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三十三章:有朋自远方来

柳湖镇西侧地势开阔,靠近镇子郊外,柳湖镇两大势力之一的巨印武馆便坐落于此。

此时刚过正午,街道上远远走来两个人影,不多时已到近前。仔细看是一男一女。

少年大约十五六岁,一身蓝色的儒生打扮,长相十分英俊。一双眼睛清澈如水,明亮如镜,充满了神采,十分吸引人。少女则是一袭雪白色长裙,裙面上一尘不染,有些宽松的裙角却依旧掩藏不住那惹火的曲线美感。她面带白巾,只有一双清澈透明的眸子露在外面,但单看那清冷如月的气质便知那面巾下,一定掩着一张美绝人寰的玉颜。

两人其实是浔仇与何馥婉,他们此行自然是去巨印武馆。

看着来往青年们惊艳不舍的目光,浔仇无奈地叹了口气,装出一副吃味模样阴阳怪气道:“看来您老人家蒙住这张脸还真是一件明智的举动,否则单单是他们的口水也能把我淹死。”

“瞧你说的,是在吃醋吗?样子倒是挺可爱,呵呵。”听到浔仇吃醋的声音,何馥婉有些得意地取笑,玉手掩口轻笑,莺语般的嗓音将过往行人的脚步尽数阻住。

“哦!天哪!”浔仇痛苦地遥遥头,旋即一把握住少女雪白的皓腕,拉着她向前跑去,嘴里不满地嘀咕。

“这妖精……”

修为不凡的二人加快脚步,过往行人自然追之不及,转过两条街道,见周遭人影稍稍稀疏,浔仇这才松开少女的手腕,看了一眼路旁的一间小茶铺,带着她一起走过去。

茶铺修筑在镇子外围,后靠原野,布置简陋,但环境倒是清幽安静,六张茶桌擦拭的一尘不染,店家是一个四十开外的小个子中年人,有些瘦削的脸上挂着好客的微笑。

浔仇看了一下四周,在这里歇脚的有三人,他们分在两个桌子上,一对乡野夫妻,一个黑衫少年,大约十六七岁,相貌俊朗,英气勃勃。

浔仇找了张桌子坐下,冲店家问道:“大叔请问一下,从这到巨印武馆还有多远,大约需要多少时间?”浔仇话毕,店家尚未开口,那一身黑衫的少年忙转头看着他,脸上露出一丝惊奇。

少年端着手里的杯子来到浔仇桌上,也不客气地找了座位坐下,轻笑道:“你们也去巨印武馆啊,我也去那,刚好可以同路了,哈哈。”说完他嘿嘿地笑了两声。

浔仇看着眼前爽朗的少年,心里也是高兴,笑道:“是啊,我正是去巨印武馆,不知道路呢,看来这一次不需要担心了。”说完他淡然一笑,显得客气可亲。

这时,一旁的店家开口道:“这位公子啊,看你一表人才,一身衣衫打扮,一定是去巨印武馆学艺的吧?那里距这不远,也就是十分钟脚程,对你们这些有修为在身的年轻人来说,五分钟便能到了。”说完他将清茶端上,而后又到别的桌上忙去了。

黑衫少年也不认生,不待浔仇说话便道:“巨印武馆可是好地方,每一年都有许多弟子前去学习,而且这一任的门主风潇掌理武馆甚严,平日里又喜欢帮助这里的住户,所以武馆在整个柳湖镇都很有威望。

“这么说来,这巨印武馆还真是不错呢。”一边俏生生坐着地何馥婉接过话来,冲浔仇温柔的说道。

何馥婉一开口,立即将黑衫少年的注意力调转过去,他上下打量了少女一眼,先是啧啧两声,旋即有些难以置信地感慨,欣赏语气不加掩饰,“啧啧,姑娘气若幽兰,又带着天然冷傲,当真是世界之大,竟还有比气质形象要比舍妹更出众的人儿,今天可真长了见识。”

一旁的何馥婉一听,忙道:“这位公子过奖了。”说完客套地笑了笑,神情语气却是比对付其他人要强多了。黑衫少年夸赞她的时候,眼睛神态并无邪念,而单纯是对美的欣赏,更何况他能爽快说出心中所想,倒是直爽之人,何馥婉对他印象也不错。

学着大人模样向前拱手,黑衫少年也不盯着何馥婉的脸蛋看,而是转过头来,说道:“喂,你这家伙还真是好艳福啊。”

听到黑衫少年调侃,浔仇喝在嘴里的一口水险些喷出来,急忙摆手解释:“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关系,不要误会。”

一边有些娇羞的何馥婉听罢却是有些不开心了冷哼一声:“哼!你以为我愿意与你有什么关系吗,再说了,你这样仓促紧张地解释,人家会以为我们之间有什么不正常的关系。”

随便找了个借口讥讽浔仇一番,何馥婉心里头暗暗骂他:“混蛋,用得着这么快挑明吗?!若是这里坐着的是章灵惜,你这登徒子一定不是这般言语!”

瞪了瞪眼,黑衫少年左右瞅了瞅两人,旋即眨眨眼,一副会意模样推测道:“照这么说,你们的关系是不正常。”

“我们关系很正常!”

“我们关系很正常!”

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嘿嘿,我了解,了解。”黑衫少年一边冲两人坏笑着点头,一边在心里头直乐呵,敢情自己真是碰上了一对有意思的家伙。

笑了笑,黑衫少年接着道:“说了半天还没介绍自己,我叫慕云逸,来自坊远城,你们呢?”说完他先看着浔仇,等着他回答。

浔仇看了他一眼,笑道:“我叫浔仇,这是我同伴何馥婉,很高兴能认识你。”

慕云逸笑道:“我也很高兴能认识你们,等会我们一起走吧,我之前到过那里几次,还识得去路。”

浔仇笑了笑,放下手中的清茶,看了看慕云逸,轻声说道:“那咱们还是快些行动吧,免得错过选拔仪式。”

慕云逸轻轻地点了点头,笑着询问道:“那好吧,要不咱们现在便上路?”

“好!”浔仇表示赞同,一旁的何馥婉没有说什么,望了浔仇一眼后微微点头。

“那好,你们跟我来吧,这次茶水我请了。”慕云逸说罢从座位上站起来,从兜里掏出几枚铜币扔在桌子上,随后扯着嗓子冲不远处的中年店家喊道:“店家,结账。”

“好嘞。”

浔仇何馥婉两人同样微笑起身,跟着他离开茶棚。走出不远,何馥婉偏过头来,冲浔仇笑道:“这真是个有意思的家伙。“

赞同地点头,浔仇望着身前慕云逸的背影,同样压低嗓子说道:“爽朗直接,我很喜欢。”

何馥婉看着有些惊讶的浔仇,笑道:“呵呵,好久没有碰到一个你这样赞不绝口的同龄人了。”

浔仇微笑点头道:“可能是眼缘好吧。”望着身前热情爽朗的少年,他心里竟升起一丝莫名其妙的古怪。

慕…云…逸…这个名字怎么听起来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心头一丝莫名的悸动传来,一缕奇怪的念想毫无征兆的浮现在脑海,仿佛眼前的这个少年,不管是以前还是以后,都会与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