普通妖兽而发,现在整个后山遍地都是参加外门选拔的弟子,哪会是这孽畜的对手,若是有了死伤传言出去,巨印武馆向来不错的口碑可要大打折扣了。

听得少女的喝声,风雄也是有些着急地一声低吼,一只手紧紧挽住馨儿的小腰身,向前快速抽脚,如同旋风一般向后山深处冲去……

在风绫络一行人向此赶来的时候,这一边却是早已交上了手,雄浑罡元涌动,针尖麦芒的二人以一种震撼人眼的方式相互对轰。

凝丹境妖兽鳞虎虽说极为棘手,但也是相对而言,浔仇在这两年的修炼中一直注重体质锻造,可以说单纯比拼力气,即便是一重聚气境的何馥婉也不会是他的对手,所有面对这些天生力大无穷,具备体质优势的妖兽,他的把握却要比另外两人大得多。

浔仇两手握拳,衣衫之下的手臂,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被淡金色佛光所覆盖,带着爆炸性的力量,几乎是在同时间自身体深处涌出来。

他面色平静,望着那在眼瞳之中急速放大的兽影,呼啸的空气炮带着刺耳的破风声暴掠而来,不过这些威势不凡的风暴,却是在距其身体尚还有丈许距时,凭空震散开来,那笼罩在少年身体周边的淡金色光芒,如同一圈无形的屏障一般,生生将鳞虎带动的风势阻隔在外。

轰轰!

然而,那鳞虎颇具压迫性的冲势却并没有因此而有丝毫停滞,幽绿色的兽瞳中闪烁着狰狞与残酷,下一瞬却是狠狠地一爪拍在浔仇身前。

浔仇周身的那种淡金色屏障,面对着鳞虎实质一爪的冲击并未起到明显的阻拦效果,因此,鳞虎的身体稍稍顿了一下,便是生生的金光撕裂而开,下一瞬浔仇便是感到强烈的劲风扑面而来。

面对着鳞虎如此凶悍的冲势,浔仇不仅未曾后退,反而是猛的前踏一步,而且,最让得人震惊的是,有过之前慕云逸与何馥婉硬悍鳞虎落败的前车之鉴,他不但没有吸取教训,反而是硬生生一拳!

淡金色的拳头直接是带出低沉的音爆之声,隐约间,能够见到其拳头上有着金光涌动,两道隐隐约约的卍字金印顺着手臂轰出。

见到这一幕,慕云逸与何馥婉脸上都是或多或少地涌上惊骇之色,就算是强如何馥婉这等实力,都必须借助着手中长剑之利,方才敢同鳞虎正面抗衡,至于用拳头跟这些拥有着天生力量优势的妖兽正面对抗,那简直就是有些不智行为!

砰!

淡金色的拳头,终于是在下一刻重重的轰在鳞虎那包裹着细密鳞片的脑袋之上。浔仇腿脚抖了抖,止不住向后退了一步,而后一圈肉眼可见的劲气波动,自那接触之点暴涌而开,少年整条出击的右手臂,其上金光都是在这一刻浓郁了不少。

暗沉的佛金之色,磅礴而凝重,隐隐间,有着一种澎湃的力量顺着浔仇的手臂涌动,右臂骨顺着皮膜吞吐之间,一记干脆利落的回收外放,又是四道卍字金印飞出。

四道卍字金印顺势而下,清脆的能量爆炸在鳞虎脑袋上爆炸开来,随后便是听见一道愤怒的咆哮声,地面泥屑纷飞。

放眼望去,只见那泥屑落处,攻势凶猛的鳞虎并没有将浔仇生生撞飞,反而是被那四道金印凝聚而成的金色佛拳,生生的震得连退数十米,四蹄擦在地面上,划出四条极深的痕迹。

“打退了?好彪悍的肉体力量!”

慕云逸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然而目光转向那仅仅只是退后了一步距离的浔仇,心中无疑是在此刻被掀起了阵阵涛浪!

浔仇则有些苦涩的摇了摇酸痛的手腕,旋即转头望向那双瞳泛着怒意的鳞虎,心里也是无奈,由于精神力迟迟未能凝印,他根本无法从内部开始突破,唯有以佛家力量硬悍,而现在他所能正常催动的佛门真诀,却是仅有几种而已。

退缩?

这显然不可能,难得碰到一个锻炼自己肉体力量的好机会岂能白白错失,再说回来,万一把他逼急了,他可是有手段对付这畜生,只不过代价有些昂贵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