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念成魔

第十六章:冲门(即将下榜求收藏!)

今天是在首页新书榜的最后一天,说起来这本书已经上传一个月了,虽然成绩比较扑街,但还是很感激那些朋友们的支持,不管是不吝打赏,还是热血书评,甚至仅仅是来打个广告,都是小弟的朋友,有你们的支持,我一定会继续努力,再次拜谢!

*****************************************************************************************************************************************

清晨,朦胧的大雾还笼罩着整座山峰,露水将树叶打成潮湿的样子,有些模糊的林间白蒙蒙一片,远远地令人看不真切。

这座山峰叫远华山,主峰高四千余米,是莫山山脉的第二高峰。它底座宽阔,顶部尖削,犹如一柄刺向青天的利矛。主峰的半山腰上环绕着乳白色的云霞,那数以千万计的各种古树异草,葱茏中浸透着神秘的味道。

在这座山峰的附近,环绕着七八座高度不一的小山峰,各个小山峰之间连绵交错,将这一带的地表勾勒成崎岖的形态,这附近平日里妖兽众多,亦极少有人到此地探险。

啊~鸥~

一声声怪异的吼啸不时的从林间传来,或嘶哑惊人,或高亢刺耳,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味道,让人听起来便头皮发麻,两脚都是有些疲软。

此刻透过尚未消散的白雾,将视线拉近,一道稍显瘦弱的身影正在山下的密林中挥汗如雨的训练着。

“嗐!”

一声极为沉重的声音传来,伴着粗重的喘息声,给了无人迹的密林减去了一分清冷的色彩。放眼望去,在那林间的一株三人合抱的古树上,一道稍显瘦弱的身形,正身体倒悬,双腿倒挂在一根粗壮的树干上。

只见少年两臂上系着竹竿粗细的麻绳,麻绳的另一端系着一块半个磨盘大小的青石。目测青石约有二三百斤的重量,凌空垂钓着,在巨大的下坠力道作用下,整个古树的上半部分都被拉扯的向一侧微微倾斜。

而少年这有些瘦削的身体则借助着腰腹的曲张之力,上半身不断的向上靠拢,每当头部碰到膝盖就再度转直身躯,这样不断的重复着。

起伏之间,被巨石拉扯的麻绳直直的绷紧,随着他的每一次上下来回,都左右晃动一下。每一次晃动,他都感到自己的腰部将被撕成两段,那种撕扯的疼痛几乎让自己晕厥。在这种怪异的姿势下,少年那浑身凸起的肌肉紧紧绷起,附上一层致密的汗水之后显得略黑油亮,跟着整个身体一起运动起来。

这里由于深入莫山山脉,经常有一些厉害的妖兽出没,直到晋级八重炼体境后,浔仇才开始到这里修炼,再加之何馥婉的到来,倒是省了他一个人做饭的麻烦事。

不知不觉间,今天浔仇已经在这里锻炼了快两个时辰,超负荷修炼,确实令他疲累了……

“九百一十一……九百一十二……九百一十三……”

浔仇将自己吊在树干上,被巨石绷直的身体来回屈伸。他一边哆哆嗦嗦的数着,夹杂着粗重的呼吸声,依旧咬牙坚持。两个时辰下来,他的动作频率已经明显下降,每一次都像是达到了极限一样,犹如病牛拉大车一般费力。

前额的黑发已经尽数湿透,半卷起的粗布裤子就活像刚刚从水盆里捞出来一般,不断的向下滴着汗水。不觉间,其身下系着的大青石已经被全然打湿。

屡屡接近极限的感觉,让得人头晕目眩,汗水沾满睫毛,已经让浔仇的视线变得模糊起来。长期倒悬之下,他的胸口异常堵塞,几乎都提不起气来。

“坚持!”浔仇对于已经接近极限的身体毫不在意,眼中扫过一丝拼命的神色,一咬牙,身体再度向上靠拢。对于成长在苦难中的自己来讲,他深知成功之道,不仅要倚仗资质悟性,勤奋与坚持才是最重要的手段。

“九百九十八…九百九十九…一千!”

伴随着浔仇的咬牙坚持,一千的目标终于完成。而后的他迅速从腿脚的裤缝内抽出一把小巧的匕首,右臂向后背一曲,干脆利落的划在绷紧的麻绳上。

轰!

麻绳断裂,大青石轰然坠地,撞击之下,整个古树都跟着轻微震动起来。沿着树干一个倒转,浔仇灵巧的一个翻滚,稳稳地落在地面之上。正当下,一股新生的热力,从其丹田内涌现,并迅速向全身散去。这些热力一出现,浔仇的神情顿时一振,全身的疲劳感顿减三分。

呼~

长舒一口气,身体顷刻间无比轻松,感觉就像毫无负重一般,他都有些担心自己不小心一个跳跃都能跑到九霄云外!

