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三十二章:温暖的拥抱

山间的清风温柔的轻抚着两人脸庞,清新爽朗中紧含着醉人的感触。何馥婉抬起头,望着身前不远处正背对自己的少年,清丽的眸子里划过一抹淡淡的哀伤。

她轻轻地蜷起修长的双腿,少女低低地叹了一口气,随后双臂向前环抱双膝。心中浮起一抹失落,何馥婉垂下那冷艳高贵的脑袋,将俏脸埋在膝间,让那乌黑亮泽的秀发顺着侧脸颊披散下,像是一朵孤寂绽放的水莲花,美丽冰冷而又孤独。

提起章灵惜这三个字,浔仇落魄失意的样子哪里逃得过少女的眼睛,娇躯似是在微微的抖动着,何馥婉的嘴角嘴角倔强的抿了抿,如若止水的心境还是泛起了一丝涟漪。

或许说……曾经错过的人便是损失,有些缘分,也可能在一开始便已经命中注定了……而且这一切,似乎并不好改变。

半响沉思,浔仇才感觉到气氛有些压抑,他将脑海中萦绕着的怅惘之情挥之而去,才一转过头,便望着何馥婉那有些抖动的倩影,饶是他那平和冷静的心态,都是有着淡淡的疼惜之意涌上来。这两年来,少女的变化不小,少了皇家公主的挑剔,多了成熟稳重的性情,特别是那掩藏在眸子深处的忧伤情绪,却是经历变迁镌刻下的。

“你…在看些什么?”不知何时,何馥婉已经转过脸来,她扬着脑袋迎合着浔仇注视的目光,似是生怕将他惊醒,轻声喃喃道。

相比于两年二世祖那种贪婪隐晦的眼神,少年现在澄澈深邃的视线极有魅力,像是旷远包容的碧空,能让人的思绪都生生陷进去。

浔仇轻轻的摇了摇头,“呵,没什么。”他随即走到树下站着,接着道:“就是在想一会巨印武馆选拔的事情,也不知道能不能通过考核。”

“嗯?呵呵呵,你可真会开玩笑。”

何馥婉听罢不由一愣,旋即咯咯地笑起来,娇躯前后优雅地晃动,道:“你可莫要转移话题了,那选拔仪式对于你这种小聚气境的来说可是没什么压力。这里不是开平帝国的所属范围,现在的你也不需要当两年之前那个隐忍的二世祖,你已经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到了现在,又有什么好故意隐藏的呢?”

异地重逢,一段时间的相处之后,何馥婉发现浔仇完全脱离了二世祖张扬乖张的性情,反而变得极为隐忍起来,虽然他身份特殊,但这样故意潜藏压抑自己,对于需要一颗平静之心的修炼生活来讲,又有什么好处呢?

“而且你的生活也是不孤单啊,即便是没有多少人记挂你,不是还有我吗。”何馥婉望着少年失落的模样,心中也是有些不忍,只是劝慰的话才说到一半,便察觉出那话里似乎有些令人羞赧的含义。稍一抬头,刚好看到少年有些精彩的神情,她俏脸一红,立即埋下头去,精巧的手指也是不安地搅动着。

到现在何馥婉察觉到方才似乎讲得有些露骨,便是赶忙出言掩饰,只是声音却越来越小,明显是底气不足,“咱们…咱们是朋友,互相关心是应该的。”

浔仇怔怔的望着眼前的何馥婉,淡黄色的火光照耀在那有着薄纱遮掩的绝美脸颊上,显得那般的动人,旋即他忍不住的咧了咧嘴,一种很罕见的虚荣以及满足感从心底深处弥漫开来,最后扩散到四肢百骸,能够让清傲的何馥婉对自己说出这些劝慰话,可真是不容易啊。

这一切的变化只能说她真正接受了现在的自己,这种别人对自己由讨厌到欣赏的变化过程,却也算极为舒服。

“不过,真的很谢谢你。”浔仇回过神来,朝何馥婉微微颔首,一脸真诚与感激。

何馥婉略感好笑的望着眼前这一本正经的少年,真不知道该喜该惊,现在的这家伙完全是个矛盾体,有时候油嘴滑舌,有时候沉稳老练,有时候彬彬有礼,有时候又有些杀伐果决,不过这些变化杂糅在一起,她很喜欢……

浔仇诚恳的样子很合少女的胃口,何馥婉那清冷的眸子涌上了一些柔软与娇羞,最后她轻轻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少年的感谢。

浔仇见状,却是忍不住的心头大喜,那神色颇为愉悦。他上前三步,身子斜靠着树干,看了看何馥婉,自言自语似的询问道:“你说

外公一家会欢迎我吗?”