手掌一握,磅礴的力量再度传来,真切而凝实。浔仇满意的一笑,他知道,现在的他距离那九重炼体境(小聚气境),只有一步之遥了。

昨日去镇子上的斗师会注册身份,却是险些碰上李尧一行,脚底抹油的浔仇现在也没了再去的兴致,今个一早,便来山上修炼了。

“冲击第二道门试一试,这次指不定还真能行呢。”

锻炼得乏了,浔仇稍作休息,实力增长令他颇为喜悦,闲下的这一会,他又猛地想到八门遁甲来,趁着心头热乎劲,浔仇当即盘腿坐下,调动全身罡元,向着第二道休门冲击而去。

收敛心神,将全身意识沉入丹田之内,体内的罡元虽然容量未变,其品质却无疑比同赤血蟒战时要高上一筹,变得凝实无比。浔仇发现自己体内的经脉,也较之从前更为粗壮有力,每一次搏动之间,雄浑浓厚的罡元流遍全身,一股磅礴的力量在体内环游浩荡。

这个奇妙的现象是他最近才发现的,每一次他与别人全力一战之后,即便自己不会晋级,但实力仍会有些可以察知的上涨。这种状况,越是从死亡线上爬回来,感觉便越会明显。

现在若是再与那赤血蟒交手,浔仇有信心在五招之内要了它的命!

心头火热的同时,盘坐在地的浔仇急忙催动全身罡元,从丹田处喷涌而出后呼啸地灌注到休门所在的穴位处。

意识的驱动下,淡红色的罡元从四肢百骸,骨骼肌肤等各个地方出发,向着休门处疯狂汇集,犹如百川汇海般不断壮大,感受到罡元在体内活泼的跳动着,充满了勃勃生机,这给浔仇的后续手段增添了强大的鼓励。

“开始!”

深深的吸着气,浔仇在心中暗自祈祷,随即一声令下,在其意念的操控之下,休门上方团团汇集的罡元犹如堤坝泄洪般,朝着下方的门户狂轰而去,倾泻中,竟在心神内产生了隆隆声响!

轰隆!

一声撞击拍打声从体内传来,犹如瀑布拍击到了坚硬的石面,激起的能量在体内迅速冲撞。当下,一股股灼热的痛感从身体各处爆发开来,其身影也是一阵剧烈地抽动。

从前在碰到这种情况时,浔仇便会主动的停顿下来,因为他感受得到,那滴水不漏的壁障在自己的冲击下根本纹丝不动。

但是这次,情况跟以往好像不太一样!

冲门的壁障依旧横亘在眼前,犹如巍峨的大山。自己所能调动的罡元宛如木刀砍在了石头上,根本未有多大建树,但这样也足以令他欣慰,因为他捕捉到了那道封锁上传来的微弱波动!

双眉紧缩,浔仇未有半分松懈,清楚自己仍有余力可用,他旋即挺直胸膛,昂起头颅,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此刻他的内心中充满了激动,看向远方的目光中浸透着坚定的色彩。

所有的罡元拼命般地疯狂涌来,于休门上方再度凝聚,化为一柄淡红色利刃,刃尖波光流转,直刺休门!

在少年坚定信念的驱使下,这一次的攻击气势竟比第一次更胜。罡元催动间,又一次视死如归般的向着休门所在冲击而去。

啊~

浔仇一声怒吼,师徒将体内的憋屈感一口气尽数吐出,随后他紧闭嘴巴,上齿扣紧的下唇甚至已经溢出了血迹,将牙缝都染成殷红的色彩。

完全无视喉咙处传来的腥甜感,死死的憋住口鼻的气息,浔仇将全身的罡元尽数压缩,又凝成一股陀罗状的罡元流,拼尽全力的向那已被红色刃流绷圆了的休门钻去!

那反作用而来的庞大力道自然应付的不轻松,巨大的反震之力已经让他的浑身皮肤都涨红起来,周身向外不断散发着浓浓的热气。在这场拉锯战中,少年感到自己随时都有爆体而亡的可能!

拼尽全力的他已经看到了突破的曙光,自然不会轻言放弃,眼下能帮上他的人只有他自己而已。

时间真的很漫长,拉锯战中,这一炷香的时间,在少年的眼中却如海枯石烂般长久……

终于,覆盖在休门表面上的阻滞物显出形态来,竟是一道古怪地七彩光屏,光屏上布满了晦涩的符文,流转的波光神秘异常。

“原来一直是这个家伙在搞怪!”心神沉入丹田的浔仇自然发现了这现形的光屏,心头的迷雾顿时也消散一半。