浔秋的母亲风玉瑶是上一代三玄门掌门风天霸的独生女儿,当年还是个穷小子的浔长风幼年历练至此同风玉瑶相恋,那时的三玄门相当红火,作为门主之女的风玉瑶同一个外来的野小子相恋,自然受到全门上下的一致反对,唯有作为父亲的风天霸一力支持,这才促成了这段姻缘,而浔长风同样不负所托,仅仅十余年的光景便在开平帝国闯出名堂,坐上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帝国大将军。

但眼下双亲亡故,名噪一时的浔家亦在一夜间灰飞烟灭,作为一个臭名昭彰的二世祖,那唯一一个还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地方,真的会欢迎自己的到来吗?

对于这种情况,浔仇非但没有轻松感,反而在内心深处升腾起一丝隐忧,他不是不相信自己,而是不相信这具皮囊留下的坏名声,能被别人轻易忘记。

冰雪聪明的何馥婉自然明白少年心中的顾虑,清澈的眸子善解人意地眨了眨,轻声劝道:“血浓于水,那里还有你的亲人,血脉上的牵扯是永远都割舍不掉的。”

“血脉上的牵扯?”浔仇呆呆地望着远方,口中喃喃道。

微微臻首,少女联系到自己的身世经历,不由得悲从中来,清亮的眼睛亦是有些晶莹的水滴在打旋,她凄伤道:“我们两个同是遭逢家变的人,同我比起来,你有亲人有师父,岂不是幸运多了。”说到这,何馥婉叹了一口气,稍稍仰起头,不管她再怎么坚强,一滴心酸的泪水还是不受控制地顺着娇美的脸颊滑下来。

想到少女现在的处境,浔仇不禁在心中暗暗嘲笑自己,同眼前这一夜间落难的帝国公主相比较,自己的遭遇并不算惨到家,而且过往的两年,何馥婉的流浪生活所经历的诸多苦楚,哪是自己安静平稳的修炼生活可比。

两世为人,难道自己的心境居然还不及一个同龄的女孩子?

苦笑地摇了摇脑袋,浔仇上前跪坐在何馥婉身边。只见少女皓齿紧咬红唇,身子向一旁转了转,似乎不愿意展露自己的脆弱。浔仇看在眼里也是有些心疼,少女肩膀无助的颤抖,抱膝而坐的身影有些孤独,令人看上去有一种拥其入怀的冲动。

“好了好了,不要再伤心了。”浔仇向前伸出手臂,想去替少女拭泪,却是僵生生地停在半空,他不是浔秋那种纵横花丛的二世祖,怎样去对付女孩,他还是个一无所知的雏儿。

“不用你来管我!走开!”

有人劝慰自己,何馥婉的难过情绪瞬间更凶了,她抽了抽娇俏的小鼻子,似乎是在埋怨浔仇那种生硬干瘪的应对方式。她白了对方一眼后冲他吼了一声后,抱膝而坐的身子向一侧转过去。

“哼,从前在临京城油嘴滑舌地懂得万种方法来哄女孩子开心,现在人家难过了,你却像是个未经人事的孩子一样!”

“哼!笨蛋笨蛋!”前后比对,何馥婉心里越想越气。

有些尴尬地伸手摸了摸鼻子,浔仇心里有些无奈,之前明明是自己在难过身世,少女在一旁劝解。现在可好,瞬间角色转换,自己反而被晾在这里不知所措。

不过也不能老是看她这样难过吧?想到这里,浔仇狠狠地咬了咬牙,随后他心头一横,双手骤然抓住少女的肩膀蛮横地将她扳过来。

“啊?!”

双肩骤然一紧,哪里抵得住少年的力气,何馥婉显然没料到浔仇会这般粗鲁,只是惊叫一声,下一瞬便被浔仇抱在怀里。

“混蛋,还不放开我!”被少年拦腰抱住,何馥婉有些慌乱,向前推了两把没有成功,她银牙一咬,手掌扬起,从后面一掌劈在浔仇后背上。

“嘶!”

何馥婉可是标准的聚气境修炼者,这一掌下去可不是闹着玩地,浔仇嘴角一咧,痛的轻呼一声,手臂却是搂得更近了,少女腰间肌肤顺滑温热,令他小腹都有些躁动。

何馥婉见状顿时停下手来,有些担忧地看着他,刚好看到少年玩味的眼神,刚欲再发怒便见到浔仇贴上她的耳朵,轻声念叨了一句。

“你要记住,只要有我,你就永远不会是一个人在战斗。”

浔仇的声音带着一股魔力,何馥婉听到后愣了一愣,旋即垂下双臂,再后来慢慢环上少年的脖子,含着柔情的眸子缓缓闭上,精致的俏脸靠上少年的肩膀,轻轻地点了点头。

“嗯,我懂了。”像是个小猫一样的少女乖巧极了,柔美的神态蕴含着致命的诱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